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欧洲评论|德国大选倒计时一个月,默克尔的接班人危了?

【编者按】
本文是上海外国语大学(SISU,即“西索”)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欧洲研究”特色研究团队与国际部合作推出的专栏“西索欧洲评论”的第四篇。德国大选还有一个月,默克尔的接班人似乎有些不稳了。
8月26日,距今年的德国联邦议会大选还有一个月。近期,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民调表现呈自由落体趋势,下任总理候选人拉舍特接任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的不确定性在增加。
受新冠疫情、洪涝灾害以及阿富汗撤军等事件的影响,德国各党派针对9月26日的联邦议会大选组织的竞选活动比以往晚了很多时间。此前,各党派之间的斗争基本限于彼此之间的口水仗,媒体关注的焦点基本上是总理候选人的个人问题,例如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存在虚假学历、漏报收入、著作抄袭侵权问题,还有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在洪灾现场大笑失态引发众怒等。关于各党派执政纲领的具体内容,鲜有系统的讨论,也没有通过竞选活动有效地向民众传达。目前,从候选人民调表现来看,德国议会大选出现了候选人表现和党派实力不相匹配的局面,这就使得今年的大选结果难以预判,届时组阁将异常困难,恐怕还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看守政府,这就意味着,默克尔到今年年底前还不一定能告别德国政坛。
各党民调表现盘点
目前距德国联邦议会大选还有一个月。不妨先对此前各党在民调中的表现做一个盘点:在上半年各党确定总理候选人之后,最先发力的是当时势头很旺的绿党,该党支持率一路飙升,几乎接近联盟党的水平,外界一度认为,德国很可能将迎来一位绿党人士担任总理。然而,好景不长,该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爆出系列丑闻,例如履历做假、文凭做假、谎报收入、著作抄袭等问题,各类评论也认为现年40岁的她缺乏执政经验,缺乏突出的领导力。随后,绿党支持率开始走低,跌到20%以下。
而联盟党在候选人之争尘埃落定后开始发力,加上默克尔的出色表现给联盟党加分不少,民调支持率逐步回升,候选人拉舍特本人的支持率也开始缓慢攀升。谁也没有料到的是,7月中旬德国遭受一场洪灾,拉舍特视察灾区不合时宜的“大笑”葬送了民众对他的好感。尽管他为自己的行为及时道歉,但也无法消除民众对他的失望,结果民调支持率开始下降,就连联盟党的支持率也一路下滑,一落千丈。
只有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有很好的表现,无论是在德国疫情期间的民生保障方面,还是在灾后救助方面,掌握德国钱袋子的肖尔茨都表现出慷慨大方的态度。在这样一个民众心灵受到普遍创伤的天灾之年,肖尔茨无疑顺应了民意,笼络了民心。也正是因为肖尔茨,近三年一蹶不振、近乎沦落为小党的社民党民调支持率开始触底反弹,近来甚至一路高歌猛进,超过绿党之后,又紧逼第一大党联盟党的支持率,而且这一上升势头还有望继续。
目前德国有七家民调机构会定期发布关于大选的民调数据。其中有两家民调机构(Insa和Forsa)的数据显示,社民党和联盟党已经旗鼓相当,Forsa的最新数据显示社民党(23%)甚至已经超过联盟党(22%)。这会不是本届议会选举的转折点?无论民调数据如何变化,接下来的竞选注定是一场白热化的混战,联盟党、社民党和绿党的竞争将处在一种胶着状态。如果联盟党不能扭转局势,社民党保持上升势头,绿党奋力追赶,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接任默克尔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加大。
拉舍特压力巨大
毕竟留给联盟党的时间不多了。8月21日,联盟党在柏林启动线下竞选活动。总理默克尔,基民盟主席、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以及巴伐利亚州州长、基社盟主席索德等党内大佬,都在活动现场现身,同台为联盟党拉选票。
默克尔表扬拉舍特始终有着认真对待联盟党的“基督教”底色,而且将之作为其从政的指南针,还将拉舍特比喻成一个始终以“个体的人”为中心的搭建桥梁的人。她深信拉舍特将成为下一任总理。默克尔的讲话很有针对性,实际上是帮助基民盟挽回那些因拉舍特视察灾区时不合时宜的笑容而感到受伤民众的心。
而联盟党内另一个政治强人,基社盟主席索德,属于典型的“只知道拉警报,不知道团结就是力量”的队友,无形中增加了联盟党内部对9月份大选结果的焦虑感。基社盟公开表示对拉舍特的表现不满。据说,基民盟被形容成是一列“沉睡的”卧铺车厢也是出自基社盟。言下之意,基民盟再不醒醒,等待他们的只有失败。索德表示,“是时候展示我们是谁,表现出我们可以自信且坚定地为德国做些什么”,“如果我们给民众留下一种焦虑和不安全的印象,那么我们怎么能让民众信任我们?” 基民盟高层对索德的发言表示不满,认为他这样施压只会帮倒忙,只会增加焦虑和不安。
有评论认为,索德对此前基民盟拒绝将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位置让给他一直耿耿于怀,甚至要破坏联盟党的选举胜算。面对持续下跌的民调结果,拉舍特压力显然很大。拉舍特表示,他将竭尽全力确保德国不被意识形态的理论家占领。德国有不少人寄希望建立一个由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组成的“红红绿”左翼联盟,拉舍特上述言论就是对此而发。
一旦“红红绿”联盟上台,对于德国来说,这将是一个改变德国发展方向的决定。这和拉舍特想要带领德国走的中右路线正好相反。在联盟党看来,只有中右路线,才能确保德国健康发展下去。
