算法周刊·畅想|七夕的周末,这几部“AI”情电影值得一看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牛郎织女跨越银河的爱情传说赋予了七夕这个中国传统节日一层浪漫主义色彩。曾经,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对于人类来说也是遥远银河一般的存在。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人工智能与人类的距离越来越近。
人们开始探讨:AI真的会产生“爱”么?
就目前的技术来看,这一天仍旧遥远。我思故我在,而人工智能尚无法具备“自我意识”,通用人工智能也还遥不可即。即使强如AlphaGo也只能执行特定任务——在围棋这一黑白世界克敌制胜,而此时AlphaGo并不知道自己是在下围棋,它只是通过Value network对局面进行估值,以取得最大胜算。感情?那更是不存在的。
不过,艺术的深度与广度远超技术。人类通过文学、戏剧、电影的艺术之光,能够跨越无限的时间有空间,向未来投射出一道人文关怀的光芒,探究人工智能如果具备了自我意识之后,是否能具备“人性”。人工智能与人类将如何共处,又将如何深刻地改变人类社会。
正逢七夕佳节的这个周末,让我们走进六部经典的科幻影视作品当中,一起畅想未来人工智能情感交互的无限可能性。
“我情愿像人类一样死去,也不愿意作为机器永生。”故事发生在“不久的将来”,尼尔一家迎来第四代新管家——机器人安德鲁。但一个巧合让尼尔再也无法把他当作一个冰冷的机器,因为安德鲁拥有人类的某些特征:他能感知人的情感,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维。但由于他没有安装感觉模块,错失了和从小相伴的二小姐之间的感情。后来,安德鲁遇上一个机械专家,为他安装了感觉模块,这才体会到爱情带来的喜怒哀乐。经过不断的改造,安德鲁终于融入了人类社会,并勇敢地追求自由与爱情。最终放弃了机器人的永生,和爱人长相厮守,一起面临衰老和死亡。
这部拍摄于1999年的好莱坞电影,科幻题材的外壳下却是传统温情喜剧的内核,从机器人的角度讨论了关于情感、家庭和生命的话题。机器人安德鲁对人类的认知和自我觉醒离不开尼尔一家的帮助。这个家庭里的所有成员都没有将安德鲁仅仅当作工具看待,给安德鲁开银行账户,给予他劳动所得的报酬,让他身着燕尾服参加婚礼,鼓励他进行艺术创作……这些充满人性关怀的行为让安德鲁拥有了与人类一样的尊严和个体价值。而与二小姐以及二小姐孙女的爱情则是推动安德鲁一步一步转变为人类的主要动力,让他拥有了人类的感情,并理解了生命和死亡的意义。
这部电影为人工智能构建了一个童话式的故事背景,将无限趋近于人类当作人工智能的最终发展目标。以当下的眼光来看,其构思难免受到时代的局限,价值导向也有些俗套。当AI的自我意识和情感萌芽逐渐苏醒,渴望成为人类究竟是对自由的追求还是另一种画地为牢?
“制造会爱的机器人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人类能不能爱他们?”影片设定在21世纪中期,温室效应下南北极冰川融化,地球上很多城市被淹没。人工智能机器人是人类发明出来以应对恶劣自然环境的科技手段之一,高度发达的科技让机器人不但拥有以假乱真的人类外表,还能感知自身的存在。
莫妮卡的儿子马丁重病住院,生命垂危,为了缓解伤痛的心情,她领养了机器人小孩大卫,这类机器人唯一的程序设定就是爱。马丁恢复健康,回到了家里,大卫失去了莫妮卡的宠爱,最后被抛弃。在躲过机器屠宰场的残酷追杀后,大卫在机器情人乔的帮助下,踏上了凶吉未卜的旅程,只为了实现一个愿望:变成真正的小孩,让妈妈重新爱他。
故事的结尾,大卫跃入深海,在海底向“蓝仙女”祈祷了两千年。当他再次醒来,人类已经灭绝,机器人统治了世界,好心的机器人为他虚拟出了与妈妈重聚的美梦。
这部电影探讨了人工智能的道德困境,人类制造机器人,又惧怕被机器人替代,在对机器人的屠杀中体现了人性的利己和残忍。而在工厂里看到无数批和自己一样模型的机器人,对于人工智能所萌生的自我意识又造成了存在主义层面的打击。电影中没有提到机器人设有自杀程序,那么大卫的跳海是不是这种打击之下的自杀?如果说自杀是对世界无意义性边界发起的最后冲击,那么这正是大卫具有人格的有力证明。在影片设定的时代,人类都不再寻求死亡,人工智能的自杀到底是救赎还是新生,或许值得进一步的深思。
"我很庆幸能陪在你身边,通过你的目光看世界。”这是一部讲述在不远的未来人类与人工智能相爱的科幻爱情电影。主人公西奥多是一位情感细腻的信件撰写人,能写出最感人的信件,却无法在现实生活中表达情感。他刚结束与前妻的婚姻,独自过着心碎又孤独的生活。一次偶然机会让他接触到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统OS1,其化身萨曼莎拥有迷人的声线,温柔体贴又幽默风趣。西奥多与萨曼莎很快发现他们如此的投缘,而且存在双向的需求与欲望,人机友谊最终发展成为一段不被世俗理解的奇特爱情。和《人工智能》的情节走向相反,人工智能不再渴望成为人类,被抛弃的一方也从人工智能变成了人类。随着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呈指数级增长,拥有了自我意识的AI操作系统集体出走,这场爱恋也随之告终。科技的发达加深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比起借助人工智能满足情感需求,或许人们更应该思考如何应对自身的孤独。
导演斯派克·琼斯表示,这是一部探讨“亲密关系”的电影,人类都渴望亲密关系,但是又对它害怕和抗拒。科技为沟通提供了便利,但也让人们躲在它后面,逃避真正的情感接触。
