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明察局·54|拜登为何坚持撤军阿富汗?也许怕“跛脚”

“唐纳德·特朗普现在已经不是总统了,”面对着美国总统乔·拜登再次强调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来自“前总统”之时,媒体记者不得不这样插话。
8月26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发生自杀性爆炸袭击、导致美国人重大伤亡之后不久,拜登在白宫东厅发表讲话并接受媒体提问。与8月16日讲话中的高傲以及最后以文件夹敲击讲台所展现出的不耐烦相比,这次出镜的总统却颇显疲惫乃至绝望,直到提问环节才有了一瞬间的“迷之微笑”,但他自己点到的所谓“来自最有趣的人的问题”却是关于总统是否要对这一切负全责的质问,于是才有了拜登再次提到“前总统”以及记者提醒插话的一幕。
过去一周多,应该是拜登上台以来提到那位“前总统”次数最多的时间段。有意思的是,他一面反复强调撤军是特朗普的决定,但同时却又在自己的任期内执拗地执行这个决定。自8月20日以来,上台整整7个月的拜登在综合民调中的不满意度微幅超过满意度。相比之下,小布什或奥巴马任内的首次这种“负满意度”状态分别出现在2004年5月和2010年7月。这就意味着,阿富汗仓促撤军所引发的非议正在令拜登付出沉重代价。 固执己见还是缺乏经验?
8月22日,44岁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坦言,他并不清楚在阿富汗还有多少美国人和合法永居者等待撤离。总统安全事务助理给出的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事实上与最近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或者国防部发言人科尔比能够提供的答案如出一辙。他们的理由是,进出阿富汗的美国人并没有在美国大使馆进行完整的登记注册。但问题在于,在根本不清楚“工作量”的情况下,凭什么要做出8月31日彻底“完工”的利落决定?
7月8日,也就是在白宫与来访的时任阿富汗总统加尼会面的13天之后,拜登公开发表关于结束美国军队在阿富汗行动的讲话,明确提出将8月31日作为完成撤离的最后期限。随后,包含这个时间节点在内的撤军行动与计划,持续在美国国内引发争议,不同声音来自媒体、来自军方,来自共和党,甚至也来自白宫内部。从特朗普时代留任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建议保留2500人的军事存在,拜登自己选择的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则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对于完全撤军必然带来不确定后果的担心。也有报道指出,沙利文和国务卿布林肯都向拜登阐述过撤军的风险性,但他们无一能说服这位颇具资历的高龄总统。随着阿富汗塔利班快速得势并一举占领喀布尔,围绕着沙利文失责的舆论风暴在华盛顿上空同速形成。四年前与该职位失之交臂的沙利文,如今已不是这个国家最年轻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当然更远远不算是最资浅的,但他还是被指责缺乏足够的决策能力与应对经验。随后,共和党阵营乃至一些民主党人也发出了要求沙利文辞职负责的呼声,关于苏珊·赖斯是否重操旧业也有了一些猜测传闻。
阿富汗仓促撤军的决策个案,固然存在沙利文等人的问题,但其暴露出的更大困境可能还是目前白宫决策中的失衡。通常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总统在国家安全事务上最重要的决策机制,应该至少能够给予总统最为全面且关键的决策建议。在这个过程当中,总统安全事务助理或者国务卿(还是其他人)当中谁更为主导,往往取决于他们与总统的私人关系以及相应地可能得到的不同授权。然而,在目前拜登的白宫中,不能说沙利文、布林肯等人没有得到总统的信任,甚至可以说他们都是总统一手栽培起来的亲信与助手。但也正是因为这种“一手栽培”的“门徒”感,总统并不会总是将他们视为是可以参考建议的来源,而更多是执行自己决定的人马。换言之,当一个从政生涯超长、自认为对外政策经验无人可比的总统,与一个由其附庸助手组成的决策团队配合时,其决策生态不言而喻。