当前,对于疫情中的德国来说,最为关键的是如何实现经济复苏,如何保障民生。左派政党都希望通过增加税负,特别是富人的税,来保障民生,联盟党认为增加税负会破坏经济复苏。在外交政策上,拉舍特认为左派政党不可靠,他希望每个潜在的联盟党伙伴党派都对德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有明确的定位。例如,未来德国一定要逐步达到北约提出的军费投入占GDP 2% 的要求,德国必须为联邦国防军提供优质的装备,批准无人机等重大军备项目。
联盟党能否扭转形势,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方面:
正如基社盟党团主席多布林特所认为的那样,联盟党想要获得大选成功需在三个方面下功夫:团队、勇气和动员能力。
团队方面,姐妹党基民盟和基社盟并没有真正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个性强、善于表现的索德不时在某些场合批评拉舍特的思路和表现,他并没有从内心认可和接受拉舍特,拉舍特也没能真正让心高气傲的索德心服口服。
勇气方面,联盟党连日民调表现让整个基民盟的忧虑上升,党内氛围如同大坝决堤一样。联盟党目前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绿党,社民党也成为有力竞争对手,就连最佳组阁搭档自民党也对联盟党最终能否获胜表示怀疑。
动员方面,联盟党也没有表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上月德国部分地区遭受洪涝灾害,救灾赈灾重建等工作推进迟缓,灾民对政府姗姗来迟的救灾表现多有怨言,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联盟党的动员能力。此外,联盟党的网络动员能力也不及绿党和德国选择党。近日,曾在2019年发布视频痛批基民盟的德国网红“Rezo”又发布了一则题为“摧毁”的视频,通过对问题的简单化批评基民盟的执政路线,无疑会影响年轻选民的意见。据称,这一切与一家亲绿党的公关公司有关。目前,德国电视、报纸以及网络媒体普遍偏左,舆论塑造更有利于绿党和社民党。
此外,还要看竞争对手的表现。
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财政部长肖尔茨执政经验相当丰富,虽为社民党人士,但其实是个非典型社民党人,属于社民党内偏右的政治家,和目前担任社民党双主席的偏左的政客完全不同。
老练的肖尔茨和默克尔不是一个党派,但是他巧妙利用和默克尔联合执政的经历,借助默克尔的人气为自己拉票。他表示,这些年和默克尔合作很愉快,在有些方面他和默克尔很相似,例如,两人永远保持一颗好奇的心,两人都具有职业精神,能很好地控制情绪,执政风格稳健,而且都擅长长时间谈判,就连缺点,他也表示自己和默克尔一样——都有些无聊。
德媒认为,肖尔茨只需要保持本色即可,“他不用特别努力,只需要等待对手犯错误,只需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有计划的严肃的政府工匠”,而且还有基社盟索德这样的“神助攻”。     
拉舍特仍然最有希望接替默克尔
尽管拉舍特领导力、自控力不如默克尔,演技不如肖尔茨,更不善于把自己打造成英雄式的形象,但从联邦议会选举规则来看,选民并不直接选举联邦总理,而是选择心仪的党派以及各选区的直接议员,综合实力第一的联盟党依然会是今年议会大选的赢家。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来,联盟党内部政治强人能人多,综合实力绝对超出其他任何一个政党,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联盟党并不是对今年的选情不熟悉,而是将竞选的节奏和疫情形势、国际国内形势结合在一起,试图采用速战速决的方式取得大选成功,也就是说,这次大选不打持久战,而是闪电战,尽可能避免选情大起大落过山车。
二来,竞争对手社民党只有一个经验丰富、能干的肖尔茨,社民党现任的双主席均为左翼人士,而且两位主席任职以来表现实在平平,也没有什么知名度可言。关注度较高的却是饱受硕士、博士论文抄袭丑闻困扰的柏林市市长候选人、原家庭部部长吉菲,近期因误判阿富汗局势导致驻阿国防军撤军混乱的外交部长马斯也是社民党人士,他被媒体称为是德国战后历史最差的外交部长,甚至被要求下台。可见,除肖尔茨外,大部分在任的社民党人士无法帮助社民党给民众留下良好的印象。
第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疫情后经济复苏是首要大事。社民党、绿党还要在此时增加税收,绝对会吓跑很多选民。这也解释了为何德国民众对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自民党近来呼声很高。联盟党主张打破行政壁垒,让年轻人创业更容易,2025年实现全民就业。
第四,社民党和绿党声势高涨,会激发联盟党的战斗意志。起初联盟党一党独大,可谓没有竞争对手,自然可以高枕无忧。然而,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不再稳操胜券的联盟党会醒悟过来,奋起直追,拉舍特亲自挨家挨户上门拉选票说明联盟党已经把压力化为动力。
最后一点就是,根据以往德国议会选举的历史经验来看,无论媒体如何捧高某一个党派,民众最终还是会回归理性,疫情后的选民关心的一定是经济增长、纳税分配制度、就业岗位、社会治安、教育等民生问题,而对于这些问题,目前联盟党主导的大联盟政府表现不俗。阿富汗危机一出现,拉舍特立即发话表示不会让2015年的难民危机再次发生,然而社民党、绿党等偏左党派纷纷要求政府做好接纳阿富汗难民的准备。很显然,在这些方面,联盟党把脉把得很准。
联盟党现在有了竞争对手,也正因此,会让接下来的斗争更有看点。接下来,联盟党只要能够团结一致,将执政理念有效传递给选民,还有拉舍特本人不要再犯低级错误,联盟党仍然有望保持第一大党位置,获得优先组阁权。
(毛小红,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