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岗位空缺10个月,新提名的美驻华大使伯恩斯是何来头

自上任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于去年10月4日卸任以来,该职位已空缺10月有余。
终于,美国总统拜登在8月20日正式提名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担任驻华大使一职。现年65岁的伯恩斯目前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外交和国际关系专业教授。在此之前,他曾拥有长达27年的职业外交官生涯,横跨从里根到小布什四任政府,足迹遍及非洲、中东、欧洲等地区。
拜登任命这样一位熟悉各区域外交事务的职业外交官为驻华大使释放了何种信号?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告诉,此举意味着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制定跳脱出了双边关系的框架,放置在全球框架下进行制定,足以凸显中国事务对美国的重要性。
善于谈判的外交老兵
伯恩斯1956年生于美国纽约州布法罗,毕业于波士顿学院,获巴黎大学学士学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外交学院硕士学位,掌握英语、法语、阿拉伯语和希腊语。
伯恩斯的27年外交生涯始于里根政府时期。那时他先后在美国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和驻埃及大使馆工作,并于1985年至1987年担任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的政治官员。
在老布什政府时,伯恩斯担任苏联事务主任,其间参加了所有美苏首脑高峰会议。
进入克林顿政府后,伯恩斯效力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主任,负责就美国与前苏联国家的关系向总统提供建议。
从1995年到1997年,伯恩斯担任国务院发言人。此后他又被克林顿总统任命为美国驻希腊大使,直至2001年7月。在其担任大使期间,美国扩大了与希腊的军事和执法合作,加强了在巴尔干地区的伙伴关系。
伯恩斯外交生涯的首个高光时刻出现在小布什总统任内,作为时任美国驻北约大使,他领导美国国防部驻北约联合特派团,实现了北约自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东扩行动,成功说服东欧七国加入北约。
此后,伯恩斯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国务院三号人物——主管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他领导了美印民用核协议的谈判,以及美国与以色列的长期军事援助协定。此外,他还是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的首席谈判代表。
从伯恩斯的职业生涯来看,他在欧洲、俄罗斯、南亚和中东事务上都有丰富的实操经验,深度参与各类外交谈判也是其工作常态:从美苏核裁军谈判,再到美印民用核谈判以及伊核问题谈判等。“美国之音”评论称,这让谈判的经历让伯恩斯习惯了外交战线的艰难,也练就了他刚强的意志。
值得一提的是,伯恩斯他在担任国务院副国务卿时也直接参与了对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以及其他与有关中国有关的事务。一位曾在国务院与伯恩斯共事的美国外交人员告诉媒体,伯恩斯对中国事务非常了解,“他曾在一个很高的级别上负责美中关系”。
2008年,伯恩斯从外交部门退休,加入了科恩集团(Cohen Group)、阿斯彭战略集团( Aspen Strategy Group)等战略咨询机构,并开始在哈佛大学任教。
打入拜登身边的“核心决策圈”
对于拜登政府而言,伯恩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外交官是其重振美国外交的理想人选。值得一提的是,伯恩斯本人与拜登身边核心人士的密切关系,无疑成为其获得提名的“加分项”。
《外交官》杂志分析称,伯恩斯被提名为驻华大使说明拜登与国务卿布林肯优先考虑的是考虑职业外交官所具备的专业技能,以从而重振美国外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认为,拜登的选择或传递出一个信号,即其正在摆脱特朗普时期对政客的依赖。
美国新闻网站Axios介绍称,约190名美国驻外大使提名人选中,专业外交人员通常占70%。而其他位置,比如驻西欧国家大使,或者驻重要亚洲国家大使,一般通常则会由总统“政治任命”,他们可能会是前政界人士、政策专家或是在大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富商。
此前,奥巴马、特朗普政府时期的驻华大使均为知名政界人士。奥巴马时期的驻华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曾任犹他州州长;骆家辉(Gary Locke)曾任美国商务部长和华盛顿州州长;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则是蒙大拿州任职时间最长(35年)的联邦参议员。特朗普时期的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Branstad)曾任爱荷华州州长,而其通过特朗普“政治任命”的美国驻外大使人数占比当时上升至43% 。
