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谈|奥运会后日本疫情或“井喷”,政府防疫新政效果堪忧

8月8日晚,东京奥运会落下帷幕。人们在为各国奥运健儿的出色表现喝彩的同时,日本的新冠疫情也正在变得日益严峻。
曾几何时,日本民众对举办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日本政府也曾希望借此盛会有效拉动日本的经济增长。但受新冠疫情影响,延期一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给日本社会带来的不是经济拉动效益,也不是文化传播效应,而是迅速加剧的疫情防疫压力及快速攀升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自东京奥运会开幕以来,仅东京一地的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就飙升至4000余人,全国确诊人数更超过1万人,这一量级已达到日本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历史新高。对于原本一年多来因抗疫不力而备受质疑的菅义伟政府而言,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
防疫新政匆匆出台质疑声四起
8月3日,日本政府推出防控新政策,决定通过提高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住院标准,确保收治重症患者所需的医院床位和医疗资源。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田村宪久表示,此次出台该政策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由于德尔塔毒株的蔓延而导致日本医疗体系崩溃。因此,通过预先控制中度症状患者(以下称“中症患者”)的住院比例,为可能快速增加的重症患者腾出更多的医疗资源。
此次防控新政策的具体内容包括三点,一是中症患者将从原则上由住院治疗改为居家治疗;二是根据厚生劳动省制定的相应标准,出现呼吸困难和肺部感染的患者原则上继续采取居家治疗的方式,但如出现呼吸功能不全或急需吸氧治疗的情况则可酌情住院治疗;三是原则上医院只接收重症患者住院治疗。
事实上,日本政府期望通过提高住院门槛来确保医院病床的空床率。这不仅对于确诊患者的早期治疗毫无帮助,而且对于控制感染人数也毫无实际作用。因此,该政策一出台便引来了日本社会广泛的担忧和质疑。
首先,担心出现住院难的问题。由于日本国内疫情反复不断,医疗体系一直徘徊在崩溃的边缘,并已经出现了一床难求的情况。而日本政府此时发布这一新政,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民众对于自身能否得到及时救治的忧虑。另外,已在居家治疗的一些患者对此新政也存质疑,因其在居家治疗期间身体情况极差,甚至出现意识模糊的情况,如政府还要进一步提高入院标准,后果不堪设想。针对防疫新政,日本民众普遍表示不清楚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具备入院条件。
其次,担心居家期间出现病情急剧恶化的情况。居家治疗的人数增多将导致相关医疗机构无法对所有居家人员进行有效且及时的健康问询,其结果可能会造成这些患者无法在第一时间根据其病情发展情况而得到相应救治。有民众反映,疫情发生以来已经出现患者在家中突然死亡的情况。因此,在不具备相应预案的情况下,一刀切式地要求中症患者居家治疗,可能致使更多患者因无法得到及时治疗而出现病情突变甚至死亡的情况。
对于日本政府此次突然出台这一防疫新政,不仅社会民众表示担忧,国会内部也出现了诸多反对质疑声。众议院反对党议员山井和则认为,政府的这一政策等同于放弃全民救治,将患者置于家中不管不顾,是日本战后医疗面临的最大危机。在野三党——立宪民主党、共产党和国民民主党一致认为,政府的这一政策很有可能导致因政治利益而牺牲无辜生命。为此,其要求政府撤回新政并恢复中症患者必须入院治疗的基本原则。就连执政党自民党的盟友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也表示,应通过增加床位和医疗人员等方式确保中症患者也可得到适当治疗。
而自民党内部对此新政也存在不同意见,支持者认为,为了确保足够的病床数量,此次政府的决策本身并没有错误。而反对者认为,这一决策可能会给日本民众造成诸多误会和恐慌情绪,可能会对即将迎来的自民党党首选举和众议院改选带来不利影响,因此应尽快平息事态。
针对上述诸多质疑,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在当前德尔塔毒株快速传播的情况下,为了保护国民的生命和健康,此次防疫新政旨在确保患者可以得到必要的医疗救治,因此他不会考虑撤回决策,而是努力通过耐心的说明来得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奥运会后感染人数或井喷式暴发
