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拾珠|疫情失控,四面楚歌的巴育能靠“拖字诀”过关吗?

近3个月来,泰国新冠疫情形势日益严峻,最近一周每日新增感染病例持续超过2万例,截至8月19日,累计确诊近97万例,累计死亡人数8000多例。根据泰国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预计,如果封控措施不够严格果断,9月份泰国日增感染病例可能会高达7万例;即便封控措施较好,新增感染病例也将达到每日4.5万例。照此速度,累计感染病例将很快突破一百万例。
泰国无疑已经从疫情暴发之初“抗疫优等生”的神坛上摔了下来,疫情失控令巴育政府的民众支持率也一泻千里。尽管巴育总理表面上仍气定神闲,“稳坐钓鱼台”,但疫情迅速蔓延、感染人数急剧攀升却是不争的事实,随之而来的经济大萧条无疑正反复冲击泰国社会以及巴育政府的稳定性。腹背受敌之下,巴育政府究竟能否带领泰国脱离险境,继续执政?
黑色七月,四面楚歌
整个7月,对于巴育政府而言,可谓四面楚歌。要求巴育下台的声音此起彼伏,除了铁杆反对巴育政府的塔纳通派系(远进党+前进团)以及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反政府民间团体外,一些此前持中间立场甚至曾经支持巴育政府的社会知名人士也开始倒戈,巴育再次面临自去年民间大规模反政府运动以来的又一次重大政治危机。
去年8月,反政府团体掀起街头抗议示威高潮之时,在泰国社会享有盛名、曾获“拉蒙·麦格塞塞”奖(Ramon Magsaysay Award)的泰国皇家研究院院士、国家公共卫生基金会顾问巴卫·瓦西教授公开表示,尽管自己并不赞同巴育的政变行为,但新冠疫情暴发后,军人出身的巴育敢于担当,管控果敢,成功抗疫,赢得举世称赞。然而,一年之后,巴卫教授对巴育政府的表现大为失望。7月8日,他撰文指出,当前国家正处于危机状态,巴育政府执政能力不足,导致国家在危机中越陷越深。目前的情况,依靠议会政治也无法破解难题。建议巴育政府放弃集团利益,组建“特别政府”,用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来治理危机,可能会有所改善。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院素拉查·班隆素教授是1988年联名上书时任总理炳·廷素拉暖上将,要求其辞职下台的99名社会精英之一,曾被前总理他信任命为国家安全事务咨询专家。今年7月中旬,他接受某电视台采访时,借古讽今,建议巴育总理向炳总理学习,认清形势,主动下野。
除巴卫教授和素拉查教授等精英知识分子之外,许多知名影视明星也都一改此前的缄口不言,大胆发声,指责巴育政府抗疫不力。大多数影视明星为了个人演艺事业,一般都不介入政治斗争,很少表露政治立场。然而,疫情下经济每况愈下直接导致许多演艺明星失业,无法忍受现状的明星们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账号,毫无保留地批评巴育政府。7月22日,“明星call out”成为泰国推特第一热搜话题。在年轻人群体中享有超高人气的娱乐明星们的这番举动,无疑让政府处于更为被动的局面。
不仅如此,被视为与泰王拉玛十世关系密切的朱拉真·育坤亲王7月23日在个人脸书账号发文,直言不讳地批评政府抗疫失败,治理能力低下,理应被人民驱逐下台。他义愤填膺地表示,“倘若街头示威游行不触碰王室,我都想加入示威活动,一起把巴育政府赶下台!”或许是因为朱拉真亲王的发帖,很多人臆断,他极有可能是受到了国王的暗示或者明示,发出更换总理的信号。很快,这一信号便被社交媒体捕捉并放大,“巴育即将下野,巴威副总理将接任总理”,“拉玛十世国王即将钦点前陆军司令阿披叻担任总理”等消息很快传开,网民们开始抵制“钦点总理”,社交媒体上“不接受钦点总理”的话题如火如荼。
巴育否认下野,陆军政变谣言再起
7月28日是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国王69岁诞辰,巴育原本计划率内阁成员入宫觐见国王并贺寿,但鉴于疫情严峻,宫务处通知取消觐见活动,改为在总理府国王圣像前举行贺寿仪式。不过,当日下午,拉玛十世单独召巴育入宫面谈。
次日,泰国总理府网站上传了一段巴育接受政府发言人办公室主任娜丽雅采访的视频。面对镜头和主持人的提问,巴育以极为自信的语气侃侃而谈。他坚定地表示,政府依然牢牢掌控着局势,将会继续执政,眼下尚未到需要离开之时,自己不会解散议会。他批评了某些政客故意混淆是非,夸大其词,以虚假消息贬损政府抗疫实绩,攫取个人政治利益。他还对一线医护人员的辛勤付出表示了感谢,并对政府下一步有关进口疫苗与分发注射计划做了简要说明。