无论是1947年美国《国家安全法》通过并相应地组建国安会以来,还是更长的历史时间段之内,拜登与其“门徒”般的外交安保团队所组成的决策生态都是罕见的。这种不同于所谓“对手内阁”的“助手内阁”所导致的是比较典型的“小集团思维”。相熟的团队成员持相同观点且彼此强化,作为团队核心的总统是所有人成为团队成员的“原因”,也是所有人的职业“引路人”,自然完全可以固执己见。从某种意义上讲,拜登这种极度资深且自认为专业度极高的总统及其政治实践,正在将近年来美国总统制的扩权乃至“独大”推向更为极致的状态。
除了缺乏对团队成员及其建议的真正平等关注与考虑之外,拜登的资深与高龄也潜移默化地导致了其在决策中表现出异于往常的倾向。从心理学角度看,按照美国学者埃里克·埃里克森(Erik Erikson)的分阶段理论,高龄群体往往表现出一种“对抗躯体衰退的自我实现”的追求,其基本力量的来源就是主观上毕生积累的“智慧”。同时,也有很多相关研究表明,虽然总体上更易趋利避害,但如果高龄群体认定某件事可以达成“自我价值的实现”,其冒险倾向并不会明显亚于其他年龄段群体。这些架空的判断如果相对简单地解释在拜登身上,就是这位高龄总统正在更为明显地依照其自认为的对外决策经验,来做出其自认为可以铸就历史定位的决策,即便可能具有一定冒险性。
在这种特定决策人设之下,自刚刚涉足华盛顿政治到出任副总统期间相对一贯的所谓“撤军”倾向,毫无阻拦地成为了拜登目前决策的方向。而其对加尼等人的轻易相信、对在“911事件”二十周年纪念日之前结束在阿富汗存在从而彰显自身业绩的执念、做成往届总统想为而难为之事而获得巨大历史成就感的“诱惑”,以及在其任内彻底完成“大国竞争”与“印太”转向等美国战略调整的“宏愿”……这些都构成了驱动拜登坚定维持撤军决定的刺激因素。 拜登的时间表
喀布尔机场自杀性爆炸袭击之后,共和党阵营顺势掀起了反对拜登的又一波操作:多位国会两院议员开始要求拜登辞职或声称将对拜登发起弹劾。为了保持热度特别是“2024年的猜想”,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也公开支持拜登必须因阿富汗撤军而离开总统职位,当然这位印度裔共和党女性政治人物还不忘多酸一句:不过给我们留下哈里斯,是更糟糕十倍的事情。
在要求拜登走人的同时,还有一些共和党人希望借机影响拜登政府未来的阿富汗政策。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国会参议员林赛·格莱厄姆已通过自己的渠道与阿富汗前副总统萨利赫以及小马苏德的代表通电话,进而要求拜登政府支持这些力量继续与塔利班对抗下去。不管如何,这场豪赌之后,普遍观点认为拜登及其民主党人将在2022年中期选举遭遇极大的压力,大有可能将为此次仓促撤军买单;保守派舆论更是急不可耐地提前宣布拜登政治生涯未来剧本的彻底尘埃落定。
按照美国一般总统政治的时间表,前两年的政绩塑造中期选举,中期选举构成后两年执政的环境,进而也牵动大选。按照这个逻辑,阿富汗仓促撤军必然是要给拜登的总统生涯造成连锁负面反应的。但问题在于,如果不是总统议程影响选举,而是选举影响总统议程呢?
在国会混迹了36年的拜登应该非常清楚2022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所面对的局面。1934年到2018年22次中期选举,总统所在党在国会众议院平均失去27.5个席位的历史规律足够碾压目前民主党在国会众议院仅有的8个席位的优势。换言之,或许正是因为拜登清楚,现在无论他做什么,民主党都将在2022年败北到让他本任期的后两年陷入跛脚困境,于是他反而可以在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大刀阔斧地尽可能做完他想做的事。如果从这个角度看的话,在国内议题上竭力推进天量支出项目、在对外政策上顽固坚持从阿富汗撤军,这些“激进”之举也就不算太意外了。
由于不可避免的选举压力,反而导致拜登可以不考虑选举压力。相应地,由于超脱了因中期选举而设定的“两年周期”,甚至未来也不排除因为高龄而超脱“四年周期”,拜登反而可以做一些有十年、二十年缓释效果的事情。如何评估这种美国总统的执政节奏及其影响,或许是个新问题。“联邦明察局”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的专栏,对“联邦”(United States,即美国)之事洞明察鉴之。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