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谈|日本“换相”或再影响中日关系走向,三大热门都是谁?

当地时间9月3日上午,日本首相菅义伟在自民党临时会议上突然宣布,将不参加原定于本月30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菅义伟这一决定是在一系列“内忧外患”夹击之下做出的——新冠疫情控制不利、东京奥运会巨额亏损错失提振经济良机、缺乏前任的外交平衡智慧周边外交屡屡失分,以及自民党内派系博弈加剧致使其主导的党内人事调整计划搁浅等。这也意味着他将在月底自民党总裁任期期满后,退出后续的日本首相竞争,成为21世纪以来日本总计在任时间第二短的自民党首相(其任期将仅比福田康夫多3天)。
一石激起千层浪。菅义伟刚刚做出不参选总裁的表态,自民党内的候选人竞争已近白热化。除了早前就宣布将正式参选的前日本政调会会长岸田文雄(自民党岸田派,以下凡言某派均指自民党内派阀而言),以及表示有参选意愿的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细田派)之外,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麻生派)、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无派别)也于9月3日下午表示将要参选。
另外,此前表明不参选的政调会长下村博文(与高市早苗同属自民党内最大派系细田派),以及在8月27至29日《日本经济新闻》“下一任最适合自民党总裁人选”民调中仅次于河野太郎的前干事长石破茂(石破派)均向日本媒体表示将“与伙伴商议”是否参选问题。
大多数分析者认为,9月17日自民党总裁选举才将正式公示,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称菅义伟并未指定继任的总裁人选,因此最终参选者名单还将充满变数。
目前,日本之外的各大媒体除了猜测谁能当选下任自民党总裁之外,还纷纷开始担忧,经历安倍长期执政之后,日本政局是否会重回当年“走马灯”式换相的不稳定状态。而不论谁最终在党内夺魁,进而继任首相,对中日关系的影响则是笔者关注的焦点。
截至9月5日,日本舆论热议的下任自民党总裁竞争者主要集中在岸田文雄、高市早苗和河野太郎三人。其中日本国内舆论认为岸田有望当选的比例稍高,而河野太郎在关于“下任自民党总裁合适人选”的民调中领先,高市早苗的话题点在于,这位极右翼的对华强硬派能否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女首相”。
相对“鸽派”的岸田文雄最早表态正式参选的岸田文雄所属的派系“宏池会”(岸田派正式名称),虽然在政策理念上属于保守派,特别重视安全保障领域的日美关系问题,但因其“轻武装、重经济”的传统理念,在日本政坛被认为是具有自由主义特征的“鸽派”派系。
然而,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就在9月3日上午,菅义伟宣布不参加总裁选举之前的几个小时,岸田在接受彭博社记者采访时说,围绕今后的日本外交,“台湾海峡问题正在成为一个大的课题”,“在与美国等拥有基本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合作的同时,也应该与台湾进行切实合作”,“从现实性观点出发,考虑与中国之间的距离感”。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今年4月岸田还曾公开在外交和安保政策问题上向安倍力推的保守主义安保路线靠拢,如今又与现任的菅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持相似观点。日本前首相大平正芳等“宏池会”历代掌门人都有对华发展友好关系的历史,岸田的言论不免有争取自民党内保守派党员支持的用意,但考虑到岸田在日美关系上的亲美立场,如果岸田当选总裁继任首相,对华政策可能在安全上防范和经济上合作之间来回摇摆。
极右翼代表高市早苗高市早苗和河野太郎在对华问题上一直被外界评价为强硬派。高市早苗更因其极右翼言论而闻名。将日本侵华说成是“自卫战争”、否认慰安妇问题、作为自民党保守派议员组织“保守团结之会”成员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并支持靖国神社“战犯和祀”、支持修宪和自卫队海外派兵等极右观点不胜枚举。
在8月26日BS日本电视台“深层NEWS”节目上,高市早苗阐述自己的参选政策设想时,再次强调了修改日本和平宪法、应对“中国风险”、防范新样态攻击的防卫政策观点。虽然她号称安倍的坚定追随者,但她的极右翼主张在日本社会并未得到认可,在安倍内阁任职期间也屡屡因其右翼言论被安倍视为政府内不稳定因素。日本国内舆论普遍认为,高市早苗赢得自民党总裁之位的可能性不高。
对华“鹰派”河野太郎河野太郎出身日本政治世家,本人曾在安倍内阁先后出任外务和防卫大臣,外交上更偏向保守派的“鹰派”,在南海和钓鱼岛问题上态度强硬,鼓吹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论”,在2020年7月曾建议日本与五眼联盟合作组成“六眼联盟”,是安倍外交路线的忠实追随者。
河野在今年8月27日出版的阐述其在日本安保、能源等领域政策和政治理念的新书《推动日本前进》中主张,为了应对军事力量急速扩张的中国,应“维持、强化日美同盟”,并寻求与所谓拥有“法的支配”的共通价值观的美国和亚洲各国建立“同盟组织”。
河野在去年的自民党总裁竞争中败于菅义伟后,进入菅内阁担任行政改革相,今年1月又出任专门负责新冠疫苗接种协调工作的疫苗担当大臣。但是,菅义伟支持率大跌最终退出总裁选举正是因为疫情防控不力,疫苗接种工作进展缓慢,与河野“协调能力不足”有着直接关系。
因此,在当前日本疫情新增病例连创新高,濒临失控的背景下,或许顾忌到民众对将于10月举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的态度,自民党内目前仍没有声音公开表示支持河野参选党总裁。倘若河野胜出,其对华政策在美国对华遏制政策不减、日本国内“恐华”、“反华”舆论渐强的现实下,中日关系有可能继续维持现状甚至进一步恶化。
日本政局进入“多事之秋”后的中日关系
目前,日本自民党内部正处于菅义伟突然宣布退选后的短暂混乱期,各派系之间的利益角逐局势并不明朗。并且,无论是哪位竞争者能够在此次党内派系力量博弈中成为总裁,依然与黯然离去的菅义伟面临同样的抗疫难题和经济提振压力。如果上述两大问题无法解决,日本政坛将再度陷入频繁换相的动荡期,而一个缺乏政策连贯性和稳定外交沟通渠道的日本政府,对于中日关系的发展可能带来意料之外的不稳定因素。
此外,我们应该注意到,安倍执政后期中日关系迅速转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削弱同盟关系引发的战略不安,促使日本选择对华靠拢,分散外交风险。但是,这一外部条件在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已经发生变化。
另一方面,在中日相互依赖度如此之高的今天,保持中日关系相对稳定,对于两国而言显然利大于弊,不应让日本政局的暂时性动荡影响双边关系健康发展的大局。
(王梦雪,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