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火让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断交?其实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当地时间8月24日,阿尔及利亚外交部长拉马丹·拉马姆拉(Ramdane Lamamra)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与摩洛哥断交。拉马姆拉指责邻国摩洛哥对阿尔及利亚采取敌对行动,破坏阿尔及利亚国土安全和边境安全。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曾在1994年因边境冲突关闭边界,此后虽矛盾不断,但从未断绝外交关系。当天晚些时候,摩洛哥外交部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摩洛哥对该不合理决定表示遗憾,并表示将继续成为阿尔及利亚人民可靠和忠诚的伙伴。作为马格里布地区(编注:马格里布三国包括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两个邻国,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在历史上一直是兄弟关系,但在双方独立后关系却一直处于敌对状态。
火灾引起的外交危机
这场外交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阿尔及利亚北部发生的火灾。2021年8月9日,阿尔及利亚北部卡比利亚地区多个地方同时发生火灾,此后火灾扩展到几乎整个北部森林地区。截至8月15日,火灾造成90人死亡,其中包括33名官兵。同时,火灾还摧毁了大量橄榄树和当地的牲畜。阿尔及利亚特本政府将此次火灾认定为人为所致,并认为是由卡比利亚分离主义运动——“卡比利亚自治运动”(Mouvement pour l’autodétermination de la Kabylie,简称MAK)实施的。该组织由柏柏尔主义者费尔哈特·麦赫尼( Ferhat Mehenni)在2001年“柏柏尔之春”动乱后成立,其政治诉求是实现阿尔及利亚卡比利亚地区的自治。2011年,该组织被认为接受摩洛哥政府的资金资助。2021年5月,阿尔及利亚政府指责该组织在民众抗议中策划汽车爆炸,进而将其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今年7月,摩洛哥驻联合国外交官公开呼吁卡比利亚人拥有自决权,此举遭到阿尔及利亚强烈谴责,并召回其驻摩洛哥大使。
鉴于此,阿政府认为,此次火灾发生在卡比利亚地区,并不是偶然,而是由“卡比利亚自治运动”组织,并在摩洛哥支持下实施的。8月18日,阿总统府一份声明称,阿尔及利亚决定重新“审查”其与摩洛哥的关系。该声明是在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主持的高级安全委员会特别会议期间做出的,该会议专门评估该国北部发生的火灾。24日,阿政府在“审查”摩阿关系之后决定与摩洛哥断交。
断交背后更深层次的根源
火灾只是两国外交危机的导火索,其深层次根源是两国长期以来的政治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始于1956年摩洛哥独立后秉持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即意欲建立“大摩洛哥”(Great Morocco),其设想中的领土主要包括毛里塔尼亚、西撒哈拉全境以及马里和阿尔及利亚西部地区。1963年,阿尔及利亚独立后,摩洛哥认为阿西南部的廷杜夫省和贝查尔省属于摩洛哥。两国因此爆发了长达4个多月的“沙地战争”。此后,双方均将对方视为地区稳定的威胁。
1975年西撒哈拉问题爆发后(编注:西撒哈拉原为西班牙殖民地,1975年11月摩洛哥政府组织了约35万摩洛哥公民在约2万军队护送下进入西撒哈拉,当月西班牙、摩洛哥、毛里塔尼亚三国签订《马德里协议》,规定西班牙必须最迟于1976年2月26日撤离西撒哈拉),出于对摩洛哥强大的担忧,阿尔及利亚扶持了西撒哈拉武装组织“波利萨里奥阵线”,并长期无条件地支持西撒哈拉独立运动,并认为解放西撒哈拉是“非殖民化”的一部分(编注:在阿尔及利亚支持下,“波利萨里奥阵线”于1976年2月27日,也就是西班牙完成撤军的第二天,宣布成立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并和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发生战争)。因此,阿尔及利亚被摩洛哥视为走向国家统一的主要障碍。
20世纪90年代,阿尔及利亚爆发内战,阿军方领导人认为摩洛哥一直在背后支持伊斯兰武装组织。可以说,整个20世纪下半叶,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都处于冲突性历史交往中,这也塑造了双方互不信任的认知结构。
进入21世纪,在布特弗利卡执政下,摩阿两国关系虽有缓和,但一直处于紧张与缓和的不断循环中。不仅如此,两国还互相将对方视为假想敌,大搞军备竞赛。从2000年开始,摩阿两国国防开支逐年上涨。2020年,在军费占GDP比重方面,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均位于全球前10,阿尔及利亚达到6.7%,全球第三,摩洛哥为4.3%,全球第9。
2020年初,阿总统特本上台后,摩阿两国关系持续走向紧张。2020年11月,“波利萨里奥阵线”誓言要恢复武装斗争,西撒哈拉问题再生争端;12月,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摩洛哥对西撒哈拉拥有主权后,阿尔及利亚表示继续支持西撒哈拉独立运动。在此次外交危机中,阿外交部长还强调“阿尔及利亚将在西撒哈拉问题上保持坚定立场”。摩洛哥称阿尔及利亚是西撒哈拉争端的真正的操纵者。笔者认为,摩洛哥对卡比利亚独立运动的支持是对阿尔及利亚支持西撒哈拉独立运动的一种政治回应。而这种回应正是双方不信任的体现。
断交影响几何
断交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影响:
首先,区域一体化继续停滞。1989年,基于新自由主义理念,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等国决定建立区域一体化组织——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该联盟包括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和毛里塔尼亚五个国家。但由于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在政治和经济问题上的分歧和争端,该组织未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2008年7月3日至今,该组织没有举行过任何高层会议。此次危机将继续延续这种停滞。
其次,断交将引发区域安全问题。阿尔及利亚单方面宣布断交后,由阿支持的“波利萨里奥阵线”或将开展针对摩洛哥的武装斗争,这势必会引发地区冲突。此外,断交也会让两国的军备竞赛趋于白热化,进一步恶化地区稳定。
最后,两国民众交流或受影响。摩洛哥与阿尔及利亚陆地边境线长达1427公里,在断交前,两国之间虽然关闭了陆上边界,但旅行和贸易仍可通过海运或空运正常进行。断交后,这种仅有交流的方式能否继续也只能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张玉友,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后)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