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海略洋|美海军大扩军的尴尬:雄心勃勃遇到力不从心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美国是当今全球仅有的三个洲际型国家之一,也是最大的海洋国家。作为国际体系中的霸权国家,美国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海上优势,而且海军规模是海上优势的保证。
美国“福布斯”网站日前刊文称,美国海军公开承认,美海军只能维持现有300艘舰艇的规模。更糟糕的是,规模相对较小的美国海军却要“监管全球”。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美国很想却已经无力大规模扩充其海军规模。
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为什么无力扩充海军舰队规模?这得从美国海军不断变更的造舰计划说起。 美海军欲大规模扩军
上世纪80年代,冷战进入高峰时期,美国海军大力扩军,为此提出了雄心勃勃的“600艘舰艇计划”,到苏联解体时,美国海军规模达到592艘,基本达成目标,正是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美国才打赢了与苏联海军的“湿冷战”,扭转了海上竞争的颓势。苏联解体后,失去像样对手的美国无需也无力维持如此庞大的海军规模,不断缩减,到2016年底,美国海军大型舰艇规模萎缩到278艘。
随着中俄海军实力的逐步增强,近几年美国海军又开始扩充海军规模。近年来,美国海军出台了多个造舰计划,反映出美国在海军舰队规模这个问题上的游移不定。2016年12月,美国海军发布“兵力结构评估”,要求实现并维持一支由355艘特定类型和数量舰艇组成的舰队。2017年12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将实现“355舰队”的目标定为美国国策。2019年3月,美国海军发布2020财年30年造舰计划,进一步明确了“355舰队”的造舰目标。2020年4月,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发布题为《美海军结构及造舰计划:背景及国会应关注的问题》的报告,以实现并维持“355舰队”为目标,对美国2021财年、未来5年乃至30年的海军造舰计划进行分析。根据这份报告,2021财年,美国海军将要求采购8艘新舰船,申请总额为199亿美元的造舰预算。在未来5年,美国海军计划建造44艘舰艇,包括国会2020财年授权采购的LPD-31两栖运输舰和LHA-9两栖攻击舰。
2020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30年长期军舰建造计划。进入本世纪30年代,美海军舰艇数量将达355艘,到2051财年将达546艘(包括无人舰艇)。美国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称:“海军30年造舰计划符合美国防战略,我们需要一支现代化的作战部队在太平洋采取行动。”从预算上看,在该计划的前5年(2022财年至2026财年),美拟将原先的海军造舰预算再增加450亿美元,达1470亿美元。从投入重点看,新增资金大部分将用于建造“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其中12艘计划在2041财年前投入使用。2021年6月,美国海军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更新后的未来造舰计划,从原本打造355艘舰艇的标准“后退一步”,并为未来美国海军舰队的发展制定了优先次序。这份新文件列出了最少321艘、最多372艘有人舰艇的目标。该文件还说:“在此期间,美国国防部将继续进行的分析、试验、测试和制造原型,分析部队结构、舰队架构、情报等,以完善所需要的能力,并在军事竞争中客观描述作战力量的技术和操作风险。这项工作将为未来部队提供参考,并反映在2023财年的造舰计划中。”
由此可见,美国海军的造舰计划是在不断进行动态调整,明年将会发布一份更详细的长期计划。但即使扩军,美国海军大型舰艇规模增加也是有限的,数量增加主要集中在无人舰艇。而且本应大力扩充规模的海军还传来了让决策层不想听到的消息——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吉尔迪上将公开表示,“我们真的负担不起比我们现在所能维持规模更大的海军……根据目前的预算,我们只能承担得起300 艘大型舰艇的规模。”这也意味着美国海军大型舰艇规模扩军计划无法实现,规模比原计划缩减不少。 钱是个问题
