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即使狼狈也要撤离阿富汗,美国将重心放在大国竞争

热点新闻:近日,阿富汗局势发生重大变化。自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后,塔利班迅速攻城略地,一路挺进首都喀布尔。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官方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推特上以“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名义发声。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方将在8月31日前将所有美国人撤出阿富汗。由于美军从阿富汗撤离时仓皇狼狈,拜登政府处理撤军的手法受到国际舆论猛烈批评。
点评: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不仅给美国带来旷日持久的巨大消耗,更是给阿富汗带来深重灾难,国家持续动荡,甚至陷入“越反越恐”的怪圈。美国打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最终丢下“烂摊子”甩手走人,无疑对其能力和形象造成沉重打击,不仅受到国际社会普遍诟病,也再次印证了美国穷兵黩武战略的彻底失败。但即使表面看起来有点狼狈,也要摆脱阿富汗这个“战略包袱”,把撤离出来的军队以及省下来的钱用于大国竞争。 急于摆脱沉重“战略包袱”
在历史上,阿富汗素来被称为“帝国坟场”、“大国坟墓”,那些坚信可以通过军事优势来征服阿富汗的外来强权总会陷入战争泥沼,最终不得不吞下帝国衰退的苦果。“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为了报复“基地”组织,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开启了美国的反恐战争时代。拥有现代化科技装备的美军在两个月内就将塔利班组织赶出了大城市,塔利班政权瓦解。但塔利班并没有消失,而是转入山区坚持游击战争。这使得重装出击的美军机械化部队有点铁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深陷战争泥沼,在战争中越打损失越大。
在漫长的阿富汗战争中,美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据美国国防部数据显示,迄今为止,美国投入阿富汗战争的花费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而直接用于阿富汗建设的近1500亿美元,这其中又有超过800亿是用来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来替美军分担防务责任,但结果是所训练出来的30万部队不堪一击,在这场阿富汗战争中居然没有撑到10天,可以说是花钱完全打了水漂。而且大量武器被塔利班缴获,增强了塔利班的实力。除了这些有形可以量化的金钱外,美军在宏观战略失误和人员伤亡方面也产生了大量无形且无法量化的损失。例如,美国与北约在阿富汗驻军人数最高峰时达到10万人,20年战争造成2400多名美军士兵丧生,2万多名美军士兵受伤。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国军人、国防部文职人员和承包商人数超过80万之巨,严重影响了美国全球战略的实施。无论是对于美国政客还是军方来说,阿富汗已经成为一个难缠的投资黑洞,即便是再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和精力,也将无法达到预期目标。
为了摆脱阿富汗这个沉重的战略“包袱”,美国政府开始对这场战争进行认真的反思。美国政府高官多次承认,这场以消灭塔利班武装为目标的阿富汗战争已经没有获胜希望,不能再毫无价值地投入天文数字的金钱和资源在这块贫瘠的山沟里和荒芜的土地上作战,尽早撤军方为上策。2020年2月,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签订协议,同意驻阿美军和北约部队将分阶段从阿富汗撤出;2021年4月,拜登政府正式宣布在2021年5月1日前开始撤军,并在9月11日前撤离所有美军;8月18日,拜登根据阿富汗形势发展又将最终撤离时间提前到8月31日。这些都表明美国离开这块是非之地的意愿越来越强烈,希望从阿富汗的快速抽身和解脱,进入到一个新的战略收缩和力量积蓄时期。 加速从“全球反恐”转向“大国竞争”
从军事角度来看,与大国对抗最忌讳的是同时存在多个战略方向,在制定战争目标时也是应尽量防止同时确定多个战争目标。近年来,美国意识到“战略竞争对手”的军力提升已不可小觑,因此很少再提“同时打赢两场战争”,而是在全球各主要点位大规模收缩兵力,有重点地进行相应部署,以将透支的国力进行休养与调整,把拳头捏得更紧,更好地对大国形成力量优势。目前,美国已经相继在包括中东等其他热点地区进行战略收缩,将“大国竞争”的重点越来越集中于亚太地区。例如,近年来美国在亚太地区举行的军事行动频率和规模都明显增强,作战理念、演习科目和武器装备也都出现了新的变化。
