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撤军阿富汗后,日韩开始“换位思考”?

拜登政府仓促从阿富汗撤军,喀布尔深陷乱局,美国的盟友和竞争对手都在重新审视这个所谓“超级大国”扮演的全球角色。
“我没有看到美国的盟友对我们的信誉提出质疑。”拜登8月20日在白宫回答记者提问,坚称此番撤军没有削弱美国的国际信誉。而事实是,西方国家已经把“愤怒”写在了脸上,英国、德国、法国政客毫不留情地批评美国撤军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日本和韩国政府虽未对美国的撤军决策做出任何回应和评价,但两国也绝非以隔岸观火的姿态看待阿富汗局势,日韩国内再次出现是否应该警惕美国驻军撤离的讨论。
拜登近日在接受美媒采访时强调,韩国和欧盟等同美国结盟的国家和地区与美国撤离驻军的阿富汗有着根本的区别,以此试图安抚同盟国。与此同时,在韩国,一些保守派人士发声,认为阿富汗今天的场景未尝不会在韩国重演。在日本,偏右翼的媒体和评论员则发文,以阿富汗为例警示日本应“自力更生”,美国保护伞并非坚不可摧。
虽然美国在日韩驻军的确与阿富汗没有太大的可比性,美方也曾多次重申对于日韩防务方面的承诺不会改变,毕竟亚太地区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一环。不过,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存在本就如同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十九世纪英国首相帕麦斯顿曾说过“一个国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对于日本和韩国而言,真正担忧的或许不是美国撤军,而是思索是否应该提升自主防卫的优先级。
留住驻韩美军并不能解决问题?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考虑到成本与收益的平衡,美国政府表现出希望缩减在韩驻军的倾向。去年,美国从德国撤兵1.2万人,今年又从阿富汗全面撤军,挑动韩国的敏感神经。
美国《外交学者》杂志指出,大多数韩国人认为他们的处境和阿富汗截然不同,但也有一些人呼吁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韩国在野党国民力量党议员姜旻局表示:“美国随时可能会离开盟友去追求自己的国家利益,除非盟友具备强大的防御能力和自力更生的意志(否则难以承受这样的后果)。”
山东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毕颖达对表示,美国短期内不会从韩国撤军,除非韩国主动掀起大规模反美运动,并要求美军撤离,或者是出现类似于越战那种情况,即战争长期化,出现大规模美军伤亡,且国力有所不支,美国国内民众强烈要求撤回驻外军队。
上世纪80年代,在由美方支持的全斗焕政权下,“光州事件”爆发,韩国的反美情绪高涨。1982年,当时身为人权律师的卢武铉担任反美大学生的辩护律师,首次提及一向被视为禁忌话题的驻韩美军撤离问题,之后他也利用民间的反美情绪顺利当选总统。
时过境迁,如今的韩国社会对韩美同盟普遍持积极态度,韩国国防部下属国防大学去年的民调显示,近八成韩国人认为驻韩美军对韩国防“很重要”。
长久以来,韩国依赖于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来应对朝鲜的潜在核威胁。根据美国国防人力数据中心去年发布的数据,冷战临近结束时,美国在韩驻军人数超4万人,目前大约有28500人。韩国去年12月发布的国防白皮书显示,驻韩美军拥有90架战机、40架攻击直升机、50辆坦克和60个爱国者导弹发射器。
而且,韩美两国不顾朝鲜方面的反对,仍然每年举行联合演习。在许多韩国学者看来,只要外部威胁一直存在,驻韩美军就有长期存在的必要,甚至在朝鲜半岛统一后也要继续驻军。
毕颖达指出,客观上来看,驻韩美军的存在,给韩国以及周边地区带来许多麻烦和牵连,特别是给半岛和平统一进程造成巨大障碍。韩国需要从固有的安保认识中脱离出来,在战略上转换思路,提升其国家自主性,这是解决许多重大问题的必要条件。否则,半岛局势很难摆脱一个历史的周期循环。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8月10日发表谈话,要求韩美军演停止,并要求美国撤离驻韩美军。“只要美军驻扎在韩国,使朝鲜半岛局势恶化的祸根就绝不会消除”。她还表示,朝鲜将加强应对反朝军事行动的国家防卫力量和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
日本“设置议程”推进“富国强兵”?
