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将如何重塑中亚地缘政治格局?

'自美国拜登政府仓促从阿富汗撤军后,阿富汗塔利班势力再度抬头,几个月以来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军事进展势如破竹。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政府宣布向塔利班和平移交政权,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宣布辞职并离开阿富汗。美军撤退,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势必将重塑中亚现有的地缘政治格局,从一定层面上来看,美国的中亚战略将呈大幅收缩态势,这也为俄罗斯介入中亚安全事务提供了有利契机,同时这也将促进中亚国家的团结,进而探索一体化的新机制。 中亚国家的担忧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无疑为中亚、南亚的地缘安全带来了更多的不稳定性。虽然塔利班官方多次表示他们控制阿富汗全境后无意入侵中亚邻国,但基于其曾与恐怖组织勾连的“前科”,加之大量阿富汗政府军溃军逃往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中亚邻国,与阿富汗接壤的中亚国家不得不对其边境安全产生强烈的担忧。
边境安全存在的风险也将威胁到中亚国家的能源安全、经济安全甚至政治安全:(1)土库曼斯坦南部的过境国际天然气管道以及重要水利枢纽卡拉库姆运河将直接暴露在塔利班的威胁之下;(2)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距阿富汗边境仅约170公里,乌兹别克斯坦第二大城市撒马尔罕距阿富汗边境仅249公里,塔利班军事力量可直接对塔吉克斯坦首都以及乌兹别克斯坦经济重镇形成威慑;(3)2021年2月,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三国签署合作协议,将用五年时间建设全长600公里的马扎里沙里夫-喀布尔-白沙瓦铁路,同时还将配套建设高压输电项目,阿富汗局势的动荡可能导致该跨国建设项目蒙受一定损失;(4)美国入侵阿富汗期间雇佣十余万第三国人员,美国撤军后其雇佣的中亚国家劳务人员将回流本国,对本国的就业将带来一定的压力,进而影响社会稳定。目前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皆已启动了边境安全防控预案。 俄罗斯积极介入
美国撤军阿富汗虽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但也进行了一些善后部署:一方面美国在海湾地区增加空中力量部署,以期增强在阿富汗战场的空中威慑;同时美国还寄希望于与中亚五国的外交对话平台“C5+1”来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安全合作,以自身在中亚地区安全事务的影响力来维持阿富汗局势的稳定,同时美国还在今年的七国峰会上提出了旨在援助阿富汗经济建设的“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建成B3W)”项目。然而从当前阿富汗战场态势来看,美国的善后举措显然没有任何效果。
中亚地缘政治复杂性使大国力量在维持地区局势的安全稳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美国力量突然撤出,加之阿富汗局势的不稳定性与日俱增导致俄罗斯成为了中亚国家在安全上唯一可以倚重的大国。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皆有驻军,这为俄罗斯进一步介入中亚安全事务提供了有利条件。
面对阿富汗变局,俄罗斯积极在中亚国家中建立“共同防御体系”:今年4月27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到访杜尚别,与塔吉克斯坦国防部长谢拉利·米尔佐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建立联合防空系统,以应对来自阿富汗的潜在威胁。同一天,绍伊古前往乌兹别克斯坦,与乌国防部长巴霍迪尔·库尔博诺夫会面,会后双方宣布两国签署了2021-2025年战略伙伴关系计划。虽然该计划具体内容未披露,然而可以猜测的是,两国防长在此时签署合作协议,很有可能是为了共同应对来自阿富汗塔利班的军事威胁。
此外,俄罗斯还积极组织双边和多边军事演习以应对来自塔利班的潜在威胁:7月30日至8月10日,约1500名俄乌两军士兵在乌兹别克斯坦南部边境城市铁尔梅兹展开军事演习;8 月 5 日至10日,在距阿富汗边境20公里的塔吉克斯坦哈布-迈登训练场举行俄塔乌三边军事演习。由此可见,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推升了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安全影响力。
面对塔利班带来的变局,以俄罗斯为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也正在通过提供一系列条约框架为受到阿富汗局势影响的中亚国家提供必要的军事支持。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维护中亚安全稳定的作用日益凸显。在当前的局势下,安全是使中亚各国得以进一步凝聚的普遍共识,这也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提供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中亚国家积极探索“一体化”新机制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带来的外部环境的变化无疑也促进中亚国家更为积极地探索一种独立自主的“一体化”合作模式,以应对新的外部危机。
2021年8月初,第三届中亚国家首脑峰会于土库曼斯坦阿瓦扎开幕,中亚五国领导人紧急讨论了塔利班、新冠疫情、全球经济下滑以及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挑战,中亚国家的“一体化”也再度被提上议事日程。会议上中亚各国领导人签署《21世纪中亚发展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为未来更高层次的合作、交流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与会各国领导人一致认为,在外部安全威胁日益升级、全球治理进程日益加快的“历史转折时期”,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团结的力量,应对阿富汗局势恶化带来的安全危机已经成为了中亚各国领导人的主要共识,这也将有力推动未来中亚各国探索新的“一体化”模式,这种新的模式旨在找到一种开放和包容的合作机制,建立中亚各国之间的高度互信机制来减少对外部力量的依赖,通过建立中亚国家内部的团结来确保它们在新国际体系和外部危机中得以的生存。
然而,本次中亚国家首脑峰会仅仅只是迈出了“中亚一体化新机制”的一小步,中亚五国在未来成为更为独立的政治力量仍然有较长的路要走。
(李书齐,北京大学民族社会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