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阿富汗国博雇员:文物安全,但有什么比人活着更重要?

阿富汗闪电易主,喀布尔的居民在塔利班政权下谨慎地摸索前行,而西方国家使馆门前还有人群久久不愿散去,里面早已人去楼空。
“这座城市突然失去了灵魂,塔利班进喀布尔的那一夜,无人入眠。”阿富汗一家广播电视台的制片人布哈尼20日对说,惊措之后,一些平民照常生活,而一些与前政权、非政府组织、外国机构、媒体相关的人员则置身于恐惧之中。
这些天,莫赫布扎达就一直被恐慌包围,作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雇员,此时已无力关心文物的命运,他只想尽快求得一张签证出国。“文化活着,国家才活着,但有什么比人活着更加重要呢。”
使馆前徒劳的等待
自塔利班8月15日控制喀布尔以来,布哈尼和妻子都没有再去上班,他们在社交媒体上不停刷新各路小道消息,“看到传闻说,塔利班开始挨家挨户搜捕前政府官员和媒体人员。那一刻我被紧张情绪充斥。”
布哈尼曾先后在喀布尔多家媒体工作,他回想之前接触过的人和机构,不由担心起自己的安危。“很多自认为是塔利班追捕目标的人都非常恐慌,有的去了机场,他们即使没有签证也想搭上一架飞机离开这里。”
8月16日,大批喀布尔人涌向机场,多人在混乱中丧生。布哈尼明白,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趁乱登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与其冒险,不如待在家中更加安全。正当对未来一筹莫展时,16日深夜,他接到了同事的一个电话。
“法国大使馆可以带官员和媒体人员一起撤离,我看到有大巴车在使馆门口接了许多阿富汗人去机场。”布哈尼的同事在电话中兴奋地告诉他这个消息,让他赶紧去法国使馆看看。
接到同事电话后的第二天,布哈尼前往法国大使馆,使馆门前大排长龙,几乎都是希望跟随法国航班离开的阿富汗人。“我们一直等到半夜,巡逻的塔利班武装人员让我们回去,第二天再来。”
18日上午7时,布哈尼再次赶到法国大使馆的门前。“人流像洪水一样涌来,而使馆工作人员早就离开了,只有塔利班武装人员在现场,他们还用缆绳殴打民众,让人们离开。”
法国在阿富汗的撤侨航班带走了一部分寻求避难的阿富汗人,而布哈尼没有成为幸运儿。据法国24电视台19日报道,当天,一架载有200人的法国航班从阿富汗飞抵巴黎,其中一部分是阿富汗人。这是法国的第三趟撤离航班,阿富汗-阿联酋-法国的空中撤离通道仍在运转。
失望的布哈尼回到家中,坏消息不断冲击着他的敏感神经。19日,阿富汗庆祝1919年摆脱英国控制的独立纪念日,英媒报道称,当天在阿富汗东部库纳尔省省会阿萨达巴德,塔利班向抗议人群开枪,据称有2人死亡,8人受伤。
“生活还得继续,这个周末我可能要回广播电台上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布哈尼意识到,离开阿富汗的希望渺茫。
躲在家中,窗帘也没拉开过
听说西方国家大使馆门前大排长队,莫赫布扎达内心非常纠结,又想去抓住撤离机会,又担心出门之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莫赫布扎达此前一直在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从事文物保护工作,16日博物馆全部关闭,只有几名员工轮流进馆守护藏品,而他也自此没有再去上班,甚至没有踏出过家门。
“说实话,这几天我和家人只敢躲在家中,窗帘也没有拉开过。” 莫赫布扎达称,他得到消息称,塔利班对前阿富汗政府的车辆开枪,造成人员伤亡。这让他对自己及家人的安全深感担忧,
“我真的太担心了,一切都很糟糕。” 莫赫布扎达以极其低沉的嗓音重复说了两遍。
在8月17日的记者会上,塔利班表示,将赦免曾站在其对立面的阿富汗人,并将采取措施保障民众安全。对于这样的承诺,莫赫布扎达说:“你知道的,事实不是如此。政府相关人士都不会安全,尤其是高级别官员,还有其他一些被(塔利班)盯上的人都不会有好结局。”
当被问及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内的文物安全问题时,莫赫布扎达表示,博物馆已经封锁,藏品均安全,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知的信息。此前,阿富汗国家博物馆15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称喀布尔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呼吁各武装力量、国际组织、塔利班及其他各方关注馆内藏品的安全问题。
在电话中,莫赫布扎达对于文物保护话题并不想多聊,他不知道这份工作是否能保住,他们一家已经失去了这一份唯一的收入来源。“塔利班在社交媒体宣布对政府工作人员实施大赦,呼吁他们尽快返回工作岗位。但是我还没有接到任何通知,馆长正尝试和塔利班取得联系。”
眼下,莫赫布扎达一心只想带着家人离开阿富汗,他正在努力联系英国使馆相关人士,希望能够搭乘英国的撤离航班,但直到19日还没有一点眉目。“我还是希望能离开阿富汗,我还在努力。”电话那一头,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