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此薄彼、不接地气,美国对东盟国家“魅力攻势”奏效吗?

8月27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结束了其就任以来第二次外访,完成了其于新加坡和越南的访问。
据《外交官》杂志8月27日报道,美国近几个月来多次派出官员访问东盟国家,试图展开“魅力攻势”。据《外交官》杂志8月27日报道,其中,刚刚结束访问的哈里斯是拜登政府到访东南亚地区最高级别的官员。
但美国的“重返东南亚”之路并不顺畅。哈里斯的访问恰逢阿富汗局势突变,这显然让试图“重返印太”、要加强在东南亚地区存在的美国有些难堪。另据《外交官》报道称,尽管哈里斯试图通过访问强化美国和东南亚国家在防务、气候危机、供应链、卫生健康等多个领域的合作关系,但这些倡议大多是“宽泛和含混”的,并未就美国如何加深其在区域的参与,以及如何回应东南亚各国提出的多项顾虑给出明确的答案。
厚此薄彼?
根据报道,美国近几个月来有如下高官到访或接触东南亚国家:6月,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访问印尼、柬埔寨、泰国;7月,防长奥斯汀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8月初,国务卿布林肯连续多日参与东盟框架下的高层视频会议;8月下旬,哈里斯到访新加坡和越南。
可以看到,新加坡、越南是美国在东南亚外交的焦点。《日经亚洲评论》8月11日报道称,这体现出美国在对东盟国家发出“微妙”的威胁:奥斯汀和哈里斯到访了同样的国家,却忽视了过去优先考虑的区域大国印尼和泰国,因为后两个国家和中国走得太近。
尽管谢尔曼曾于6月访问印尼、泰国等国,但这被认为是对布林肯“无礼”之举的救火:布林肯5月底因技术原因未能及时参与一场与东南亚国家外长的线上会议。当时,东盟10国外长苦苦等待布林肯出现,会议最终甚至被迫取消。多家媒体分析指出,此事已造成东盟官员对美国的不信任。
印尼《雅加达邮报》主编陶菲克(M. Taufiqurrahman)刊文说:“当奥斯汀只会访问那些在‘战略上’重要的国家——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这一点变得明显的时候,我们能听到雅加达权力走廊里的哀嚎声。(编者注:奥斯汀访问)一周后,当美国宣布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将于8月访问东南亚时,我们显然有更大的期待。但又一次,她只会在新加坡和越南这样能直接对美国起到战略价值的国家停留。”
《日经亚洲评论》指出,印尼、泰国的主要媒体显然关注到自己国家被美国冷落。陶菲克指出,印尼首都雅加达可能在未来10年内沉入海底,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高调表态的拜登却忽略了印尼。“你们可以不用来帮助我们,但至少不要羞辱我们。”陶菲克讽刺地说。泰国《曼谷邮报》也刊登了一篇评论,直接指出美国国防部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只会为奥斯汀挑选美国“最重要的盟友”。
实际上,泰国和印尼都是东盟创始成员国,是该重要组织成立的主要推动者。冷战期间,美国颇为倚重泰国、印尼。然而在如今的东盟,不同成员国对中国、美国的态度不同。对美国而言,直接与特定国家对话会比对接东盟更为有效。
据《外交官》27日报道,美国迄今为止未能提出对“东盟中心”的保证,无法让东南亚国家相信美国坚持“东盟中心”的区域外交原则。另外,美国也未能回应东南亚国家不愿卷入大国争斗的担忧。访问期间,哈里斯一方面强调,美国清楚且尊重东南亚国家“不选边站”的立场;另一方面,哈里斯又不断强调中国是“胁迫”他国的“威胁”。这只会加剧中美间的紧张关系,也让东南亚国家更为忧虑。
“答卷”依然令人失望?
外界分析指出,拜登政府上台半年多来并未将东南亚地区事务放在优先事项上,这让东南亚国家“怨声载道”。《外交官》报道称,一些人悲观地认为,拜登的东南亚政策很大程度上追随了特朗普的脚步,而没有回到被认为更重视该区域的奥巴马政府的轨道上。
数月来,美国多次派出高官与东南亚国家接触,这被广泛认为是对上述抱怨声音的“答卷”。拜登想以此显示出其政府与前特朗普政府不同。然而,英国《卫报》27日报道引述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洲分部执行主任詹姆斯·克拉布特里(James Crabtree)的话指出,哈里斯此次东南亚之行反而揭示了美国外交政策上的短板。对于东南亚地区,美国依然无法提出足够宏大的想法或雄心勃勃的提议,拜登政府对东南亚的投入可谓“微乎其微”。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所中心外交政策和国防主任阿什利·汤森德(Ashley Townshend)称,美国制定了一些政策,以显示其愿意向东南亚国家提供专业知识上的帮助,但这些成果大多数是“零碎”的。汤森德还表示,诸如美国举办2023年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倡议并不能回应东南亚国家在CPTPP自贸协定上的有关诉求,美国并未重返这项受到该区域关注的自贸协定。
《外交官》指出,哈里斯访问期间在加强伙伴关系上的倡议涉及了传统领域(如防务合作)和较为新颖的议题(如气候、公共卫生、网络安全),这有助于重申和保证美国在东南亚的存在,但美国仍未能体现出其在东南亚有保持长期重要性的规划。诸如“送疫苗”等应急的援助举动不能和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画上等号,东南亚各国的医疗卫生健康水平也不尽相同。
《外交官》称,尽管美国官员强调美国一直以来都在东南亚地区保守了承诺、历史记录良好,但这是不够的,美国依然没有提出具体的行动和明确的未来计划,来说服东南亚国家,阿富汗近期的局势不会在东南亚再度上演。
外界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具有较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常在公开场合鼓吹美国及其盟友具有“共同价值观”,奉行“价值观”外交。据路透社8月26日报道,哈里斯当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时向美媒强调,她访问越南期间有对该国的“人权议题”表示关切。哈里斯也对因2月政局突变而陷入混乱的缅甸表达了人权上的担忧。
但“人权导向”的外交政策可能会让美国在东南亚“不接地气”。许多东南亚国家并不符合美国在“人权”上的要求,美国似乎仍未找到弥合这一矛盾的方法。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