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返喀布尔后,阿富汗的持久和平之路还有多远?

塔利班曾说“美国人有手表,而我们有时间”,这已然成为现实。阿富汗卡尔扎伊政府和加尼政府(及其西方支持者)与塔利班的多年和谈进程历尽波折,并以加尼政府的倒台、塔利班的回归而告终。近日,从占领阿富汗第一个省会城市,到进入阿富汗总统府进行权力“和平交接”,塔利班在短短的几天内势如破竹。对于很多关心阿富汗局势的人来说,很多旧的问题尚未回答,新的问题就已迅疾出现。 塔利班势不可挡的原因
近期美军无条件撤出阿富汗,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冲突的平衡和性质,是致使最近塔利班势不可挡的直接原因。阿富汗卡尔扎伊政府、加尼政府与塔利班曾经走向和谈的基础是双方之间存在政治与军事僵局。尽管2015年阿富汗安全和防御任务已从驻阿西方部队移交到阿国家安全部队手里,但美军的存在提供了一个安全网,并对各类反叛和恐怖势力起到威慑作用。美军的突然撤出打破了这种僵局。
塔利班势不可挡的力量之源主要来自于它在武装斗争中不断增强的军事与政治影响力。在军事方面,塔利班具有夺取领土和袭击阿富汗主要城市地区的能力;在组织方面,塔利班高层通过采取合议制领导模式,建立领导委员会(Rahbari Shura)找到了解决内部斗争与分裂趋势的途径;更为重要的是在政治方面,塔利班在阿富汗许多省份建立了“影子政府”并施加了重要影响。在很多地区,民众需要遵守塔利班法规,相关机构也只有获得塔利班的同意才能顺利提供社会服务。
塔利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掌权时期的极端、僵化和保守的统治方式使其最终失去了民众支持,但塔利班在其政权被美军推翻后表现出明显的学习性、灵活性和适应性。比如2009年,塔利班前领导人毛拉·奥马尔就曾颁布新行为准则,规定成员根据宗教教义和道德规范与平民相处,避免平民伤亡。他们为部分地区带来了公正与安全,并与政府部门的不作为形成鲜明对比,从而得到很多民众的拥护。这一变化也使阿富汗塔利班逐渐与巴基斯坦塔利班、“基地”组织等恐怖主义组织区别开来,并为阿塔在和平进程中被进一步合法化奠定基础。
在漫长的阿富汗和谈进程中,主动权始终掌握在塔利班手里。由于塔利班长期拒绝与阿富汗加尼政府直接对话,以及美国为推动与塔利班对话接受了加尼政府被边缘化的事实,致使加尼政府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一直处于被边缘化的位置。同时加尼政府内部的政治分歧与权力争夺,使之无法团结反塔利班的各派别。内斗之下,原北方地方强人和中央政府的影响力均遭到削弱,无力对抗塔利班攻势。
外部国家在阿富汗继续发挥作用的空间与可能
漫长而曲折的和谈进程表明,阿富汗的命运最终还是得由阿富汗人决定。外部国家曾在推动塔利班加入与加尼政府的谈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们并没有塑造塔利班想法和政策的能力。然而,未来阿富汗重建仍离不开地区国家及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帮助。
上世纪苏联阿富汗战争结束后,随着苏军的撤出,尽管阿富汗人道主义灾难仍在持续,西方人道主义援助预算与关注急剧下降。如今随着塔利班重掌阿富汗,西方国家对阿富汗的援助也可能急剧缩减,并导致出现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阿富汗的稳定与发展与整个地区的稳定与发展息息相关,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有责任为阿富汗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在政治方面,未来地区国家将基于自身利益和关切(选择)与阿富汗过渡政府合作。不过随着塔利班发挥主导作用,地区国家在阿富汗的地位、影响力和介入方式将出现一定的调整与变化。中国一直奉行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政策,并致力于创造稳定的周边环境,促进地区共同发展。中国需要基于阿富汗国内出现的各种新变化和新问题,制定长期连贯的对阿政策,吸取美国在阿富汗的经验教训。
阿富汗是否就此走上持久和平之路?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意味着美国阿富汗战略的失败。但竞争并未结束。塔利班的回归并不意味着阿富汗将很快实现持久和平,影响阿富汗和平与稳定的很多深层次冲突与矛盾仍未解决,阿富汗的未来仍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
首先,阿富汗普什图族与非普什图族之间始终存在紧张的政治关系。阿富汗国内政治集团的联合、竞争与冲突大多以民族为分界线。阿富汗的持久和平在根本上取决于塔利班与其他政治集团能否在相互信任、接受、合作和考虑彼此需求的基础上形成和平共处的新关系。
其次,对于阿富汗女性和少数族裔来说,没有正义的和平不是真正或持久的和平。只有包含更广泛声音的阿富汗和平进程才更有可能获得合法性、可持续性和有效治理。但现实世界并没有尽善尽美的正义,只有增加弱者的砝码,增加维持秩序与正义整体平衡的可能性,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持久和平。
最后,一个有能力的阿富汗政府、社会经济的发展及充分的国际援助等,都会对阿富汗未来的和平与稳定产生重要影响。
(富育红,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