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势牵动周边国家:地缘政治重组,恐怖组织或受鼓舞

阿富汗局势始终牵动着区域内外的国家。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占首都喀布尔后,阿富汗政局走向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许多国家担忧阿富汗境内的恐怖活动外溢,也为难民涌入等人道主义危机“头疼”。还有国家担忧地缘政治的重组会影响自身利益。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8日报道引述印度前驻阿富汗与叙利亚大使乔塔姆·穆科帕达亚的话称,塔利班的胜利可能会导致南亚地缘政治发生“彻底转变”。BBC指出,印度可能尤其遭到考验。
另据BBC Indonesia 8月17日报道,曾于上世纪90年代在阿富汗受训、并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建立密切联系的印尼极端组织“伊斯兰祈祷团”(JI)很可能会因塔利班的胜利而感到振奋。不过,“伊斯兰祈祷团”仍在观望塔利班是否会像上世纪末那样向他们敞开大门。
地缘政治角力
与原阿富汗政府关系密切、曾在阿富汗画下“30亿美元投资”大饼的印度一直苦于没有干涉阿富汗局势、捍卫自己利益的“抓手”。在印度看来,阿富汗塔利班与印度“宿敌”巴基斯坦关系密切,塔利班在与政府军的斗争中取得优势有助于巴基斯坦对抗印度。印度也一直寄希望于亲印、亲美的阿富汗政府能让印度在巴基斯坦周边获得存在感。
BBC 18日报道称,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赋予了巴基斯坦对抗印度的战略深度。美国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副主任迈克尔·库格曼(Michael Kugelman)称,巴基斯坦从此可以很容易地对阿富汗权力中心施加影响,巴基斯坦官员可能会以“印度的损失”来炫耀此事。
印度前外交官米斯拉(Jitendra Nath Misra)则认为上述看法过于简单。米斯拉称,巴基斯坦与阿富汗长期存在边界争端,以横跨巴、阿的民族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并不承认两国的边界,巴基斯坦今后将以让塔利班接受两国边界为首要任务。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有着长达2640公里的分界线“杜兰线”,该分界线是于19世纪末由英国和时任阿富汗国王拉赫曼汗共同制定的。这条边界线让普什图人变成跨境民族,也因此让塔利班武装人员能利用跨境民族网络在巴基斯坦活动。根据新华社早前报道,阿富汗政府方面不承认杜兰线,认为这是英国入侵强加的结果。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8月12日接受采访时也说:“在印度看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就杜兰线存在矛盾。阿富汗塔利班的胜利可能会让其与政府军之间的矛盾让位于民族主义,持阿富汗民族主义立场的塔利班可能会要求巴基斯坦处理杜兰线的问题,因而有求于印度。”
8月17日,印度外交部决定撤离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颇为尴尬的是,印度驻阿大使馆决定让塔利班护送其人员撤离。半岛电视台指出,让印度使馆人员感到紧张的塔利班武装人员出现在了大使馆门口,为的却不是对印度“复仇”,而是向他们提供保护。
另据BBC报道,俄罗斯、伊朗等国家并未像印度以及其他西方国家那样撤出其在喀布尔的大使馆。这些国家态度谨慎,可能会采取观望的策略。
提防恐怖活动外溢
据新华社报道,阿塔代表团近年接连访问了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中国等周边国家,承诺不会危害周边国家安全。
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王毅强调,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巴拉达尔则称,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
阿富汗境内的恐怖主义活动外溢是世界各国非常关心的问题。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15日报道,当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说,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可能会在比两年还快的时间内就在阿富汗境内重新组织起来。
根据《外交政策》8月17日文章,塔利班过去曾协助针对印度的恐怖活动。1999年,印度航空被劫航班辗转抵达了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
据BBC报道,印度担忧拉什卡-塔伊巴组织(LT)等在克什米尔地区活跃的组织会受塔利班的成功所鼓舞,进而对印度发起渗透和攻击。有分析人士指出,为了防止塔利班和阿富汗局势影响克什米尔地区,印度将不得不采取艰难的外交尝试。
新加坡《海峡时报》8月16日报道指出,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恐将导致东南亚恐怖主义活动增加。新加坡内部安全局(ISD)一名发言人向《海峡时报》表示,即使阿富汗形势未对新加坡造成具体的恐怖主义威胁,新加坡仍对当地形势感到关切。
新加坡ISD发言人指出,1979年至1989年阿富汗反苏战争期间,有超过1万名来自海外的战士被吸引到阿富汗参与反苏“圣战”,其中就有数百人来自东南亚地区。
与阿富汗在中亚和南亚的邻国不同,印尼、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与阿富汗并无土地接壤,地理距离上也更为遥远。尽管如此,恐怖组织的跨国网络让印尼也受阿富汗局势牵动。据BBC Indonesia报道,印尼政府长期希望阿富汗能维持和平,不被恐怖组织所利用。为此,喀布尔仍有印尼外交人员留守,以监控当地局势,和有关势力保持联系。
已经脱离组织和恐怖主义活动的“伊斯兰祈祷团”前领导人纳西尔(Nasir Abbas)称,他看到许多组织成员为塔利班的“成就”感到振奋,并在等待塔利班向他们敞开活动的空间。根据资料,“伊斯兰祈祷团”被认为是策划2002年印尼巴厘岛爆炸案的幕后组织。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2001年倒台后,“伊斯兰祈祷团”失去了来自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支持。印尼亚齐马利库萨立大学(Malikussaleh University)学者阿尔(Al Chaidar)向BBC Indonesia表示,“伊斯兰祈祷团”很有可能会尝试和基地组织、塔利班重新建立联系。
《海峡时报》报道指出,至少有11名已被逮捕的新加坡籍“伊斯兰祈祷团”成员曾在阿富汗接受培训。近年来仍有东南亚人被吸引到阿富汗成为武装分子。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