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观欧亚|摩尔多瓦独立30年庆:入欧愿景遭遇骨感现实

8月27日,摩尔多瓦共和国迎来独立30周年,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受邀出席参加了国庆阅兵和游行仪式。同日,摩尔多瓦女总统马娅·桑杜在向全国讲话中宣布,摩尔多瓦共和国将在欧洲一体化道路上采取坚定的步骤,并称该国在欧洲国家大家庭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摩尔多瓦自2016年左翼民粹政党执政并主导政坛多年以来,国家领导人首次在国庆日明确表达亲欧立场和入欧愿景。
在此之前,摩尔多瓦当局一直由亲俄的社会主义者党(PSRM)控制,前总统伊戈尔·多东是典型的社会保守主义和欧洲怀疑论者,并被邻国罗马尼亚媒体描述为“反罗马尼亚主义者”。马娅·桑杜的此次国庆日表态,可以视为摩尔多瓦加快推进对欧关系的又一强烈信号。 首位女总统玛雅·桑杜与亲欧转向
马娅·桑杜是一位强调社会自由主义和经济自由主义的中右翼女性政治家,长期以来以开放市场、精简官僚、打击腐败和融入欧洲作为主要政治口号。除了女性身份外,其步入政坛前在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受教育经历,在世界银行担任执行董事顾问履历,以及掌握多门语言(除母语罗马尼亚语外还掌握流利俄语、英语和西班牙语)的能力,使这位新总统博得了摩尔多瓦城镇年轻人和在欧侨民的欢迎。
桑杜曾于2012至2015年出任摩教育部长,在2015年出现街头政治危机后,她于当年12月创立组建了中右翼的行动与团结党(PAS),并作为亲欧的尊严与真相平台党(PPDA)和行动与团结党的联合候选人参加了2016年总统大选,但以些微得票差距落选,负于亲俄候选人伊戈尔·多东。在赢得2019年议会选举后,桑杜于2019年6月至11月出任摩总理。随后在2020年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她以58%对42%的优势击败了前总统多东,成为摩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元首。
桑杜就任总统后,摩尔多瓦政府开始在“亲欧之路”上大步迈进。尽管在就职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桑杜曾表态将确保平衡外交政策,与欧、美、俄在内的所有国家进行务实对话。但相较之前的多东任期,新政府实际上在天平的“欧洲-大西洋”一边堆砌了较多筹码,采取了两个较大幅度转变立场的外交举措。
第一,修复摩罗两国关系,缔造“摩罗蜜月”,明确“在罗马尼亚的帮助下,融入欧洲空间”的方针策略。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作为使用几乎相同的官方母语、有着同样主体民族(罗马尼亚族)的两国,关系较为特殊。与邻邦乌克兰一样,摩尔多瓦同样面临着罗马尼亚(欧洲身份)和斯拉夫(欧亚身份)的认同政治问题,苏联解体后的30年间,外交风向标不断在亲欧和亲俄派别间摇摆拉扯。
相较于“反罗亲俄”的前多东政府对罗马尼亚采取敌视态度,桑杜及其政党则一直将发展摩罗双边关系作为关键优先事项,并将“修缮罗摩兄弟关系”作为重要竞选承诺之一。桑杜在2020年刚就任总统后,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就曾火速出访摩尔多瓦,成为桑杜政府接待的首访外国领导人。随后,桑杜在2021年2月会晤罗马尼亚总理弗洛林·西塞时,再次公开其个人对“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合并统一全民公投”的赞同态度。
此外,两国迅速达成了一系列抗击新冠疫情的合作计划,截至8月27日,摩已从罗获得了近30万剂捐赠疫苗,并于5月派出军队参加由罗主导的DACIA 21 LIVEX军事演习。2021年1月下旬,在摩尔多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7.5%的摩尔多瓦人支持与罗马尼亚统一,2个月后,这一数字已增至43.9%。第二,加强摩乌关系,拉拢“入欧”伙伴,应对“共同挑战”。桑杜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和顿巴斯问题上态度非常鲜明——支持基辅对乌领土和主权完整性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摩尔多瓦自独立建国后,即面临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的实际分离问题,在经历了短暂的冲突阵痛后,摩境内分离问题陷入冻结搁置僵局。桑杜虽多次强调寻求与俄罗斯之间建立友好和非对抗性关系,并在公开场合经常同时使用俄语、加告兹语和保加利亚语进行问候,但在前往莫斯科之前,她先访问了基辅和布鲁塞尔。同时,在竞选时她也曾公开表态,喊话莫斯科将部署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区域的俄罗斯军队作战小组(OGRF)和武器库,以及在非军事区常驻的 400名俄罗斯维和军人尽快撤出。
