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喀布尔人担心重返25年前:“未来难以预料”

喀布尔的一些街道似乎从未如此安静过,每隔十多分钟就可以听到警车开过,车里坐着的是塔利班武装人员。
当地时间16日,阿富汗电视频道中播放着塔利班的演说,他们呼吁民众“不要恐慌”。阿富汗国家广播电视台制片人布哈尼(Sayed Edress Burhani)看到这一幕,愈发感到不安,担心妻子和女儿的安全,还有他自己的事业。 
“我们没有警察,没有军队,没有安全可言,只有塔利班。”布哈尼16日在电话中对说,空荡荡的街道上可以看到检查站和塔利班武装人员,其中可能还有一些披着白袍冒充塔利班的人。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许多商店和公共场所都大门紧密,不过还有一些市场营业,当地居民仍可采购到日常用品。布哈尼几天前就囤好了两个星期量的食物,认为自己应该可以扛过这些天。
对于一些阿富汗人来说,现在真正担心的是,会不会重返塔利班曾经统治的那五年。“塔利班可能很快会成立自己的政府,任命国家领导人,重新制定一套规定,可能又回到25年前,没有任何改变。”布哈尼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看不清未来。
“我的妻女未来会怎样”
在塔利班攻入喀布尔之前,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7月底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他们将尊重阿富汗女性权利,女性可以工作和上学,但要遮面。
对于塔利班的承诺,布哈尼将信将疑,“女孩们即使上学,可能只能接受宗教教育,妇女们即使裹得严严实实地去工作,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我的妻子和女儿的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
1996年至2001年,在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妇女无法工作,女童不得上学。女性必须遮盖脸部,并且要在男性亲属的陪同下出门。
回忆起20年前的日子,布哈尼当时才十几岁,一些画面令他印象深刻:许多女子学校被烧,剃短头发的女孩混在男孩群中偷偷上学,遭怀疑偷窃的人被切断手指……
“如何保证女孩们安全地坐在课堂里,而塔利班不会突然闯入带走她们?当谈论女性权利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它的实质和保障是什么。”布哈尼说,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上午,他听闻有在银行工作的女性被赶回家,还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走家串户,和妇女们交谈。
据法国24电视台8月14日报道,随着塔利班占领喀布尔,有报道称塔利班挨家挨户列出12岁到45岁女性名单,并强迫他们与塔利班武装人员结婚。
“尽管加尼政府有腐败等问题,但在他领导下的阿富汗,女性不仅可以上学,还拥有言论自由,这是值得肯定的。”布哈尼说。
一直在喀布尔生活的布哈尼因家庭条件良好,没有遭受太多苦难,也认为自己有能力安然度过现在这段艰难的日子,但他知道还有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面临人道主义危机。阿富汗政府的一名发言人8月13日向路透社表示,塔利班会“在一切层面让自由倒退,妇女儿童受伤害最深”。 满屏宗教节目的电视频道
阿拉伯电视台16日消息称,塔利班武装已经控制喀布尔市内的国家电视台,并发表电视演说。
关于阿富汗国家广播电视台的情况,布哈尼称,他没有去上班,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就他所知,广播电台的总负责人已经离开了阿富汗,广播电台陷入了无人管理的状况。
作为一名纪录片制片人,布哈尼偏爱历史人文题材,“我看过很多历史影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阿富汗是一个开放又稳定的国家,‘中东小瑞士’的称号一点也不为过,而外国的干预让天堂变成了地狱。”
虽然布哈尼的职业目标是成为一名电影制片人,但是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这个目标似乎变得遥不可及。“只要打开电视,你就会发现阿富汗变了,平时的公共节目基本中断了,换成了宗教相关的节目,其中有一些在播放诵经的画面。”
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塔利班一度以严厉的伊斯兰教法统治阿富汗,禁止电视、音乐及电影,现在似乎又出现了塔利班过往统治期间的迹象。据英国广播电台(BBC)8月12日报道,阿富汗北部巴尔赫省的广播电台曾混合播放伊斯兰教歌曲和普通的流行音乐,但现在只有宗教歌曲。当地的塔利班领导人说,尽管他们禁止在公共场合播放“粗俗”的音乐,但他坚称人们仍可私下听他们想听的音乐。
当问及对未来的期待时,布哈尼并不乐观,“要恢复到正常生活,可能要一周、两周,或者一年时间。美国已经不管阿富汗政府了,没有国家真正关切阿富汗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未来难以预料。”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