与此同时上述政界人士相比,在开展业务方面,作为职业外交官的伯恩斯或能更为稳健地应对突发事项。“中美关系中盘根错节的议题很多,若出现必须第一时间回应、管控的议题,职业外交官能够较为稳健地应对,以避免造成更大的风险。”刁大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实际上然而,胜任驻华大使一职仅靠专业的外交技能尚且不够。 “对于一名大使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与总统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且有能力与总统及其身边的关键人物进行直接沟通。”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实力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CNN)。
Axios也分析称,新任驻华大使不仅需要与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密切合作,还需与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就气候问题协调对华立场。
而伯恩斯的另一优势则在于他与拜登身边的核心“小圈子”关系密切。他曾是拜登2020年总统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还曾为前国务卿希拉里2016年总统竞选提供过非正式建议。在此过程中,他与布林肯、沙利文等民主党外交政策圈内人均有密切的工作联系。2014年至2017年,伯恩斯还曾在约翰·克里的外交事务政策委员会任职。
除此之外,在哈佛大学任教的10年间,伯恩斯还开创了“未来外交”项目(Future of Diplomacy Project),以增进公众对外交的理解。2017年初,沙利文被任命为该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还与伯恩斯多次发表署名文章,其关系密切程度可见一斑。
与伯恩斯相识、共事三十余年的美国外交人员协会主席、美国驻保加利亚前大使埃里克·鲁宾认为,伯恩斯担任驻华大使符合美国以及中美关系当前的需要。
“伯恩斯很随和,是一个非常外向和有魅力的人。他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和观众讲话,尤其擅长和学生以及年轻人打交道,是一个很好的演说家。所以,我认为他能成为一名办事高效、能力突出的驻华大使。”
对华政策立场几何?
若拜登对伯恩斯的提名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下一个值得关注的则是其对华政策与立场。CNN分析称,当前,拜登政府在处理对华问题上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包括贸易、军事行动及海外影响力等。区域专家和外交人士此前分析称,不管是谁被任命为美国驻华大使,他都会给拜登的对华政策带来一定影响。
从今年早些时候伯恩斯就涉华问题的表态来看,其一方面强调中美关系的竞争性,但同时也对与中国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伯恩斯今年2月接受CNN采访时表示:“中美关系对美国来说最重要,也最具挑战性,双方正处于一种激烈竞争模式中。”他呼吁建立一个包括日本、北约、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和欧盟在内的国家联盟,就国际贸易规则问题向中国施压。
但在伯恩斯看来,这种竞争并非是无限度的。今年1月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伯恩斯曾表示,对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而言,与中国经济脱钩不是现实选项,他认为有必要与中国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例如,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对抗新冠疫情。
对此,刁大明分析指出,伯恩斯此前的对华政策表态基本与拜登政府的论调基本一致。“一方面强调中美关系极其极其重要,对美国具有挑战性。另一方面,则主张美国应联合盟友,发挥美国所谓的价值观力量加以应对,但同时又要避免与中国为敌。”
值得注意的是,伯恩斯今年2月底在接受美国媒体The World采访时,还较为全面地阐述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优先事项。与此前在CNN接受采访时的观点类似,伯恩斯认为,美国首先必须从贸易领域出发,向中国施压。与此同时,他还强调要通过竞争保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盟友,维持该地区自由开放的秩序。此外,他还注意到了中美政治体制、价值观之间的差异性与竞争性。尽管中美关系存在挑战,伯恩斯仍呼吁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与中国进行合作。
“伯恩斯是美国最有经验和最受尊敬的外交官之一。”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瑞恩·哈斯告诉阿联酋《国家报》(The National),在中美关系处于动荡时期时,伯恩斯可以“以权威和明确的方式”向中国传达美国的关切,也能够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伊核问题等促进美国利益的问题上进行双边协调。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