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撤军阿富汗,是俄罗斯的机遇还是威胁?

“有人问我们是否会向阿富汗派兵,我想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近日在一次演讲中说道。
8月12日,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宣布该组织已占领阿富汗加兹尼省首府加兹尼市——这是塔利班在一周内占领的第十个省会城市。随着美军从阿富汗黯然离场,地区局势骤然动荡,此时此刻,曾经同样试图征服阿富汗这一“帝国坟场”的俄罗斯再度引起外界的注意。
“俄罗斯对美国撤军这件事,心态非常复杂。”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告诉,“既有对美国20年阿富汗战争没有完全取胜的幸灾乐祸,也有对未来阿富汗局势出现反复及其对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安全构成挑战和威胁的担忧。”
俄罗斯作壁上观?
1989年2月15日,一列装甲运兵车驶过连接阿富汗与苏联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的“友谊桥”——这是苏联军队在阿富汗十年战争中最后一支回归的分遣队。在损失了1.3万余名士兵后,苏联宣布撤军。
自那以后数十年来,人们的共识是,对阿富汗的占领和战争会是代价高昂的错误。而如今,当看到美军匆忙撤离曾经属于苏联人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时,俄罗斯人也许在窃喜。
“一方面,俄罗斯乐见美国因自阿富汗撤军导致其在该地区影响力减弱,并将此视为俄实现‘中亚—南亚’两大板块安全联动的机遇,有意间接填补地区权力真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隆对表示。
冯玉军也指出,俄罗斯目前的重点还包括借助夸大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混乱,来进一步给美国抹黑,通过信息战来破坏美国整体的国际形象。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报道指出,随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俄罗斯媒体将重点转向了对美国在阿富汗剩余情报人员和美国私人安保人员故事的报道,在这些报道中美国人往往会被描绘成一支“永久的占领军”。
不过,在作壁上观的同时,俄罗斯也对潜在的威胁心怀戒备。“另一方面,俄战略界强调阿富汗问题的‘历史创伤’,强调以非军事手段介入,防止重蹈苏联覆辙,再度陷入泥潭,或被迫卷入阿富汗与中亚邻国之间的边境冲突。”赵隆表示。
赵隆指出,俄罗斯首先会做好美国“以退为进”的应对预案,警惕美将撤出部队向阿富汗邻国,特别是中亚国家进行二次军事部署,保留对阿近程空中打击能力,其次俄罗斯也会谋划战略“后手棋”,避免过早表明立场,“在阿富汗内部角力未分胜负的前提下,俄不急于在阿政府或塔利班之间‘选边站’。”
美联社此前报道称,美国政府考虑从阿富汗撤军后,将与阿富汗接壤的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列为“潜在集结待命区”,以便美军对阿富汗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进行监测,并作出快速反应”。该计划一经曝光便遭到俄方强烈反对。
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在今年6月的一次安全会议上已经表达了俄方对美国可能试图在中亚部署军事资源以监控塔利班动态的担忧。帕特鲁舍夫强调,俄罗斯认为,“以阿富汗问题为掩护来解决地缘政治任务,包括加强非区域参与者在中亚的军事存在,是不可接受的。”
自2003年以来,塔利班一直被在俄罗斯禁止的恐怖和极端主义组织名单中,至今仍未被移出。不过,自美国计划从阿富汗撤军以来,俄罗斯却似乎一直表现出愿与塔利班友好相处的务实努力。
7月8日至9日,塔利班代表团在莫斯科与俄方代表会晤,俄方称塔利班保证不会利用阿富汗领土侵犯第三国利益,包括俄罗斯和中亚国家。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表示,俄罗斯从多年以前就认为该地区的局势会随着美军撤出而恶化,因此很早就和塔利班建立了联系,由于有了和塔利班的接触,俄方可以与阿富汗境内任何力量进行对话。
“一方面,俄通过中高层官员间接示好塔利班,称其对俄不构成直接威胁;另一方面,暂缓承认塔利班作为俄伙伴的合法身份,俄方虽多次邀请塔利班代表访问莫斯科,但未对其恐怖组织定位‘摘帽’,并延续双方的特使级层面的交往。”赵隆表示,“综合来看,塔利班成为阿合法代表并放弃对俄敌意,是俄彻底改善与其关系的前提。”
遏制恐怖主义,复兴集安组织
随着美国撤军计划的基本完成和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领土日益增多,俄罗斯在中亚的安全存在正在迅速增强。
“未来在阿富汗问题上,俄罗斯的主要关切首先是防止恐怖主义重新抬头,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新的威胁。”冯玉军表示。