就在这段视频上传前,国家政府公报网站公布了一份巴育总理签署的根据《2006年紧急状态法》第9条制订的法规。该法规规定,禁止传统媒体或者社交媒体发布“有可能导致人民恐惧”或“引发人民产生误解”的虚假消息,违者将被“断网、封号”乃至刑事追责。此前,泰国网站和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多段“底层人民因患新冠肺炎而惨死路边”的视频,一些娱乐明星和意见领袖在社交媒体上转发,民众紧张情绪迅速蔓延。
或许是因巴育公开否认下野传言,且以强硬手段打压不利于自己的社交媒体。7月30日,泰国社会舆情再度反弹,军方将发动政变的传言甚嚣尘上。有传言说,陆军司令纳隆潘上将已从华富里府调来300名特战队员,包围了巴育官邸所在处——第一御卫步兵团营区,另外还有48个营的军力正在赶赴曼谷的路上。而且,政变部队还将请回已经担任王宫副秘书长的前陆军司令阿披叻上将担任总理。还有传言称,巴育已经被政变部队逮捕关押。鉴于泰国政治发展史上的“军事政变传统”,加之巴育的支持率处于历史低谷,许多人宁可信其有,甚至很多军方人士也四处打探消息是否真实。
当晚,陆军不得不出面公开辟谣。陆军发言人善迪蓬·塔玛比亚中将表示,陆军通过调查发现,有人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不实消息,妄称陆军司令已经发动政变,带领军队控制了政府要员。上述消息纯属谣言,造谣者希望扰乱社会,是违法行为,对陆军以及政府声誉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目前,陆军相关部门已经通过法律途径起诉造谣者。即便如此,坊间流言蜚语并未消失,北柳府一位教师在个人脸书账号上分享了这一消息,被别人截屏后到处发送,最后这位教师受到法律制裁。
事实上,对泰国政治和军事情况长期关注的人都应该能轻易判断这一消息的真伪。首先,泰国历史上大多数政变者基本上都是接近退休年龄时发动政变,比如1992年推翻差猜政府的顺通·空颂蓬(前陆军司令阿披叻·空颂蓬的父亲,时任泰军最高司令)、2006年推翻他信的颂提·汶雅叻格林(时任陆军司令)、2014年推翻英拉的巴育(时任陆军司令),发动政变时距离退休均不满一年。而现任陆军司令纳隆潘距离退休还有两年多时间,与其被政客们当作枪使,还不如安心工作,或许还有其他更好的机遇。
其次,军事政变风险极大,成由密败因漏,政变团主要成员间需要绝对信任,才有可能成事。一般而言,发动政变者都是预备军事学校和陆军尉官学校的同期生。而纳隆潘仕途进步快,他的几位副手都是陆军尉官学校的师兄,对于他们这位年少得志的师弟上司,不敢说怀恨在心,但也绝对谈不上有什么过命交情。倘若纳隆潘真要发动政变,很有可能会被师兄们提前搅局。
最后,巴育尽管已经退役多年,但毕竟是由陆军司令政变上台,军内基础深厚,附庸众多,且近两年兼任国防部长,所提拔将领大多为心腹爱将,纳隆潘能出任陆军司令,也是拜巴育提携,他根本没有理由对巴育发动政变。况且,纳隆潘曾多次公开表示,在他担任陆军司令期间,政变的可能性不仅为零,而且为负数。不过,泰国民众对陆军司令这样的表态基本上不相信。颂提、巴育等前陆军司令都曾信誓旦旦如是表态,但都食言而肥。不过,纳隆潘性格与他的前任阿披叻不同,截至目前从未对政治指手画脚,发表言论,展示出任何觊觎。
巴育面临三大难题
如上所述,七月以来,巴育政府包括其本人遭受巨大的信任危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站到了政府的对立面。即便是“陆军司令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巴育政府”这样不合逻辑的传言,也能令许多人深信不疑。7月8日,泰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泰叻报》在推特上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主题为“你(还)信任巴育政府吗?”在参与投票的十多万民众中,87.3%选择了“从未信任”,10.9%选择了“不信任了”,仅有1.8%选择“信任”。虽然样本采集不能反映全貌,但如此悬殊的比例,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泰国社会对于巴育政府的失望情绪已经占据了主导。