日本厚生劳动省迫于多方压力,近日对出台的防疫新政做出了一定的细化和微调。一是住院对象由重症患者和可能发展成为重症的患者,调整为重症患者以及需要吸氧和不需要吸氧但可能发展成为重症的中症患者;二是居家治疗对象由当前未住院患者,调整为不需要住院的患者;三是政策实施地区由患者激增的地区,调整为以东京为首的感染者激增地区等。但这些微调根本上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变化,防疫漏洞和风险依然存在。
纵观此次防疫新政,主要存在以下四个方面问题。
一是缺乏居家治疗方案和应急预案。中症患者普遍伴随呼吸困难及明显的肺部感染,因此如果未能在较早时间内接受及时治疗,将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病情急剧恶化的风险。但日本政府出台的防疫新政中仅明确了需要吸氧和严重呼吸障两项住院指标,却未明确转为重症风险的具体标准。同时,对于其他患者居家期间如何进行治疗的问题,不仅没有相应的具体治疗方案,也没有切实有效的监测手段,甚至更没有针对居家患者突发病情恶化时的应急预案。
此外,专门负责新冠肺炎相关事宜的“政府新冠疫情对策分科会”会长尾身茂表示,此次日本政府出台防疫新政前并没有与其进行充分探讨和沟通。这就意味着这一新政缺少专家的相关评估环节,专业性令人担忧。
二是中症患者无法得到早期治疗,可能导致重症患者激增。此次被新纳入居家治疗范围的中症患者事实上是重症患者的主要潜在人群。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目前日本国内有20%-30%的中症患者可能发展成为重症患者。因此,尽早对中症患者进行有效治疗是减少新增重症患者人数的最直接途径。然而,在新防疫政策下,轻、中症患者将全部给重症患者让路,这使得中症患者难以在较早阶段接受专业治疗,进而可能出现中症转重症患者人数激增的风险。埼玉医科大学教授冈秀昭表示,原本中症患者在入院期间可通过及时观察其病情予以尽早治疗,从而避免病情进一步加重而发展成重症。但新政策出台后,中症患者可能会面临治疗滞后而导致病情恶化,其结果势必会明显增加医院的收治压力。
三是居家治疗人数增加,加大新冠疫情的传播几率。在原本相对松散的居家防疫要求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居家治疗人员规模,可能使得社会防疫机制彻底失效。由于居家治疗患者持续增加,政府指定隔离宾馆等设施将面临严重短缺的情况,新增患者不得不选择在家中与家庭成员共处同一空间,这将大幅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可能导致更多人成为密切接触者。值得指出的是,目前日本国内防疫措施对于密切接触者并没有强制隔离措施,因此庞大的密切接触者人群可能会成为传播新冠病毒的重要潜在群体,从而导致其社会防疫机制面临彻底崩溃的风险。
四是防疫新政使得日本医疗防疫体系运转压力不减反增。分布在日本全国各地区的保健所是日本社会防疫体系中的核心机构,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保健所主要承担着咨询窗口、居家治疗患者的健康监查以及协调患者入院等任务。但不断增加的居家治疗人数已经使得各保健所的工作超出负荷。东京都北区保健所所长前田秀雄表示,中症、重症患者都存在呼吸困难的状况,本应住院治疗,但由于政府要求中症患者居家治疗,这就使得保健所必须加大对居家患者病情的监查。然而保健所根本无法在一天之内对同一患者进行多次健康问询,更无法实现24小时守候。当前,保健所每天都在协调各类患者入院,在这一过程中经常会出现由于没有床位而致使患者滞留家中的情况。因此,如果不能尽早找到控制感染人数进一步增加的有效方法,东京的医疗体系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当前,日本国内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屡创新高,高传播率、高致病率的德尔塔毒株已在日本中青年群体中快速蔓延,东京奥运会后日本国内极有可能出现感染人数井喷式暴发的情况。然而,面对已经来袭的第五波疫情,日本政府似乎尚未做好迎接的准备。
事实证明,目前菅义伟政府所采取的“紧急事态宣言”已基本失效。与此同时,疫苗接种速度缓慢,尤其是中青年等社会主要流动群体无疫苗可接种的情况使得日本根本无法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不仅如此,日本主要大城市医疗机构的新冠患者收治能力已经超出警戒红线,这势必会出现感染患者面临无院可住、被迫居家治疗的情况。
今年下半年,日本将迎来自民党党首选举和众议院改选,菅义伟不但未能有效化解从前首相安倍手中接过的“烫手山芋”,局势反而变得更加棘手。到底谁能够带领日本走出疫情阴霾,想必将是日本社会接下来最为关切的焦点之一。
(作者单位: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