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观欧亚|美军撤离阿富汗,俄罗斯在中亚安全主导作用凸显

7月19日,俄罗斯中央军区司令亚历山大·拉平上将宣布,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将于8月5日至10日在距阿富汗边境20公里的塔吉克斯坦哈尔布-迈丹( Kharb-Maidon)训练场举行联合演习,此次演习的主要目的是训练俄罗斯与盟国的战备和统一行动能力,以击退入侵中亚盟国领土的境外武装势力。参演的俄方成员主要由驻塔吉克斯坦的俄201军事基地部队组成。
自7月初美国从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撤军后,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分子的斗争愈演愈烈,两周内,上千名阿政府军和警察越过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边境,进入中亚国家寻求庇护。阿富汗局势的恶化成为中亚地区安全的巨大隐患,而俄罗斯作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核心国家,将如何联合盟友应对威胁,引起各方关注。
撤出阿富汗后,美军在中亚无处落脚
美国和北约国家陆续从阿富汗撤军后,由地方军阀、部落民兵、中央政府部队构成的“散装”的阿富汗政府军恐无力应对塔利班武装的攻城略地,“碎片化”的阿富汗很可能会成为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的“培养皿”。鉴于美军从伊拉克撤军3年后中东极端势力异军突起,早在今年4月,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肯·麦肯齐(Kenneth McKenzie)在华盛顿向国会议员汇报时表示,美国打算在撤军后保持其军事影响力和对阿富汗实施空袭的能力,将利用无人机、远程导弹和情报网络来防止阿富汗成为对美国造成威胁的恐怖分子基地。
与此同时,美国和盟友正在讨论从阿富汗撤出之后的新驻军地,可能的选项包括阿富汗的中亚邻国——塔吉克斯坦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美国考虑驻军中亚的无疑是动了俄罗斯地缘政治的“奶酪”,俄罗斯舆论一片哗然。然而,实际上,中亚国家或出于国内法律禁止、舆论环境紧张,或出于对美关系冷淡、忌惮俄罗斯反对等原因,脱离莫斯科擅自接受美驻军提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首先是乌兹别克斯坦,该国目前并非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并曾于2001-2005年向美租赁卡尔希-汉纳巴德机场,且在新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上台后于2018年与美签订了首份军事合作计划,此后两国联合军演次数明显增多,乌军官也获得到北约国家进修的机会,因此是美国驻军中亚的优先选项。但作为永久中立国的乌兹别克斯坦,在2012年便立法禁止外国在其领土上开设军事基地,今年5月11日,乌国防部发言人巴巴哈诺夫重申,乌法律不允许外国军事基地在该国领土上存在,相当于直接拒绝了美国驻军乌兹别克斯坦的提议。
其次是塔吉克斯坦,“911事件”以后,美军机曾被允许在塔首都杜尚别附近的艾尼机场加油。如今,塔特种部队和边防军每年都赴美国接受训练或在美资助机构学习,但两国的军事联系也仅限于此。塔是俄领导的区域军事联盟——集安组织成员,根据规定,外部势力在该组织成员国境内的驻军必须获得成员国一致同意,而俄罗斯显然不会允许美国军事实力在中亚扩张。俄罗斯在塔吉克斯坦境内还建有其最重要的海外军事基地,在塔吉克斯坦国家安全体系中举足轻重。另外,塔吉克斯坦在经济上严重依赖俄罗斯,仅赴俄侨民汇款就占到该国GDP的30%。因此塔吉克斯坦在没有俄罗斯的授意下绝不可能允许美国驻军。
再次是备受西方国家鼓吹的“中亚民主孤岛”——吉尔吉斯斯坦。美吉两国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曾开展过合作,美国在吉的“玛纳斯空军基地”(2009年后被称为中转中心)直到2014年才彻底关闭。但在2015年,由于不满美国务院授予吉所谓“维权人士”阿斯卡罗夫“人权卫士”奖,吉总理萨里耶夫7月签署政府令,宣布单方面废除与美国1993年签订的政府间合作协议,美吉两国交恶的状况直到美总统拜登上台才有所缓解。与此相对应的是,尽管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城头变幻大王旗”,各路精英“你方唱罢我登场”,但对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依赖却逐渐加深。目前,吉国不仅是集安组织成员,并加入了俄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欧亚经济联盟。在此种情况下,美吉再次军事合作的可能性仍需看俄方态度。
除此之外,哈萨克斯坦距离阿富汗较远,且与俄罗斯关系密切,亦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之一,美在哈建立军事基地几无可能。而长期奉行孤立主义路线的土库曼斯坦完全不在美国驻军的考虑范围之内。因此,在目前情况下,作为俄罗斯地缘政治“底线”的中亚,几乎不可能接收美国“屯兵”的建议,俄美之间“大张旗鼓”的军事合作也几乎不可能重现。但鉴于阿富汗形势的进一步恶化,目前仍不能排除美国和俄罗斯在中亚地区展开专门应对阿富汗安全问题的有限军事合作可能。
俄罗斯在中亚安全领域的核心地位凸显
在上述背景下,俄罗斯在中亚安全领域的核心地位就凸显出来了,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已成为中亚地区安全保障的核心国际组织,而俄罗斯在该组织的构建和行动中起到了引领作用。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是独联体国家在1992年签署的集体安全条约基础上成立的区域军事联盟组织。成员包括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六国。其任务是通过成员国军队和联合部队的共同努力,保护条约缔约国的国家领土完整,打击贩毒和国际犯罪,防止任何外部军事和政治侵略者、国际恐怖分子以及大规模自然灾害的侵袭。集安条约组织在整合区域军事力量,建立共同防御政策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2001年8月由俄、哈、吉等国的常备力量组建了约5000人的“中亚集体快速部署部队”,主要应对来自中亚区域以外的威胁。