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战略稳定第一轮会谈落幕,两国关系回暖速度或超预期

7月28日,备受瞩目的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第一轮会谈在日内瓦结束。尽管会期只有短短一天,并且以闭门形式进行,同时两国也没有达成什么突破性协议,但就随后双方发表的声明看,会谈实际上包含了大量信息。这些信息既与美俄两国各自立场有关,又牵涉其他国家。鉴于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的推进势必会对国际形势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了解战略稳定谈判初步呈现的特点,理解其背后透露出的深层含义,对于当下的大国竞争态势及大国关系具有非常重要的启示。
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的特点
从会后各自发表的声明看,美俄战略稳定谈判主要体现出如下特点:
首先,美俄之间有共识,也有分歧。此次会谈,两国“全面讨论了双方维护战略稳定的方式、军备控制的前景以及降低风险的举措”,并“讨论了研究包括核武器和常规武器在内、所有能够击中战略目标的武器种类的必要性”。这说明,针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约后的问题,美俄在选择继续就削减战略武器达成新的共识,还是选择达成新的具有约束力的新协议的问题上存在进一步谈判的余地。
另一方面,双方之间的分歧也十分明显。主要表现在战略稳定谈判的议题范围和成员国的扩容上。前者表现为俄罗斯主张将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也涵盖在谈判范围内而美国反对这样做。后者表现为美国意在最终把中国拉入谈判,而俄罗斯更希望英法两国加入。
其次,双方都有意改善双边关系,尽管目的不同。战略稳定谈判为美俄双边关系发展提供了转圜空间。6月中旬,美国总统拜登就提出未来6到12个月将展示俄罗斯和美国是否成功启动了战略对话。换言之,未来6到12个月将是美俄是否成功启动战略稳定谈判的关键期。所以,对于这次会谈,美国称之为是“对话的开始”,试图借助战略稳定谈判来稳定对俄关系,阻止俄罗斯进一步走近中国。
对于俄罗斯来讲,借助战略稳定谈判,有望将不断创造新低的俄美关系拉出低谷,同时可以大大减轻本国在地缘政治、经济、军事上承受的压力。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认为,战略稳定对话展示出了俄美拉近立场的潜力。
最后,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的推进节奏引人注目。此次日内瓦会谈是落实6月中旬美俄首脑会晤共识的具体体现。当时,拜登是抱着“我们来看看”的态度,其姿态转变收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及时响应。虽然后来两人都努力淡化外界对峰会成果的期待,但随后两国迅速展开的行动表明,双方对战略稳定对话抱有相当大的期待。首脑会晤后仅仅过去8天,俄罗斯方面就放出战略稳定谈判第一轮对话将在7月举行的消息。紧接着7月28日就举行了第一轮会谈。同时,双方又宣布将在9月底举行另一轮高级别会谈。
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美俄关系围绕战略稳定对话取得进展的速度实际上是非常快的。期间,为使对俄关系取得进展,美国甚至有意识地联合欧洲国家来调整对俄政策,改变了之前在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上一直坚持的强硬立场。随着谈判不断深入,美俄关系的回暖速度恐将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
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的影响
美俄推动战略稳定谈判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美国获得了再次拿中国核问题说事的机会。以战略稳定谈判为由头推进与俄罗斯的全面对话,美在时机选择、细节筹划上透露出强烈的针对中国色彩。此次战略稳定谈判的美方负责人正是刚刚对中国进行过访问的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其对中俄两国的工作时间安排上可谓是“无缝对接”——7月25日、26日访问中国,28日与俄进行会谈。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前往印度和科威特访问、国防部长奥斯汀前往东南亚三国访问。
因此,舍曼对中俄的工作安排是同期美国政府高官密集外交安排中的重要一环,这决定了其在对俄战略稳定谈判中很难回避中国问题。就实际表现看,美方在战略稳定谈判中的确提出了中国的核实力问题。鉴于前总统特朗普在强拉中国加入美俄军控谈判问题上的蛮横做法,美方此番动作颇有以另一种方式呼应的意味。
对于美国几次三番想拉中国加入军控谈判的企图,中国外交部也多次表明了中国无意参加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的立场,并指出中美核武库在质和量上存在巨大差距,现阶段要求中方参加与美俄的核裁军谈判并不现实。而美方炒作“中国因素”意在为其拒绝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制造借口,为其谋求自我松绑、建立绝对军事优势寻找理由。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在此次美俄战略稳定谈判后也对记者表示,中国加入美俄的战略稳定谈判的可能性“即便不是完全不存在,也是非常小的。”另一位俄罗斯高级外交官也指出,在美俄仍是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的情况下,无论让中国以何种方式加入军控谈判都是“不合理的”。
其次,俄罗斯立场的微小变化将左右着战略稳定谈判的后续进展。俄罗斯对于美提议的战略稳定谈判给予及时响应,这修正了中美俄三角关系中相对薄弱的美俄关系一边,使得俄占据着左右逢源的有利位置。随着后续谈判的深入推进,在高超音速导弹、网络和太空攻击、天基武器、中国核实力等议题上,俄罗斯如何取舍值得进一步关注。
依照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的说法,莫斯科将根据“让步换让步”的原则参与谈判——这意味着其不会屈从于美方的单纯施压做法。不过,如果当美国下一步改变姿态,同样基于“让步换让步”原则试图就某些议题与俄做交换时,俄方如何反应就值得认真观察了。俄今后在战略稳定谈判中围绕具体问题如何拿捏与各方关系的尺度,以及愿意在这条路上走多远,都将对谈判的后续发展起到重要影响。
最后,拓宽对战略武器涵盖范围的讨论预示着未来削减战略武器谈判将发生本质的变化。从美俄“讨论研究所有能够击中战略目标的武器种类的必要性”的说法可以看出,谈判已经显露出了要将常规武器包含在谈判范围的动向。这意味着以中短程导弹为代表的常规武器极有可能会被归为战略武器类别,从而实质性地突破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对于“战略武器”的定义范畴,进而为将来其他国家加入谈判预设了铺垫。因此,即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6年到期后,美俄选择不达成新协议而是继续续约,届时关于该问题的谈判也将与之前的谈判有着本质的不同。
(崔荣伟,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