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观欧亚|“DNA”与大阅兵:乌克兰独立30年庆典有何深意

8月24日,乌克兰官方为纪念乌克兰独立30周年,选择在国庆日(1991 年乌克兰最高拉达通过乌克兰独立法当天)于基辅举办“独立日30周年”庆祝仪式。为此,乌克兰政府在基辅附近的特鲁哈尼夫岛举行礼炮礼,精心编排了一场贯穿整个民族和国家起源至今的舞台剧,并组织了由其武装部队和其他军事编队,及外国参阅方阵在内的盛大阅兵式,意在展现出该国相对于俄罗斯的文明正统性、民族独立性和近年来大幅度军事制度改革成果,无疑是现任泽连斯基政府巩固其凝聚力和领导力的一剂强心针。
一语双关的“DNA”
“DNA”(国家生日)舞台剧是独立日庆典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在8月24日早晨10点58分左右开始。在此之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武装部队总司令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举行了升国旗、奏国歌、鸣礼炮和全国讲话等仪式流程。该舞台剧被命名为«ДНК» (即“国家生日”的首字母简写,乌克兰语全称是День Народження Країни),转化为罗马字母刚好是DNA。DNA在生物学中指脱氧核糖核酸,携带着繁殖、功能、生长发育的遗传指令,对所有已知的生命形式都是必不可少的。顾名思义,取名DNA在这里意在发挥了一语双关的作用,一方面是指其原意“国家生日”,另一方面也在表达乌克兰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基因、文明传承的独特性,含有特殊的政治信号。
舞台剧分为起源、基辅罗斯时代、哥萨克时代、乌克兰文学、解放比赛、科学乌克兰、大饥荒、二战、苏维埃乌克兰、独立的乌克兰,共10个场景。开始的起源场景是一名年轻的乌克兰女孩手捧献花穿过充斥着斯基泰游牧文化的场景,人们制造着木轮,驯服马匹,锻造兵器。随后,观众与代表乌克兰形象DNA化身的捧花少女一起,从基辅罗斯一路走到近代,见证了乌克兰的古代历史里程碑和重要人物——包括基辅罗斯的奥尔加公主和她的儿子斯维亚托斯拉夫·伊戈列维奇大公、受洗的弗拉基米尔一世、智者雅罗斯拉夫王子,并重现了摆脱蒙古枷锁的伊尔平河战役,伊万·马泽帕抵抗俄罗斯的斗争,菲利普·奥利克在1710 年制定第一部宪法等光辉场景。
在近代部分中,更多突出了乌克兰的苦难史、受压迫史和革命史,包括20世纪30年代乌克兰大饥荒,40年代对抗德国纳粹侵略,1980年瓦西里·斯图斯被捕,1987年的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件,2004年的橙色革命与2014年广场革命。捧花女孩最后越出舞台场景走进现实,沿着基辅市中心的学院街走到独立广场,然后继续在广场前的赫雷夏蒂克街跑向等待检阅的军队方阵,与参加东部作战行动并授勋的战士会面相拥。在此期间,舞台剧通过代表乌克兰的捧花小女孩经历,传达展示了从公元前5000多年前的库库泰尼-特里皮利亚文化时代到今天乌克兰国家与民族生命的各个时期,意在向国际社会和乌克兰国民传达其荣耀的历史、艰难的现代化和复兴之路。
近年来,乌克兰官方一直在历史起源和文明归属问题上与俄罗斯矛盾不断,双方都将斯基泰文化和基辅罗斯公国作为其正统的历史记忆和文明之根,并强调自身是该文明脉络的合法继承者。从文化和历史角度看,乌克兰惧怕自己沦为十九世纪的德国:文化分裂、经济薄弱、社会碎片化。
2014年后乌克兰的内部冲突揭露出一个可能的现实,即“完整而自由的乌克兰”在大西洋欧洲意识和俄罗斯欧亚文明认同之间遭到拉扯分裂,最终可能被一方所取代或同化。因此,国庆30周年舞台剧可以被视为基辅当局为自己设定的一个远大目标:在乌克兰民族的起源、形成、以及为自由而斗争的历史观背景下,系统、全面地呈现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特文明和独立国家的发展和延续脉络,及最重要的历史轨迹,旨在突出其古老的文化“基因遗传”,以及近代遭受压迫和崛起抗争之路,试图重新使国民和国际社会确信当今乌克兰就是在历史档案中消失的王国,明确宣示其文化和精神根本不属于“俄罗斯世界”图景,而在世界历史舞台中拥有独立的地位和作用。
