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安保的痛点与难点:既非打打杀杀,也不等同于看家护院

7月14日,中企承建的巴基斯坦开普省达苏水电站项目出勤班车在赴施工现场途中遭遇爆炸。目前事故已造成至少12人死亡,其中9名为中方人员,另有28名中国公民受伤。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这一事件,立即派出跨部门联合工作组赴巴协助开展工作。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约同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通电话,希望巴方为中方工作组提供协助,动用一切必要手段,认真、负责、准确查明事实真相,务必将恐袭凶手绳之以法,同时强调:“人命关天,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在海外中国公民和机构的安全。”
这起事件的详细原因和情况,仍有待于进一步的调查。在向遇难的中巴两国人员表示哀悼的同时,不得不再度审视我国海外利益保护面临的严峻局面,以及海外安保面临的痛点和难点。
中国的海外安保工作始于本世纪初,以往一系列中国人员在海外遭遇袭击的案例将海外利益保护与境外机构及人员的安全问题摆在了十分迫切的位置,引起了国家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当前,我海外利益安全正面临近30年未有的严峻形势,海外安保遭遇全系统、多爆点、高烈度的局面。
首先,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经济、社会、政治危机在全球各国多点发作。疫情压力下不少国家的脆弱环节破裂,触发政治危机和社会动乱,这一现象在吉尔吉斯、泰国、缅甸、印尼、埃塞俄比亚、南非、包括美国等都已发作。其次,疫情加剧失业与贫困,直接诱发社会治安风险上升,在柬埔寨、刚果(金)、尼日利亚、孟加拉等国,针对中方人员的谋杀、抢劫、绑架等恶性刑事案件急剧增多。最后,国际环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和西方加紧针对中国的围堵、对抗与挑衅。西方国家打“人权”、“环保”等价值观牌,恶化我国际软环境,同时鼓动亲西方的人权、环保非政府组织干扰与阻挠我海外项目的实施。
海外安保应当是一个国家与市场力量相结合的立体系统,其中包括外交领事保护机制、境外非战争军事行动、跨境警务行动、驻在国安保支持、境外中资企业与人员的互助、专业安保企业服务以及境外安全保险保障等各个方面。同当前我海外利益保护面临的严峻局势及“一带一路”事业面临的巨大安保需求相比,我国当前的海外安保力量远远不足。究其原因,至少有如下几方面的痛点和难点:
首先,“走出去”的企业主体责任不实,安全意识淡薄,安全隐患巨大。2010年8月,商务部、外交部、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国资委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境外中资企业机构和人员安全管理规定》(商合发[2010]313号)规定企业要承担海外安全的风险主体责任:“谁派出、谁负责。”但目前为止尚未有主管部门出台境外安全的强制性政策和标准。除了少数大型国企外,大量境外企业普遍存在碰运气的心态,遇上事情赔钱了事,遇不上事情万事大吉。大量的海外工程承包类的项目,尤其是分包商、劳务派遣公司本身利润微薄,出于经济效益的考虑,在安全支出上能省就省,很多都处在“裸奔”状态。
其次,中资海外安保企业的发展举步维艰。海外安保本身就是高风险、高投入的行业,中国的国际安保服务起步很晚,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但多年下来,从事海外安保的企业并没有享受到任何融资、税收和贷款等方面的支持。受自有资金不足、跨国管理经验不足、国际化人才储备不够、供需不能有效对接等影响,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一家企业在海外安保业务中赢利,更谈不上打造一支有国际竞争力的私营安保力量了。
第三,社会各界普遍对海外安保的基本属性认识不清。对这项工作存在有两个天差地别的错误认知:一种错觉把海外安保看成“打打杀杀”,一些影视作品加上某些企业不负责任的夸大宣传,混淆了海外安全官与以黑水公司为代表的雇佣兵的区别;另一种错觉把海外安保简单地等同于把国内保安派到国外去看家护院。关于海外安保的另一个普遍性“伪命题”是:“能不能持枪?”事实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对私营安保实施严格的管制,在境外复杂的政情社情民情下,枪对于身处异域的中国安保官而言,带来的麻烦可能远远大于它的保护作用。
第四,海外安保的专业知识与能力建设几乎一片空白。私营安保(PSC)是通过市场化方式配置的安全资源,不同于国家权威加持的军队和警察,其合法性基础不同,相应的业务操作规则和规范也完全不同。国际上,美国的“注册安保专家”(Certified Protection Professional,CPP)、英国的“注册安全管理专家”(The Certified Security Management Professional,CSMP)都有一整套体系化安保理论与实操规范。高水平的海外安全官应熟悉国际通行的PSC专业规范,熟练掌握和运用人防、物防、技防技能以及海外安保的管理制度和流程。
最后,海外安保专业人才严重短缺。在别人的国土上开展安保业务,海外安全官首先要成为一位“外交官”,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组织领导当地安保力量,协调当地政府、部族、军警等各种社会关系。走出营区开门办安保,这样的人才至少应该能开口跟当地人交流。海外安保管理重于勤务、预防重于应急、体系重于实操,真到了动枪的时候,安保工作已经失败了。境外安全风险的评估与预警、信息情报的收集与研判、安全管理制度的建设与执行、安防设施的设计、安保队伍的组织管理、安全公关与跨文化沟通,具备这些综合性的管理技能和人才目前在国内可谓凤毛麟角。
作者为中安保国际风险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