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长新冠”正成为美国的下一个国家公共卫生灾难

尽管大部分新冠患者被治愈,但“长新冠”(long covid)再一次敲醒了新冠疫情对人类长期影响的警钟。
美国学者近日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评论,称目前数据表明“长新冠”(Long-Covid)正在成为美国的下一个公共卫生灾难。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估计,美国有1.14亿新冠感染者,据此推测本次新冠疫情在美国将导致长新冠病例超过1500万人。以往数据表明,长新冠患者平均年龄约为40岁,这意味着大多长新冠患者处于工作的黄金年龄。文章认为,长新冠会给美国卫生系统和经济复苏带来长期深刻的影响。文章作者来自美国非营利机构“新冠合作组织”(Covid Collaborative)与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
据美国疾控中心,“长新冠”是指人们在首次感染新冠病毒后四周或更长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各种新的、复发的或持续的健康问题。尽管大多数新冠患者在患病数周内会好转,但有些人会出现长新冠状况。这些症状可能会使患者产生不同类型和时间长度的综合健康问题。
2021年7月发布在《柳叶刀》上的一项研究对56个国家3762名确诊或疑似新冠感染者进行了7个月66个症状的跟踪调查。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康复时间超过35周,患病期间平均经历了55.9个症状,平均涉及9.1个器官系统。第6个月后,康复者最常见的症状是疲劳、劳累后的不适和认知功能障碍。
鉴于长新冠所呈现的复杂而模糊的临床表现和“自然史”(编注:疾病的自然史是指不给任何治疗或干预措施的情况下,疾病从发生、发展到结局的整个过程),长新冠患者在既有的多科室(multi-specialty)、以器官为中心(organ-focused)的医疗系统中面临着困难。事实上,目前对于“长新冠”还没有明确共识定义,《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评论称,“描述它不是什么比描述它是什么更容易”。
目前尚未有人了解长新冠会如何随时间进展,也不知道有多大比例病人会康复或具有长期症状。尽管目前存在一些具有“生物学合理性”(biological plausibility)的假设,如自身免疫后遗症、炎症后遗症、自主神经紊乱,但是病理生理学层面仍是未知。评论表示,目前依旧缺乏将潜在原因与结果相联系的常规证据。
为何称“长新冠”代表着一场迫在眉睫的公共卫生灾难?文章列举了以往出现过的感染后综合症。如慢性疲劳综合征(ME/CFS)、治疗后莱姆病综合征(PTLDS)、纤维肌痛综合症(FM),这些病症常带有疲劳、头痛、认知障碍等病症。文章称“这些经验可以预示长新冠患者在感染后数月乃至数年内会遭受的痛苦”。
医学界对承认“长新冠”作为疾病或综合症的合法性地位持有矛盾态度。基于既往对感染后综合症(post-infection syndrome)的经验,医学界与媒体存在两种观点,部分人认为长新冠是一种新的病理生理综合征,值得彻底的研究;另一部分人认为长新冠具有非生理性的起源,如一些评论家将其描述为精神性疾病。接受这一类观点的人不赞同社会对该类研究的关注,也不愿意遵循传统的基于特定器官(organ-specific)的临床路径来解决长新冠病人的问题。
这预示着长新冠患者不乐观前景,该文章指出。如果既往的感染后综合症有任何指导意义,长新冠病症将被医学界的许多成员不信任、边缘化乃至回避。由于缺乏来自医学界的支持,长新冠患者及相关活动家已形成网上支持性团体。如Body Politic Covid-19支持小组,如今已吸引了超过25000名成员。据组织官网,该组织致力于使长期处于边缘化的人群在健康、医疗和保健上获得权益。
文章认为,长新冠病症的边缘化地位与该病症对女性影响更大有关。医疗系统长期以来对女性的症状有所忽视、甚至将其症状误诊为心理问题。对于患有长新冠的有色人种女性尤为如此,今年4月《时代周刊》一篇报道指出,女性有色人种更可能被排除在研究之外并被医生和研究人员忽视。
如何才能帮助这些长新冠患者、有效地遏制这一长新冠浪潮?文章提到,除非积极主动地制定一个基于统一的、以病人为中心的、支持性原则的医疗保健框架和战略,否则无法将数以百万计的病人从长新冠中解救出来。文章指出了采取协调一致的国家卫生政策行动和应对措施的迫切性,并列举了五种基本措施。
首先是初级预防。文章估计,高达35%的符合接种条件的美国人最终可能选择不接种疫苗。在疫苗教育活动中应强调“长新冠”这一可避免的病症,同时要增强对高风险、对疫苗注射犹疑人群进行具有文化适应性的信息传达。
第二是建立强大且资金充足的国内和国际研究议程,由此确定长新冠形成的原因和机制,确定预防和治疗长新冠的手段。事实上,这一努力已在进行中。今年2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启动了一项11.5亿美元的多年期研究计划,其中包括一个前瞻性长新冠患者队列研究。这些长新冠患者将被跟踪研究其症状和新冠的长期影响。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努力协调全球研究工作,包括制定标准的术语和病例定义。许多国家和研究机构已经将长新冠确定为优先事项,并启动了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
第三是从以往大量感染后综合症(post-infection syndrome)的经验中获得宝贵教训。文章称,美国疾控中心(CDC)、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拜登的首席医学顾问兼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已关注到长新冠与慢性疲劳综合症(ME/CFS)的关系。CDC已经制定了关于ME/CFS临床管理的指南与资源,这些指南与资源可能也适用于长新冠患者。
第四,建立并扩大综合性病人护理模式。为应对长新冠患者复杂的临床需求,30多家美国医院和卫生系统已经开设了多科室长新冠诊所。
第五,医疗护理提供者对于治疗方案的信任及其提供给病人的支持性照料,对于R&D及缓解危机的临床方案议程的成功至关重要。这些处于困境的病人应被给予合法性、临床检查以及富有同理心的照料。
文章表示,对于医疗系统和社会及病人而言,有效解决长新冠病症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工作。研究者呼吁,五项关联措施的实施,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减轻长期感染造成的日益严重的人员死亡。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