盛大的阅兵式
阅兵式是乌克兰独立日30周年庆祝活动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共有400 多台地面装备、100 架飞机和 5000 多名军官士兵在基辅市中心参阅。然而,此次独立日阅兵不同于之前历届活动,有一些新的用意和看点。 第一,展示近年来军改成果。泽连斯基就任总统后的最大政绩,是对整个军事制度进行了大幅度调整改革,使乌克兰国防和军事系统几乎摆脱了苏联解体后的痕迹,不仅加强了总统对武装部队和其他军事编队的垂直领导,还加强了国防部在特殊时期对国民警卫队、边防局部队和安全局执法部队的领导权。将军事指挥权力系统和军务管辖权力系统相剥离,设立联合作战司令部,进一步与北约国家军事制度看齐。
阅兵方阵则尽可能地向人们全面地展示了战区主战和军种主建模式的军改成果,例如在海陆空三军和空降突击部队之外新增设了第五大独立军种,即特种部队及相应的特种作战司令部。此外,还有诸多各司其职的作战领域指控体系,即领土防卫司令部(类似于民兵主管系统)、网络与信息作战司令部、后勤部队司令部、支援部队司令部、医疗部队司令部及下辖各部队。人员方阵大幅提高了军事院校方阵比例和女性队伍比例,还首次在国民警卫队、边防局队伍中加入了军犬警犬方阵。同时新增设了东部作战退伍老兵方阵、预备役部队方阵、领土防御部队方阵和国家警察方阵,旨在强调军队的女性权力和比例,以及当局在特殊时期对各个武力机构的统御能力。 第二,展示国防军备力量和国防工业潜力。近年来,乌克兰国防工业体系在国内冲突的余波中逐渐恢复,基辅加强了国防企业的军转民步伐,同时将军备采购向整个民间市场开放,充分调动民间资本的积极性,从原先以国际军售为主,转换为国防供应为主思路,使许多被迫中断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得以重建。
尽管阅兵装备方阵的整个硬件系统绝大部分仍带有明显的苏联影子(1970 -1980 年代的苏联主战装备),但乌克兰仍通过已有的国防工业体系,全面改进和升级了一些旧装备,并展示了许多刚入役的新武器。例如从欧洲直升机公司购买的C225 直升机,以及从土耳其购买的Bayraktar TB2攻击无人机。地面装备的明星则是自行研发改进的“螃蟹”主战坦克(T-64B改)和先进的 T-84“堡垒”主战坦克。此外,还有在国际军火市场对标俄罗斯“虎”式轻型装甲战斗车的“哥萨克”多功能装甲战斗车族系列,及对标俄罗斯BTR-60/70系列的BTR-3E1和BTR-4“比塞弗勒斯”轮式装甲运兵车(哈尔科夫莫罗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对苏联BTR系列的延伸产品),人员方阵中则配备了将取代传统苏制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UAR-15 突击步枪。 第三,外军参演方阵数量超过以往,但对乌克兰的安抚大于实质。此次阅兵活动中,有英国、格鲁吉亚、丹麦、爱沙尼亚、加拿大、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多瓦、斯洛伐克、芬兰、捷克共和国、瑞典和美国军队参阅,并出现了一个由立陶宛、波兰、乌克兰军人组成混编队伍。在最后的空中编队中也出现了斯洛伐克的“黑鹰”直升机,波兰的F-16 战斗机和英国“台风”战斗机编队。这使得此次30周年阅兵纪念活动成为乌克兰独立建国以来,西方国家军队参阅规模最大的一次。
然而,考虑到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北约新一轮峰会并未将乌克兰吸纳为“成员资格行动计划”,俄美在日内瓦的首脑会晤也未将乌克兰作为主要问题探讨,美国和欧盟主要大国甚至都在乌克兰极力反对的“北溪-2”管道问题上采取了较为温和(或妥协)态度,美欧对俄策略的“对峙与对话”双轨模式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发生剧烈变化。由此来看,外军参阅规模的扩大对于乌克兰来讲,更像是一种“无名无实”的安抚剂和伙伴态度。
(王思羽,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师资博士后;石靖,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