泰国自2020年3月起,先后遭遇四波疫情,令本就增长缓慢的国民经济雪上加霜。尽管今年上半年制造业和出口业反弹强劲,但旅游业与服务业却一蹶不振。截至6月,泰国有两万多家与旅游业相关的企业、商店被迫关闭。泰国财政部7月28日发布的《2021年度经济评估报告》预计泰国全年GDP增长1.3%,泰国大城银行研究中心8月3日发布的报告,将全年GDP增长率从2%下调至1.2%。但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却悲观地认为,今年泰国经济将延续去年的负增长趋势。
6月16日,巴育曾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各部门全力抗疫,120天后打开国门,恢复对外正常交往。当时,泰国全国日增新冠感染病例大约两三千例,而正值政府采购的阿斯利康疫苗交付之月。巴育政府无疑低估了疫情蔓延速度,也高估了疫苗的供应交付以及注射接种速度,为提振信心,巩固政权,才在那个当口夸下120天打开国门的海口。而且,巴育政府还提出了“普吉沙盒”(Phuket sandbox)计划,允许国外游客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前往泰国南部普吉岛旅游观光,以减少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然而,8月初发生的瑞士女游客在普吉岛被劫杀事件却令这一计划蒙上阴影。
在社会反对力量的强大压力下,巴育要想继续坐稳总理宝座,只能使出“拖字诀”,对那些要求他下野的声音视若罔闻,毫不在意外界的抨击与指摘,每天依然正常开工。与此同时,加快推进疫苗采购和分发、注射,寄希望于每日新增病例的拐点尽快出现。根据泰国政府计划,年内采购各品牌疫苗总数应达1亿剂,而且年底将增加泰国民众眼中的“神药”——辉瑞疫苗的采购量,以实现绝大多数人接种疫苗的目标。届时,批评政府的声音或许会小一些。
但是,巴育还必须面对三个残酷的现实:一是,近期泰国街头反政府示威游行密集且趋于暴力化,不仅对政府形成巨大压力,而且可能会危及社会安全稳定,疫情形势或进一步恶化。
8月以来,泰国各反政府团体已举行多次游行示威,最近的一次是8月15日由刚出狱不久的前红衫军领袖纳塔武所领导的“car park”示威活动。几乎所有示威活动的诉求均指向巴育政府,要求巴育辞职的声音不绝于耳。8月7日,有示威者开枪袭击防暴警察,导致多名警察受伤。据观察,反政府团体还将进一步扩大集会规模,安全形势恐将每况愈下。
二是,8月13日,他信阵营得力女将、原为泰党战略委员会主席素达拉新组建的“泰建泰党”携70万民众联署签名向曼谷刑事法庭起诉巴育政府,指控政府管理新冠疫情事务,违反刑法第157条和165条,刑事法院接受起诉文件后,正在进行初步审查,并将于8月30日公布结果。这样的操作在泰国历史上实属罕见。而且,从泰国法院近期裁决巴育签署的根据《紧急状态法》第9条所制订的法规系违规操作,勒令其暂时中止施行一事来看,司法体系对于巴育的态度似乎也有所变化。刑事法庭会如何裁决,值得高度关注。
三是,泰国议会反对党拟于近期对巴育等政府高层进行议会不信任辩论,以控制疫情失败为由要求巴育内阁辞职。目前,反对党确定的不信任辩论对象包括巴育总理、阿努挺副总理、交通部长萨撒扬、劳工部长素察、农业部长查棱猜,以及被视为巴育集团打击政治对手的悍将——就任数字经济与社会部长才四个月的才武也入选名单。据悉,此次不信任辩论将会针对政府抗疫失责,着重对巴育、阿努挺进行问责。尽管巴育、阿努挺等政府高官都会顺利通过最终的不信任投票环节,但是反对党在议会里的严词拷问将以直播形式在全国播放,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民众心理,进而影响其在下一次大选中的投票。
8月11日,巴育-巴威-阿努蓬集团的“老大哥”、刚刚度过76周岁生日的巴威副总理许下了两个生日愿望:一是新冠疫情赶紧结束,国家经济社会恢复正常秩序;二是泰国社会尽快结束分裂对立状态,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或许,第一个愿望在不久的将来会实现,但是第二个愿望实现起来应该很难。不过,如果第一个愿望实现得快的话,巴育-巴威-阿努蓬集团应该还能继续长期执政,但至于巴育是否继续担任总理,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