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兴起以来,外国恐怖分子前往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地参战的现象屡见不鲜,其中也有大量来自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恐怖分子。尽管近年来俄罗斯打击恐怖主义的成效显著,但随着阿富汗局势恶化,恐怖分子潜在的转移和回流也会对中亚地区的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有俄罗斯专家认为,俄目前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塔利班向邻国军事扩张的威胁,而是可能出现的难民外流带来的“隐蔽恐怖主义威胁”。俄罗斯中亚问题政治学家阿尔卡季·杜布诺夫对媒体表示,可能会有恐怖分子假扮阿富汗难民或士兵穿越边境。
“俄强调利用其在塔吉克斯坦的第201军事基地、吉尔吉斯斯坦的康德空军基地等海外基地实施前沿阻遏,防止阿政府军和塔利班的冲突跨境延伸,以及恐怖分子趁乱‘北上’。 ”赵隆指出,“此外,俄与塔、乌在临近阿富汗边境地区举行联合军演,意在加快建设防御‘前哨战’,以此震慑阿内部的恐怖主义势力。”
8月5日至10日,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在塔吉克斯坦边境距阿富汗仅20公里的训练场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俄罗斯中央军区表示,此次军演主要演练联合打击跨境非法武装、适应山地和炎热环境作战等科目。在此之前,俄罗斯已与乌兹别克斯坦在泰尔梅兹军事基地举行“南部-2021”联合军演。
冯玉军指出,俄罗斯此举的目的还在于借助夸大阿富汗混乱的事实,来“恐吓”中亚国家,从而进一步增强自己在中亚地区的地位。
7月初,1000余名阿富汗安全部队成员在塔利班的猛烈攻势下越境逃往塔吉克斯坦,后被塔方送回。此后,塔总统拉赫蒙不仅下令动员2万名后备役军人加强在阿塔交界地区的防御,还要求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助其解决边境的安全挑战。对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迅速回应称,俄将尽其所能“保护其盟友免受阿富汗的威胁”,包括使用俄在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基地。
8月11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塔利班已控制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绍伊古强调,虽然塔利班已承诺不越过边界,但俄方将继续与该地区的盟友举行联合演习。8月12日,一位不具名的俄高级外交官透露称,俄将向塔吉克斯坦提供110万美元,用于资助该国在毗邻阿富汗昆都士省的边境建造一个新前哨。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在海外的最大陆军基地便在塔吉克斯坦,该基地由部署在塔吉克斯坦的俄罗斯201摩托化步兵师驻扎,约有5000名士兵,与俄驻吉尔吉斯斯坦的空军基地一同被认为是俄军在中亚的前哨站。此外,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大部分军官也都在俄罗斯的高等教育机构接受培训。
美国撤出造成的地区权力真空,使得集安组织在中亚安全领域的地位进一步凸显。该组织是独联体国家在1992年签署的集体安全条约基础上成立的区域军事联盟组织,成员包括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六国。然而,由于部分成员国近年来与西方之间的合作不断加强,该组织功能呈现不断弱化的趋势。
“俄有意借‘阿富汗威胁’复兴集安组织,强化其非传统安全功能。”赵隆指出,“俄部分学者认为,塔阿边境地区形势对确保集安组织和独联体南部边疆安全具有关键战略意义。由于集安组织的功能长期局限于会议和联合军演,俄可能借阿富汗局势强化该组织的预防性外交、突发事件预警等功能。”
美俄或有合作空间?
除了军事上的动作,俄罗斯在外交上也建立起了与美国主导的卡塔尔多哈和谈平行的机制。今年3月,塔利班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会谈,美方也派出阿富汗事务特使哈利勒扎德参会。就美方派特使赴俄一事,路透社解读称,俄罗斯和美国都希望阿富汗结束内部冲突,建立过渡政府,双方可能在阿富汗问题上合作。
8月3日,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表示,中俄虽然都与美国有矛盾,但三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仍然在继续合作。“我们凭借理智与美方合作,一同努力解决和克服这20多年来犯下的错误。”卡布洛夫称。
对此,赵隆认为,美俄仍然可能共同推动多边和平谈判进程。“目前来看,俄罗斯有意推动扩大以中美俄为代表的阿富汗问题‘三驾马车’对话机制,在已经吸纳巴基斯坦参加的基础上,邀请印度、伊朗等国参加,中美俄可能在‘三驾马车+’模式下实现合作。”
不过,纵使合作机制已经建立,美俄两个都曾在阿富汗栽过跟头的大国彼此依然难以建立起互信。2020年,《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报道称,美国情报官员透露,俄罗斯情报部门向塔利班提供秘密赏金,雇佣其杀害驻阿富汗的美军和北约士兵。这不但让美国舆论对塔利班在和平协议上作出的承诺产生了怀疑,也引起人们对俄罗斯利用阿富汗局势破坏西方稳定的担忧。
“美俄和中俄在阿富汗问题上合作的空间都不大,第一是因为阿富汗问题异常复杂,其实任何一个外部力量很难在阿富汗通过外来干涉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冯玉军认为,“第二,美俄在阿富汗问题上也很难有共同的利益,所以取得实际进展的空间非常有限。”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