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武谈兵|从中俄联合军演看苏/俄轮式突击车曲折发展

“西部联合”-2021中俄两国联合演习正如火如荼进行。与之前在我国举行的中俄军演不同的是,此次参演的俄罗斯陆军官兵只携带了轻武器入境,而重型武器装备全部使用中方提供的8×8系列轮式装甲战车。
对于俄方官兵来说,11式装甲突击车是平时很少接触的一种武器,因为俄军装备序列中还没有列装这种轮式突击车。无论是车载武器,还是车内舱室布局、驾驶习惯,11式装甲突击车都与俄军现役的BTR-80系列轮式装甲战车大相径庭。不过,在中方官兵的帮助下,俄军官兵很快就熟悉掌握了11式装甲突击车的操作使用,甚至在实弹射击训练中打出了不错的成绩。
事实上,早在冷战时期,苏联陆军以及军工部门就曾经研发过类似的8×8轮式装甲突击车。而如今,在世界各陆军强国大多装备轮式装甲突击车的背景下,俄军在这一领域却依然是空白。本文我们就来聊聊苏/俄轮式突击车的发展。 命运多舛的“扎罗”
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苏联研发第一代8×8轮式装甲战车族已经大批量装备苏军部队,这就是总产量高达2.5万辆的BTR-60。当时,苏联陆军注意到西方国家开始研发装备大中口径加农炮的轮式装甲战车,比如法国AMX-10RC、巴西EC-90等。前者装备了1门105毫米低压线膛炮,而后者装备的是1门90毫米线膛炮。这两种车型主要是作为装甲侦察车使用,同时具备一定的反坦克和步兵火力支援能力。苏联陆军经过对西欧地区的情况分析,认为可以利用这一地区公路网发达且路况很好的有利条件,大力发展具有更强大火力的轮式装甲战车。
于是,苏联军工部门利用技术成熟的BTR-60型8×8轮式装甲战车底盘,与装备坦克炮或者反坦克炮的双人炮塔结合在一起。最初,苏联军工部门曾经计划采用100毫米以上的坦克炮,然而BTR-60底盘的全重只有10吨,无法承受如此大口径火炮的后坐力。于是,苏联军工部门在现有85毫米反坦克炮的基础上,专门研发了一款低膛压版本的2A62型85毫米车载炮。而且,为了在降低膛压的前提下还要保证一定的打击威力,这款85毫米车载炮的身管被加长到了极其夸张的程度,几乎达到了100倍口径。这就是后来出现的2S14“扎罗”-S轮式装甲突击车。不过,受制于BTR-60底盘设计的局限性,2S14“扎罗”-S在测试中的表现并不能够令苏军满意。20世纪70年代末,在苏联第二代8×8轮式装甲战车BTR-70研发成功后,2S14“扎罗”-S的底盘也随之更换为BTR-70,总体性能有所提升,特别是机动性。然而,困扰该车发展的最大问题,除了机动性能,最主要的还在于打击威力。尽管2A62型85毫米车载炮采用了如此长的身管,但是在1500米以上距离只能击穿150毫米的垂直钢装甲板。
此外,随着西方第三代主战坦克开始服役,其炮塔侧面装甲的防御性能也得到了大幅提升,远远超过了2A62型85毫米车载炮的穿甲能力。这也就意味着,2S14“扎罗”-S已经无法实现最初设想的利用高机动性能从侧面击毁西方现役主战坦克的预定目标。在当时东西方紧张对峙的大环境下,对于苏军来说,2S14“扎罗”-S这种“过时”的武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很快就下马了。 无功而返的“半人马座”