该部队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演习,每三年举行两次特别演习,近几年的演习重点是特种部队和禁毒行动。2009年2月4日又组建了“集体快速反应部队”,这是集安条约组织成员国武装部队随时待命的机动编队和军事单位,人员配备齐全,配备现代和兼容的武器和军事(特殊)装备,强调应对区域内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能力。该部队由俄罗斯第98空降师、第31空降突击旅和哈萨克斯坦的37独立空降突击旅和白俄罗斯103空降师组成,总人数约为18,000人。这些部队的前身都是苏联空降师和独立空降旅部队,有些参加过对阿战争和车臣战争,其特点是部署速度快、远距离投送能力强、整体军事素养过硬。值得注意的是,隶属于俄罗斯联邦内务部药物管制局的“雷霆”特种部队在2012年被编入集体快速反应部队,负责在集安条约组织国家内部的禁毒行动。
集体快速部署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成为集安条约组织框架内各国统一军事行动的基石,在未来应对中亚南部恐怖主义威胁和禁毒方面或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第二,俄罗斯在中亚地区建有数个军事基地,其中最重要的当属驻守在塔吉克斯塔的201军事基地,这是俄罗斯在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也是阿富汗北部边境地区战斗力最强的一支常备军事力量。该基地前身是苏联时期部署在中亚地区的201摩托化步兵师,作为曾参加过卫国战争和1979年阿富汗战争的老牌劲旅,曾被授予两次红旗荣誉和一次朱可夫勋章,山地和荒漠地区作战经验丰富。2016年,201基地改为旅级建制,常备军数量约为6000人。近年来随着阿富汗局势恶化,该基地的驻军升至8000人,装备也持续升级,除增配大量的无人机和电子战设备外,还换装了新的T-72B1主战坦克、BTR-82A轮式步战车。今年8月初的军演之前,俄罗斯还将向201军事基地交付十数辆BMP-2型装甲车。近年来,201基地的侦察与打击能力得到很大的提升,可以说是在中亚南境应对阿富汗安全变局的“定海神针”。第三,俄罗斯积极推动与塔利班组织的接触与谈判,是阿富汗和平进程的积极推动者。2003年2月14日,俄罗斯最高法院宣布塔利班为恐怖组织,并一直将其视为中亚安全的最大威胁之一。2015年10月,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使卡布洛夫首次公开与塔利班存在“信息交流渠道”,并声称塔利班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有本质区别,塔利班更多是以反对外来敌人并最终将其赶出阿富汗为行动目标,而“伊斯兰国”等则是以恐怖手段建立跨区域“哈里发”为目标。因此,“在阻止‘伊斯兰国’扩张方面,塔利班的利益与‘我们’不谋而合”。
2018年11月俄罗斯主导召开了新一轮“莫斯科”进程会议,阿富汗塔利班派出五名代表参会。这是阿富汗塔利班首次与阿富汗政府代表共同出席会议,也是塔利班作为组织正式收到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邀请参加国际性会议。2019年5月和2021年初俄方与塔利班代表都有一定程度的接触。美国撤出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后,塔利班代表于2021年7月8-9日赴莫斯科与俄总统阿富汗问题特使再次会谈,俄方向塔利班传达了其反对毒品贸易,防止极端主义思想渗透,维护中亚安全与稳定的立场。
由于目前塔利班仍被俄罗斯认定为国际恐怖组织,因此,俄方与塔利班的频繁接触也受到了国内外的批评和质疑。俄方政府和外交部发言人也多次声称,与塔利班的“合作”,仅限于“情报共享和信息交换”。总的来说,正视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客观存在,促成阿政府与塔利班的谈判,对解决阿国内安全问题,维护中亚的稳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俄罗斯也借此夯实了自己在中亚区域安全问题中的核心地位。
第四,积极搭建平台,推动针对阿富汗问题的双边和多边合作与洽谈。近年来,俄罗斯积极推动阿富汗问题相关国家之间的合作。俄罗斯曾多次与中国、巴基斯坦就阿富汗问题举行三方对话;2017年2月又积极促成有中国、俄罗斯、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参加的阿富汗问题六方会谈;同年4月,六国又与中亚五国共同就阿富汗问题召开了莫斯科会议;2017年,俄主持了上合组织阿富汗问题联络小组会议;2018年“莫斯科进程”会议和2019年的莫斯科阿富汗安全会议上,俄方主动邀请塔利班代表参会;2021年3月18日,阿富汗问题多方会谈在俄罗斯莫斯科召开,俄罗斯邀请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卡塔尔代表以及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代表出席会谈。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称,如果有必要,俄罗斯将推动由俄方主导的阿富汗问题调解进程,并重申,俄罗斯将继续在扩充版的“三方共识”(即俄罗斯、美国、中国加巴基斯坦)框架内与各方接触。除此之外,俄罗斯或将与中国、伊朗、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就阿富汗问题加强双边的谈判和协作。
总的来看,随着美国的全面撤军,阿富汗及周边地区的安全问题将持续发酵,俄罗斯有能力,也有意愿和责任在此问题上发挥作用,“控制中亚边境安全,防止阿富汗极端势力外溢,禁止毒品贸易,促进区域和平与合作”将是俄罗斯应对阿富汗问题的主要方向和目标。
(袁勋,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思羽,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师资博士后)
“西索观欧亚”是教育部、上海市和上海外国语大学(SISU,即“西索”)共建,并由上海外国语大学负责运营的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俄罗斯-欧亚研究团队的集体专栏,坚持以多语种为前提、多学科交叉融合为方法,提供有关俄罗斯、东欧和中亚的可信可靠的在地知识。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