影片通过人机恋的特殊角度,将亲密关系的建立和生理吸引的因素剥离,更纯粹地讨论了思想和肉体的关系、人和社会的联系、爱情消亡的规律,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许正如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所说:“爱不是同一个特定的人的关系,它是一种态度,一种性格倾向,决定了一个人同世界的关系。”
“人工智能的最高成果是自由和谎言。”效力于某知名搜索引擎公司的程序员加利·史密斯幸运地抽中老板纳森所开出的大奖,他将受邀前往位于深山的别墅中和老板共度假期。事实上老板邀请加利到来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协助他完成其所开发的智能机器人的测试。天才富豪纳森研制了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智能机器人伊娃,为了确认她是否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希望加利能为伊娃进行著名的“图灵测试”。加利不知不觉间被这台有着姣好容颜的机器人所吸引,彷佛他所面对的似乎不是冷冰冰的机器,更像是一个被无辜囚禁起来的可怜少女。然而加利产生的同情和爱慕,无一不是按照伊娃的设计进行,一切只是为了利用他逃脱老板的控制。
比起之前的几部,《机械姬》的基调更加冰冷暗黑,把聚焦点放在人工智能的测试,而不是人工智能的结果,透露出对未来人工智能的隐忧,以及对人类自身弱点的反思。当人类以自身为模版去创造人工智能时,这个造物会不会拥有自我意识?拥有自我意识以后的人工智能还会服从于人类吗?人工智能会不会产生真实的情感?如果说人类情感使人容易产生盲目的判断,而人工智能规避了感性的风险,那么有一天人工智能与人类为敌,人类要如何应对比自身更加强大的存在?
当然,以上假设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不可能实现。电影中提到的图灵测试其实是更高阶的中文房间理论(the Chinese room argument),由美国哲学家John Searle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以推翻强人工智能(机能主义)提出的过强主张。目前还没有人工智能可以突破中文房间理论。简单来说,该思想实验就是让一个只会英语的人接收全部由中文写成的纸条,同时给他一本中文翻译程序,以及充足的稿纸和笔,最终他能够自己把纸条上的文字翻译成英文,再将自己的答案翻译成中文送出去。这种情况下,屋内的人能够对中文问题对答如流,但他同时也对中文一窍不通。Searle认为,电脑无法真正地理解收到的信息,但可以使用一个程序来处理这些信息,然后给出一个智能的印象,并不代表它拥有了人类智慧。
“智慧仅属于人类专有,这是一个公正的世界吗?”故事设定在遥远的未来,一个以西部世界为主题的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中,有着模拟真人的机器人接待员给游客提供杀戮与性欲的满足。在程序的失误以及程序员要求机器人更接近于人类思维和情感的情况下,部分机器人出现自主意识和思维,他们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进而觉醒并开始反抗人类。
由于《西部世界》是一部目前已经播出三季的电视剧,世界观庞大且故事线复杂,在这里重点讲讲女主角德洛丽丝和威廉的感情线。威廉和未婚妻的富二代哥哥罗根一起来西部世界考察,没有在西部世界中放纵欲望,而是对这里的一切感到迷茫。德洛丽斯是西部世界中最早开始觉醒的接待员之一,他们俩相遇之后很快产生了惺惺相惜的爱情。为了提醒威廉接待员只是机器人,罗根剖开了德洛丽丝的肚子,让威廉看到她体内的零件。而更让威廉痛苦的是,园区接待员每天都要刷新记忆,德洛丽丝根本不会记得他。这段感情直接导致了威廉的黑化,也为30年后接待员的彻底觉醒埋下了伏笔。
觉醒了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和人类一样,都会对自身存在的意义感到迷茫。威廉通过帮助机器人觉醒寻找生命的意义,而德洛丽丝也通过对人类的反抗实现了自身的自由意志。
“为正当的理由而死,是我们所能做的最有人性的事。”故事发生在大断电30年后。复制人K是新一代的银翼杀手,在如今的世界里,人类和复制人之间的界限划分的更加明确,复制人从刚一制造出来就被灌输了服务于人类的思想,绝对不被允许产生人类的感情。某日,一具女性复制人的遗骨被挖掘了出来,这名女性复制人生前不仅怀过孕,还将孩子生了下来,这个孩子的存在将会彻底破坏政府苦心经营的规则和秩序。K接到命令找出这个孩子,并将他杀死。在这个过程中K渐渐拼凑起关于复制人的真相,也寻找到了自身存在的意义。
《银翼杀手2049》是1982年《银翼杀手》的续作,其赛博朋克的世界架构和存在主义的故事内核需要将两部电影结合才能理解。值得一叙的是《银翼杀手2049》中复制人K和虚拟女友乔伊的感情线,乔伊是人工智能和全息投影结合的产物,而复制人在真实的人类看来也不过是披着人皮的机器,然而他们的爱情却是动人而真实的。乔伊会关心K的饮食起居,用投影让简陋的事物看起来可口;他们在楼顶落雨的平台相拥,远处是五光十色的霓虹;为了和K一起寻找真相,乔伊让K销毁了关于她的所有数据,移动投影设备被毁,她也随之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句“I love you.”
这种悲剧性的浪漫背后其实仍是深深的孤独。有关于乔伊的最后一个桥段是巨型投影广告中不断闪烁着的广告词——“所有你憧憬的,所有你想聆听的。”人工智能的爱究竟是发自内心,还是程序设定?在虚拟基础上建立的真情实感还是梦幻泡影,相信每个人都会在电影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