美国海军舰队的规模缩减有几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工业能力的下降。由于金融业的兴起以及其他国家的比较优势,美国的制造业逐步空心化。而海军是一个对工业能力依赖程度很高的军种。恩格斯在其传世名作《反杜林论》中指出:“现代的军舰不仅是现代大工业的产物,而且同时还是现代大工业的缩影,是一个浮在水上的工厂”。然而,美国的造船业现今世界排名仅第26位,已经无力为海军提供更多的产品和产能。恩格斯还指出:“不仅海上的暴力工具即军舰的建造,而且它的管理本身都成为现代大工业的一个部门。”然而,由于订单不足,行业萧条,美国的造船工业在管理方面也不能满足美国海军的需要,突出表现为两栖攻击舰“好人理查德”号因为管理不善而被烧毁,最后不得不除役。
二是资源的不足。这里主要是指财政资源。恩格斯指出,以现代军舰为基础的海上政治暴力,表明它自己完全不是“直接的”,而正是取决于经济力量,即冶金工业的高度发展、对熟练技术人员和丰富的煤矿的支配。然而,美国海军获得的经济力量已经无法支持舰队的扩张——海军军费的增长速度远远落后于军舰单价的上涨速度。20世纪70年代美国海军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平均造价高达4亿美元,取代“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建造成本高达11亿美元,而之后的“伯克”驱逐舰的最新型号报价最高达37亿美元,DDG-1000驱逐舰更是创记录的70亿美元,虽然美国国防预算达7300亿美元,面对高昂的舰艇建造成本也力不从心,无奈之下只能缩减造舰规模。
此外,海军为了研发新武器投入的巨额资金、海外军事基地的运营费用以及海军航空兵装备的采购费用的上升也直接挤占了用于造舰的资源,让美国海军扩充舰队规模显得有心无力。 力不从心的后果
鉴于上述原因,美国海军舰队规模削减已经成为事实,再也无法恢复冷战期间的规模。然而,美国的霸权需要护持,就必须要维持海上优势。维持海上优势与舰队规模缩减之间的矛盾由于中俄两国海上反干预作战力量的增强而变得日益尖锐。因此,美国只能另辟蹊径,以此来维持日益松动的霸权根基。笔者认为,美海军舰队规模的缩减将会产生诸多影响。
未来,美国将更加重视盟国的海上力量。冷战结束后,美国面临一个局面,就是数量不断削减的海军主力舰只与海洋控制不断攀升的任务之间矛盾不断激化。为了弥补这个缺口,美国开始倚重盟国的海军力量。在2006年12月的国际海上力量论坛上,时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尔·马伦上将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千舰海军”构想,他声称:“这支大舰队将由那些有志于保卫‘全球公地’的盟国共同提供,其任务不仅在于阻止国家间侵略,还涵盖了反海盗、缉私、查禁贩卖人口、阻止非法移民、反恐以及堵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运输。”
随后美国出版了两个版本的《21世纪海权的合作战略》,意在整合盟国海军力量,维系美国海上霸权。但是这个计划在特朗普时代几乎停滞。而注重多边外交的拜登政府对此很感兴趣,前不久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打击群远赴亚太就是被看作是美国对盟国海上力量倚重的一种映射。现如今美国的海军主力舰只规模在短期内无法增长,盟国海上力量将会在美国的海洋霸权战略中占据更重要的地位。为了增加海军舰艇的数量,无人武器在美国海军舰队中的比重将会上升。无人武器不仅造价相对低廉,而且具有更大的载荷以及更强的续航能力,可以用于布雷、通信中继、布设传感器、电子战、获取情报等诸多方面。因此,无人武器在美国海军舰队中的比例会大幅上升。2022财年至2026财年,美国将为建造12艘大型无人水面舰艇、1艘中型无人水面舰艇和8艘超大型非自主无人潜航器提供43.39亿美元的预算。到2045财年,美海军将建造119艘大、中型无人水面舰艇,以及24艘超大型非自主无人潜航器。到2051财年,美海军大、中型无人水面舰艇数量将达166艘,超大型非自主无人潜航器数量将达76艘。此外,该计划还要求30年内将美国海军核动力航母数量保持在10艘至11艘。
由于海上力量不足以压制对手,美军将借助其军种和兵种的力量,加强争夺制海权的能力。而之前出台的“多域战”概念将更多参与到夺取制海权的构想中。美军对“多域战”概念的界定是“在所有领域协同运用跨域火力和机动,以达成物理、时间和位置上的优势。”美军判断,对手可能拥有抵消美军某一领域的优势,但很难从各个领域进行反制。“多域战”的实质就在于,使美军能够在所有作战域对敌实施多元化攻击,迫敌在各领域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多域战”依托信息网络技术优势,调动分散配置的部队,利用多线并举、多点联动、多域协同的机动优势,分散进入,对敌实施多线进攻。一方面,将作战编组分散部署、快速聚合,以达到兵力分散、火力集中的效果;另一方面,分散配置指挥与控制节点,形成多节点网络状结构,在局部遭受攻击后,不影响整个指控系统运行。这里突出的例子就是美国陆军利用“海马斯”火箭炮打击海上目标,配合美国海军夺取制海权。
尽管如此,美国海军舰队规模缩减所产生的不利影响还是无法完全消除,这意味着美国海军的海上优势在削减,美国海上霸权的根基遭到侵蚀,美国的霸权护持将变得更加困难。
(作者系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