二战后,日本安全保障仰赖美国,《美日安保条约》签署已超60年。和韩国一样,日本也曾因分摊军费问题受到特朗普政府的撤军威胁,但美国实际上丝毫没有削弱在日本的军事存在。根据日本防卫省的数据,目前驻日美军总数超5万人,在美国驻外军事规模中是最大的。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拜登在决定从阿富汗全面撤军时曾表示,“阿富汗部队如果都不愿为守护自己的国家而战,那美军驻守也毫无意义”。自民党内有人提出,“如果把上述言论中的阿富汗换成日本,将会如何呢?”暗示日本获取战略主动的急迫性。但其实这样的预设并不成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孟晓旭对指出,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战争中抽身,主要是为了推进“大国竞争”战略,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会更加重视在日本的驻军力量,从日本完全撤军的可能性非常小,和阿富汗无法做比较。而且,就美日军事同盟来说,是美国的主动性比较强,一方面主要是为了应对中国,另一方面也为了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现在美国自身实力不济,需要日本帮助其在东亚地区应对竞争对手。
塔利班在阿富汗“攻城略地”的同时,2.5万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与日本、英国和澳大利亚部队举行了演习,模拟夺取和控制西太平洋岛屿。这足以显示,美军的重心已发生很大转变。《华尔街日报》分析称,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将用更多精力应对中国,因此东亚盟友将变得更加重要。
日本首相菅义伟8月17日表示,他在与拜登面对面会晤中确认了美国“对于日美同盟坚定不移的承诺”。但这样的同盟关系能够持续多久是一个问题。日本明海大学教授小谷哲男对美媒表示,阿富汗将对日本如何看待美国的可靠性和可信度产生长期而深远的影响。
事实上,日本在寻求加强日美同盟,以获取更多安全感的同时也有自己的盘算。孟晓旭分析称,日本希望在美国的保护之下获取战略主动,同时趁机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追求“军事大国化”。当下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在日本引发关于加强自主防卫的讨论,可能也是一些人利用国际关系的变化来推进日本“富国强兵”。
据《日本经济新闻》8月18日报道,日本防卫省基本决定,2022年度防卫预算申请约5.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97亿元),可能会超过该国GDP的1% ,主要为了加强日美同盟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日韩防卫能力如何?
如果没有美国的保护,韩国和日本会像阿富汗一样在战事中崩盘吗?这是一些日韩媒体报道中都提到的一个假设性问题。
据《韩国时报》报道,韩国国民力量党一些议员对本国军事实战能力表示担忧,认为美韩军演多为电脑模拟的兵棋推演,无实际军队调动,缺乏实战经验可能会导致韩军无法应对突发状况。
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党首宋永吉不以为然,18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朝鲜的所有武器体制都很陈旧”,相比于侵略南方(韩国),(朝鲜)自身的生存和体制维持更加迫切。
从军事实力来看,韩国的国防力量建设不断加速。韩国总统文在寅8月15日在韩国光复76周年庆祝仪式上表示,“当前,我国是综合军事力量位居世界第6位的军事强国,已成长为拥有全球顶级水平的K2坦克、K9自行火炮、K21装甲车的“高科技强军”。自主研发尖端超音速战斗机KF-21,并拥有一支强大的航天力量的军队。”
毕颖达表示,韩国军事现代化水平远高于朝鲜,但目前唯独没有核武器,这是他们要求美军存在的主要理由。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朝鲜是否会实际使用核武器,而且驻韩美军即使不在,美国出于对同盟国的防卫,也会制止朝鲜使用核武器,或以武力进行报复。
反观日本,不仅从美国进口了包括F-35隐形战斗机在内的许多先进武器,还正对“出云”号护卫舰进行“航母化”改造,同时推进高边疆安保战略。据共同社报道,菅义伟对东亚安保环境具有强烈的危机感,一边加强与盟国和友好国家的合作,一边推进经济安保政策。
在获取打击能力方面,日本政客通常避免使用“进攻性任务”或“先发制人打击”等术语,而偏向于采用不太具挑衅性话术,如“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主动自卫”、“自卫反击”等。因为《日本国和平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被剥夺发动战争的权利”,但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执政期间一直试图修改宪法,都未能实现。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布鲁斯・克林格纳撰文指出,日本发展对峙和打击能力,似乎改变了美日之间传统的“盾与矛”双边关系。安倍曾私下评论“随着朝鲜出现新型导弹,用盾可做的事情有限,我们必须拥有一把戟”。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