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欧洲评论|德国大选结果预测:最“和谐”的结果争议最大

【编者按】
本文是上海外国语大学(SISU,即“西索”)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欧洲研究”特色研究团队与国际部合作推出的专栏“西索欧洲评论”的第六篇。德国大选还有不到三周时间,其结果有九种可能,但理论与现实总难完美契合。
离9月26日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已经不足三周了。按照目前的最新民调,似乎以拉舍特(Armin Laschet)作为总理候选人的联盟党(即基督教民主联盟党和巴伐利亚州的基督教社会民主党的组合)一直未能摆脱选情颓势,支持率目前已经落后于社会民主党近五个百分点之多,而后者的支持率从8月中旬开始则是一骑绝尘,其总理候选人肖尔茨(Olaf Scholz)表示“被这么多的支持感动了”。至于在5月间一度随着女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有望冲顶的绿党,现在已经回落至现实的地面、也是绿党自2019年以来的支持率水平。目前各党的支持率如下:从目前各党支持率来看,没有哪个政党能够获得绝对多数,所以对于德国、乃至欧洲和世界政治来说,未来4年的政治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将与德国未来联合政府的组成息息相关。这么看来,德国的联邦议院选举后哪些政党能够组成怎样的联合政府、间接地也就是谁能够出任联邦总理,竟首先是一道数学题。联邦政府的组合方式大概有如下几种:先进行一下技术说明:以上数据纯粹是基于上一届联邦议院选举产生的598个议席的规模进行的推算。由于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实行选区议员选举和政党选举相结合的方式,在自己选区内获得绝对多数选票的参选人直接当选联邦议员,除了无政党背景的直选议员之外,议院席位则在进入议院的政党内按所获选票的比例进行分配,这就导致了每一届联邦议院的规模不尽相同。
按照9月7日的民调进行推算,德国在联邦议院选举之后的联合政府有9种理论的政党组合形式(即上图的1至9)。我们以50%的议席即是否具有绝对多数议席为界限,分别考察拥有低于50%议席的少数派政府和拥有高于50%议席的多数派政府。
少数派政府的政党组合
这其中,组合8即“联盟党+绿党”曾经在5、6月份给德国选民提供了无数的想象空间,因为联盟党意味着丰富的执政经验、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绿党则呼应了德国人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等议题上的“政治正确性”,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作为年轻一代的代言人,也暗示着德国社会可以进行顺利的代际转换。而且,这种组合在德国联邦州层面上有巴符州、黑森州的成功先例。不过,这个貌似融合了德国选民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两种取向的组合此时已经不具有多数选民的基础,仅仅具有组成少数派政府的可能。
组合9即“联盟党+自民党”则属于德国战后市民阶层政治求稳、经济求发展的“黄金时代”,尤其1982年至1998年的两党联合政府完成了两德统一,为德国政治提供了罕见的稳定性。但是,这个组合更多激发的是选民对于上个世纪的回忆,而不是对于未来的畅想。
组合6即“联盟党+社民党”是2005年默克尔执政以来大联盟政府的延续,但是按照目前的民调,这是一个不可能的组合,因为支持率高的社民党不可能把组织联合政府、提名联邦总理的主导权让给支持率低于自己的联盟党。
而组合7即“社民党+绿党”虽然有历史上施罗德时代的先例,并且与绿党合作可能也是肖尔茨最为青睐的形式,但是这样的联合政府显然缺少坚实的支持率。
在政治实践中,少数派政府一般面临较大的困难,所以更多只是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
多数派政府的政党组合
根据与组合6相同的逻辑,我们也可以暂时排除组合1“联盟党+社民党+绿党”和组合2“联盟党+社民党+自民党”构成的所谓“德国组合”(代表三党的颜色恰与德国国旗颜色相同),支持率并不占优的联盟党想主导与社民党、绿党或自民党的三党联合政府,有违选举政治的选票基本规则。