实际上,美国当初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消灭恐怖主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占据阿富汗,更好地遏制大国,从而实现对全球霸权地位的维护。对于美国来说,阿富汗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扼守着亚洲腹地和中东地区的要冲,既可以进军中亚与在该地区的军事基地连成一片,并与北约东扩呼应形成对俄罗斯的战略包围;同时也可以和在东北亚地区的驻日韩美军联合起来,实现对亚太大国的两面夹击。只是美国没想到的是,阿富汗的局势始终未能按照其预想的发展,最终深陷泥潭,无法实现其战略目标。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继续在阿富汗纠缠下去的话,必然会对其“大国竞争”战略起到牵制效果。
对此,为了避免多线作战消耗资源,美军只有尽快撤出阿富汗,把在西线作战的装备和人员消耗降到最低,才能加大在亚太地区军事力量部署和施压的力度,更好地实现“大国对抗”。据外媒数据统计称,此次美军退出阿富汗后,将可以省出近1200亿美元的军费和近25%的部署兵力来投入亚太,这些将极大增强美国在该地区的“大国竞争”实力。为此,近期拜登政府在解释从阿富汗撤军的同时,也特意强调美国此举的目的是“专注于巩固美国核心优势,以应对与大国的战略竞争”。这一切都意味着,美军的战略重心正在从旷日持久的全球反恐战争转为应对大国竞争的大规模军事战争,美国也正在加速从反恐时代转向大国竞争时代。 未来干涉仍将“阴魂不散”
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遭遇的挫败,可以看作是当前美国世界霸权与实力挥霍期的转折点。冷战结束后,美国陷入了一种在价值性目标支配下的狂热心态,将美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战略资源看作是一张空白支票,无限制存取和透支,这导致了美国在处理全球安全事务时,动辄选择对某个国家或地区进行武装颠覆这种相对极端的干预模式,不断加剧在当地出现社会动荡、骚乱乃至局部冲突。从实践来看,美军拉拢盟友所发动的一系列海外军事行动,无论是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还是阿富汗战争,留下的都是满目疮痍,直至出现干预性政策连续失败,面对地区事务力不从心的事实后,才开始对其对外干预政策进行反思和调整。拜登政府上台后,就是延续了这一政策调整的趋势。
此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不管是有心的战略转移还是无心的战略收缩,都会给其未来内政外交产生重大影响,其中最突出的是会使美国在盟友体系中的信誉度和全球影响力都大大下降。当一个曾经高度重视并持续投入20年扶植的政府迅速倒台后,美军却只顾撤退而无动于衷,还有哪些小国会相信美国的介入与支持是有效和可靠的呢?这种不顾一切的撤出只展现了它对盟友承诺的不可靠,即由于形势或利益需要其抛弃盟友时,它会找出各种理由来做,这将会对拜登上台后一直在积极追求的所谓加强盟友关系政策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此外,美国从当初的“不请自来”到如今的“仓促辞别”,阿富汗撤军也让阿富汗以及周边国家都措手不及,加剧了地区局势的恶化。这从目前局势发展情况来看,美国的这种“甩包袱”式撤军,已经造成了该地区的力量真空和当地不同派系势力的力量对比失衡,加剧了阿富汗的混乱。未来的阿富汗局势很可能会再次出现内战、种族矛盾、国家分裂等情况,甚至刺激全球的极端恐怖势力,让各种极端恐怖势力在阿富汗寻找“乐土”,让阿富汗再次沦为恐怖分子的避难所。而且,伊斯兰极端势力一直最为仇视的美国,有可能将美国视为首要针对对象,美国可能面临恐怖主义的反噬。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虽然宣布从阿富汗撤离全部军事力量,但依然会“阴魂不散”,不断制造混乱,制造危机,想方设法利用自身影响力或采取其他方式干预阿富汗事务。例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已经宣称,阿富汗战争结束后,美军仍将拥有打击恐怖主义的“超视距”能力;而除了继续保持对阿富汗事务的直接军事能力外,美国还可能会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加大对代理人的扶植,把阿富汗拖入“代理人战争”阶段,阿富汗还将继续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