除了将乌克兰作为其上任后的首次国事访问对象外,桑杜还亲自出席了基辅发起的国际协商和沟通机制“克里米亚平台”启动峰会(该平台长期目标是使克里米亚半岛从俄罗斯控制下重返乌克兰),以及刚刚举行的乌克兰独立日30周年阅兵仪式,以表示对基辅的支持。此外,桑杜于今年在格鲁吉亚巴统召开的“东方伙伴关系计划”会议上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总统一同签署了欧洲一体化声明,承诺“三国将就欧洲一体化开展三边合作,并重申为三国和平、民主和繁荣的‘欧洲未来’共同努力”。
总体来看,桑杜在上任不满半年时间里,基本颠覆了前政府对外战略的立场和方针,通过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加强互动,进一步向欧盟表明其外交价值取向,以加深与布鲁塞尔之间的联系。在今年2月和4月,摩尔多瓦政府与欧盟委员会分别签订了《摩尔多瓦COVID-19 复原力合同融资协议》和《摩尔多瓦共和国 2021-2024年行动计划》,旨在根据欧盟共同标准,对摩尔多瓦的立法和国家机构进行改革,并获得后者在摩国市场转型、法治建设、反腐和疫情经济复苏等问题上的物质支持。
“亲欧-亲俄”路径之争蔓延海外,远未休止
桑杜及其行动和团结党(PAS)赢得摩政治权力,代表着摩外交“东西向”摆锤又一次倒向西侧,也同样代表着该国的国家政治权力和外交选择仍然处于4-9年一周期的拉锯状态。
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较为亲欧的前摩尔达维亚(编注:摩尔多瓦的名称即取自摩尔达维亚的罗马尼亚语发音)苏共主席米尔恰·斯内格作为无党派政治家主政至1997年,后被强调摩尔多瓦主义的农业党候选人佩特鲁·卢钦斯基接替,紧随其后的是摩共(此非苏维埃摩共)候选人弗拉基米尔·沃罗宁(2001-2009)采取了明确的亲俄主张,但在2009年之后被亲欧政党发起的党团(欧洲一体化联盟)领导人取代。2016年以伊戈尔·多东和摩尔多瓦共和国社会主义者党为代表的亲俄力量又卷土重来,然而4年后,优劣逆转再度重演,多东在大选中输给了力推亲欧融欧路线的玛雅·桑杜。
除了强调欧洲身份和明确支持罗摩两国统一,亲欧政党基本都处于政治光谱的中间位置,支持偏右的社会自由主义或偏左的社会民主主义,而以社会主义者党为代表的亲俄力量,则带有更显著的保守主义色彩。双方的势均力敌和“风水轮转”,不仅代表着该国社会长期陷入身份政治问题的拉扯,也代表着该国社会阶层和大众主流意识形态的二元化,两种政党及其价值观都在摩尔多瓦拥有土壤。
然而,无论亲欧亲俄,在经济崩溃和日益贫困中脱颖而出的各路政党,均未能很好地解决国家的核心问题——振兴经济,使得摩选民逐渐对国家和政府失去希望,普遍的贫困和缺乏工作机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摩尔多瓦人到海外寻找工作,成为部分犯罪组织集团得以利用的脆弱群体。迄今为止,摩尔多瓦是整个东欧地区人口贩运受害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据摩尔多瓦共和国情报和安全事务局估计,有120万至200万摩尔多瓦公民(几乎占该国360万人口的45%)在境外工作,因此政党及其外交路径之争早已转向海外战场。
一方面,由于摩境内(不含德涅斯特河沿岸)虽然只14.49%的人口(据最近一次2014年的人口统计)将俄语作为第一母语,但根据俄罗斯移民局数据,俄境内有超过 55万摩尔多瓦公民,其中包含22万左右非法移民,俄罗斯和摩尔多瓦前总统曾在2019年宣布对当年1月1日至 23 日期间返回摩尔多瓦的摩公民实行移民法大赦,以协助亲俄的伊戈尔·多东赢得选举获取连任。
另一方面,长居在欧盟境内的摩尔多瓦选民同样不低于50万人,欧盟曾于2020年摩总统大选期间特别为摩侨民在申根区内新设立了150个海外投票站,罗马尼亚则特别为摩国在罗留学生设立了免费火车客运服务,为这些学生抵达罗境内的 12 个投票站提供便利。可以说,桑杜最终赢得总统选举优势,主要借助了在欧侨民的选票和站点支持,有超过26万以上的在欧摩尔多瓦公民进行了境外选举投票登记,打破该国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在欧侨民选票约占总票数比例 10%,这也成为了玛雅·桑杜的压倒性筹码。因此,摩总统在独立30周年国庆日的表态虽然释放了强烈而明确的“向西转”信号,也代表着摩尔多瓦在接下来数年时间里将谋求与欧盟之间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但该国身份认同政治的二元化却仍未弥合。桑杜政府能否终结这种“东西摇摆”的割裂,就要看她能否为该国带来经济复苏和社会发展的显著变化,并真正使摩尔多瓦人对政府和国家产生信心,而非简单的外交选择口号。
(王思羽,上海外国语大学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师资博士后;石靖,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