按照这种分析,还剩下3种政党组合具有现实可能:组合3“社民党+自民党+绿党”构成的所谓“交通灯(红黄绿)组合”,组合4“联盟党+自民党+绿党”构成的“牙买加组合”(代表三党的颜色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以及组合5“社民党+左翼党+绿党”的左倾政治力量组合。
“交通灯组合”和“牙买加组合”的共同特点是需要自民党与绿党能够在社民党或联盟党的主导下达成结盟,然而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是,这两种结盟中的任何一种都将是德国联邦政治的新鲜事物——虽然已经有数个联邦州由类似的联合州政府执政。
作为观察者,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民党此次大选之后执政意愿空前强烈,这也是痛定思痛的结果:2017年上届大选后,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觉得自己在联盟党发起的组织“牙买加”联合政府谈判中受到了轻慢,留下一句“宁愿不执政也比瞎执政好”,导致组建联合政府的局面陷入僵局,给民众留下了不负责任的观感,自民党很久之后才恢复元气。
然而,更多代表经济界精英阶层和中产阶级利益的自民党,似乎与气候、环保乃至经济主张激进的绿党格格不入。以德国人最为倚重的汽车工业、最为钟爱的个人汽车政策为例:绿党希望9年后即2030年就禁止销售内燃机动力汽车,自民党认为个人交通应该是个人选择,拒绝接受对个人自由的指令性限制。基于这一政治理念,自民党可能更倾向于加入由联盟党主导的“牙买加组合”、而不是由社民党主导的“交通灯组合”,毕竟其更接近联盟党的市民阶层底色,而不是社民党所代表的左派社会公平主张。
这种分析也得到了德国联邦统计局9月2日最新预测的佐证:“牙买加组合”,也就是以拉舍特为总理的黑黄绿联合政府是目前预测可能性最大的联合政府形式(30%)。与之相比,“交通灯组合”的可能性仅有19%。不过,虽然自民党与绿党高层不断发出相互接近的声音,但是两党之间的政治理念差距仍将是“牙买加组合”成形的最大障碍。
如果从各政党在德国政治光谱中所处的位置考虑,组合5即中左翼政治力量在社民党和肖尔茨作为总理主导下组织联合政府似乎是最为“和谐”的形式,德国联邦统计局也认为组合5具有第二高即28%的可能性。然而,恰恰是这一似乎顺理成章的组合,引起了德国选民最大的争议和恐慌,或者说勾起了对于冷战时东西方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遥远记忆。
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左翼党是否具有执政能力和意愿。左翼党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前东德社会主义统一党,其一脉相承的反战、反帝国主义立场,被认为是不认同德国的对外政策和安全政策。最新的例子是,左翼党未在联邦议院就德军赴喀布尔执行撤退任务进行表决时投赞成票。这也引起了德国社会的广泛担心:一旦左翼党进入执政党行列,德国作为北约和所谓“西方价值观共同体”成员的政治认同会不会受到动摇?左翼党究竟是无法摆脱前东德背景的“永远的反对党”,还是已经融入了德国的主体社会?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把认同北约作为左翼党参与执政的条件,绿党也批评左翼党的经济和社会理念是咀嚼过去而不是面向未来。
联盟党及其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当然会抓住选民的这一恐惧心理:如果左翼党参与执政,意味着冷战时的敌人借尸还魂,德国政治有全面左倾转向的危险!同时,拉舍特要求肖尔茨公开拒绝与左翼党合作,这等于要求后者放弃社民党能够主导的最有可能的联合政府形式。肖尔茨当然不会回应拉舍特的意识形态牌,而是继续保持自己的中间路线和务实风格。
一切皆有可能
虽然目前的民调有利于社民党,但是我们经过以上分析已经发现,目前的德国政治格局决定了只有三党联合才能组成多数派政府,而社民党并不具备把民调优势转化为组织联合政府主导权的必然把握。民调的偏误和欺骗性,也不是新鲜的话题,2017年上一届联邦议院选举前的民调与选举结果就出现了极大的误差。当时社民党的民调高居首位(25%),高于实际得票率5%;绿党在民调中获得了17%的支持率,实际得票率却缩水8%;而联盟党虽然民调仅有21%的支持率,但是笑到了最后,实际得票率高于民调11%。
所以,德国的大选结局,至少目前看来还是一个迷局。不同的政党组织联合政府难度之大,很有可能会让默克尔再次在总理府度过一个圣诞节。
(胡春春,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欧洲研究”特色研究生班负责人)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