时光荏苒,一转眼到了21世纪,在2010年之前,这个时期俄罗斯与西欧国家关系最好的“蜜月期”。而且,此时的俄罗斯已经恢复了一定的“元气”,有财力来支持军队武器装备的升级换代。在陆军武器方面,俄军已经意识到了现役8×8轮式装甲战车在设计和性能上的局限性。尽管苏俄8×8轮式装甲战车从最初的BTR-60、BTR-70,发展到目前的BTR-80和BTR-90,但是总体布局却一直延续了并列大型驾驶舱、发动机后置、车体侧面设置舱门的落后设计。特别是战斗舱过于靠前,使得苏俄8×8轮式装甲战车在拓展性上受到很大的局限性。相比之下,同时代西方各国新一代8×8轮式装甲战车的总体布局设计都要优于苏俄BTR系列,而且发展出了大量衍生车型,成为高机动快速反应部队的主力装备。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本国轮式装甲战车的更新换代,俄罗斯国防部经过考察,最终选定了意大利研发生产的“半人马座”系列8×8轮式装甲战车。2010年,俄罗斯与意大利两国国防部签订协议,由意方向俄方提供4辆样车进行测试。如果一切顺利,俄罗斯将从意大利引进相关车型的全套生产技术,在著名的卡玛兹集团投入量产后,将成为俄陆军的主战装备。
随后,意大利在2012年分两批向俄罗斯提供了4辆8×8测试用样车,分别是2辆各装备105毫米炮塔和120毫米炮塔的“半人马座”轮式装甲突击车,以及2辆各装备25毫米炮塔和30毫米炮塔的“箭镞”轮式步兵战车。俄罗斯军方以及军工部门对这4辆测试样车进行了全面的技术研究和测试,意大利也非常配合,希望能够促成这笔大订单。因为对于俄罗斯来说,即便是引进这两型战车的生产专利技术,也要从意大利进口相当一部分零部件和核心设备。然而,国际形势的突变给俄罗斯和意大利两国的这一军贸项目带来了一丝阴影: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2014年,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宣布独立,并且随后并入到俄联邦版图。至此,俄罗斯与西方彻底决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步步紧逼的经济制裁,西欧国家随即中断了与俄罗斯的所有军贸项目和军事技术交流。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于2014年匆匆结束了对于4辆意大利8×8轮式装甲战车的研究和测试,将其悉数退还给意方。
当然,在为期两年的研究和测试期间,俄军方和俄军工部门也发现这两型意大利战车并不完全适应俄罗斯本国的地形地貌要求。特别是在泥泞的野外田原以及西伯利亚严酷的环境下,这两型意大利战车战斗全重过大以及重心过高的缺陷暴露无遗。所以,通过对这两型意大利战车的全面研究和技术分析之后,俄军工部门认为已经吸收和掌握了当今世界主流轮式战车的设计思路。再结合俄罗斯自身的国情特点,俄军工部门自主研发了相比BTR系列脱胎换骨的新一代8×8轮式装甲战车,这就是现在我们这几年经常能够在俄罗斯红场阅兵中看到的“回旋镖”。 计划中的“回旋镖”
不过,作为俄罗斯陆军新一代装甲战车体系中的一员,“回旋镖”8×8轮式装甲战车目前仍然只是红场阅兵的“常客”而已,还没有真正大规模装备到俄军装甲部队之中。所以,此次俄军官兵来华参演之前,驾驶操作的仍然是相对老式的BTR-82A轮式装甲战车,转而使用中方提供的09式8×8轮式装甲战车时还要有一个熟悉和学习的过程。而11式装甲突击车这类装备,俄军官兵更是完全陌生,事实上该车担负的是原来主战坦克的角色,因此也有“轮式坦克”的美誉。
在目前俄罗斯军工部门对于“回旋镖”8×8轮式装甲战车的发展规划中,也确实有研发装备大口径炮塔的装甲突击车的计划。只不过与中国11式装甲突击车不同的是,俄罗斯军工部门准备将2S25“章鱼”-SDM履带式反坦克炮的125毫米炮塔移植过来,安装在“回旋镖”8×8轮式装甲战车的底盘上。当然,这一计划能否付诸实施,还要看俄军的实际需求以及俄军工部门的研发实力如何了。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