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反恐20年|核恐怖主义远离我们了吗?

【编者按】
20年前的9月11日,美国纽约的世贸大厦随着飞机撞击轰然倒塌,举世震惊。无数个体生命、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运行轨迹都因之而改变。20年后,恐怖主义的幽灵仍不时在世界各地肆虐,全球反恐是否陷入了“越反越恐”的尴尬境地?20年的时间,是否足以令人类看清“9·11”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和影响?
骚鸭资讯(www.saoyaAV.com)国际部今日起推出“全球反恐20年”专题报道,从多个维度呈现“9·11”以来这20年如何改变了个人、国家以及世界。

爱因斯坦在美国向日本广岛、长崎投放原子弹后警告世界:“原子弹的杀伤力已改变除我们的思想方法以外的一切,这样,我们会逐渐陷入空前的大灾难之中。”
核武器巨大的毁伤效力让世人“谈核色变”。冷战结束后,恐怖主义活动日趋猖獗,世人担心恐怖主义组织制造核恐怖事件。
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向骚鸭资讯(www.saoyaAV.com)
表示,“9·11事件”后虽然没有发生核恐怖主义事件,但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一直都在,不能放松警惕。 “脏弹”带来的恐惧
2018年热播的电影《红海行动》中多次提到恐怖分子妄图得到制造“脏弹”的技术,电影中现了这么一种制造核污染的材料-黄饼,恐怖分子企图夺取核材料,并且试图得到制造“脏弹”的技术,制造出带有核污染的“脏弹”,结果被特战队员摧毁,粉碎了恐怖分子的图谋。
恐怖分子寻求能够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巨大物质损失的恐怖事件及轰动效应,拥有巨大杀伤力的核武器正是他们理想的方式。
核恐怖主义可能采取的行动样式主要包括,一是恐怖组织用非法手段获得或制造核弹(“脏弹”)进行恐怖袭击;二是袭击民用核设施,获取核材料或制造恐怖事件;三是夺取个别核武器的控制权或制造核武器意外发射事件。
“军用级别的核弹对于恐怖组织来说技术太难了,但‘脏弹’还是有可能的,”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介绍说,“‘脏弹’又叫放射性炸弹,技术水平低,有常规炸药和放射性材料就可以制作‘脏弹’,常规炸药产生爆炸力将放射性物质扩散到空气当中,就可能造成严重的核辐射污染。”
“‘脏弹’的危害取决于放射性材料类型、含量和自然环境条件等,但无论威力如何,但都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容易引起公众心理恐慌,导致混乱局面出现。”赵通告诉骚鸭资讯。
恐怖分子企图制造核弹或“脏弹”不仅存在于电影情节,现实中恐怖分子也想方设法获得这种“大杀器”。“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曾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专访时表示,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一种“宗教使命”,他企图再制造一个遭受核袭击的“广岛”。“基地”组织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试图获得核爆炸装置,当时住在苏丹的本·拉登曾出资150万美元从苏丹军官那里购买武器级铀,虽然交易达成后发现被骗,但可以从中看出本·拉登对获得核爆炸装置有浓厚的兴趣。
国际恐怖组织有可能从形势不稳定的国家或国际核黑市购买可用于制造核弹或“脏弹”的技术与核材料。现在世界上有40多个国家有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核材料。虽然95%都在美国核俄罗斯手里,但一些国家的核设施核材料安全保卫有许多漏洞,每年都会发生相当次数的核材料失窃案件。
最近的核材料失窃案件发生在印度。美国军备控制协会今年8月刊文称,过去几个月印度发生两起核材料失窃案件。在第一起案件中,印度警方于5月7日在马哈拉施特拉邦逮捕了两名男子,他们涉嫌拥有7.1千克天然铀,估计价值280多万美元。
第二起案件是贾坎德警方根据一项举报,于6月3日逮捕了七名涉嫌拥有6.4千克据称铀的物质的人员。但在6月10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这一说法。这位发言人说,印度原子能部“声明(6月3日)缴获的材料不是铀,也没有放射性。”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21年的报告,印度拥有约156枚核弹头,巴基斯坦估计拥有165枚核弹头,但两国都在扩大其核武库和裂变材料储存。
美国军备控制协会称,巴基斯坦近年来改善了对核材料的控制,但它和印度在核威胁倡议的2020年核安全指数中仍然排名靠后。该指数每年对各国在核材料安全和国内核设施保护方面的努力进行评级。
国际原子能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1993年至2013年,全球发生了2400余起涉核及其他放射性材料遗失、盗窃和非法获取事件。这些核材料一旦落入恐怖主义分子之手,后果不堪设想。 被惦记的核电站
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件再次提醒世人民用核设施一旦遭到破坏,后果非常严重。
近年来,世界民用核设施数量不断增多。根据最新统计,目前世界上有457个运行中的核反应堆,发电总量约256吉瓦。
“民用核设施数量的增长也对防范恐怖主义提出了更要的要求,”夏立平向骚鸭资讯指出,“因为恐怖分子可能袭击民用核设施以获得制造核爆炸装置所需的核材料,或者破坏核设施造成核泄漏。”
恐怖分子袭击核电站的可能方式有多种,如使用导弹、驾驶飞行器或汽车炸弹等,从外部袭击核电站的安全壳或燃料厂房等重要设施。
历史上,曾发生过核设施遭遇袭击或威胁被袭击的事件。
1972年12月,3名犯罪分子劫持了美国南方航空公司一架客机,并威胁如果不飞到古巴哈瓦那,就要用飞机撞击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位于田纳西州橡树岭的核设施。
法国的快中子增殖反应堆实证堆“Super Phenix”在建设过程中曾于1982年1月受到过核能反对派的火箭弹攻击。5发火箭弹有4发命中反应堆厂房,厂房受损。
2013年,美国得克萨斯大学“核扩散预防项目”8月15日发表名为《保护美国核设施免遭恐怖袭击》的研究报告警告称,如果遭遇类似“9.11”事件那种多名恐怖分子参与的袭击,美国现有104个商用核反应堆和3个研究性反应堆都没有能力抵御。“面对可能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美国的核电站并未采取足够防卫措施。”
2017年10月,据法国媒体“欧洲时报”报道,国际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向法国官方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该国19个核电站存在安全漏洞,面临恐袭的威胁。
根据报道,这些专家研究了法国境内的核反应堆可能面临的不同类型恐怖攻击。其研究报告提出的假设情况非常详细,包括武器类型、攻击计划、接近方式(空中、地面或水上)和交通设备(比如空中就可能采用飞机、直升机、无人机等)。有媒体曾报道,绿色和平的专家曾在不知会有关机构的情况下,使用降落伞顺利“突袭”空降进入核电站,难以想象如果空降者是恐怖分子,后果会有多严重。
“由于核电站安全性一直是大众关注的重点,因此,核电站从设计、建造、运行到退役全流程安全标准都比其他工业设施高很多,有更强的抵御恐怖袭击的能力,”夏立平表示,“但是为了最大限度防止恐怖袭击得逞,消除大众的顾虑,应持续加强核电站抵御恐怖袭击的能力,不能放松。” 网络攻击的核风险
恐怖分子夺取个别核武器的控制权或制造核武器意外发射事件也可能酿成核恐怖事件。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例行发布2020年度全球核力量报告,评估了世界核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现状。报告称,2020年全球核弹头的库存总量为1.34万枚,相比2019年下降了300到400枚,美俄两国的核武器仍然占到全球总数的90%以上。报告认为,尽管年度全球核弹头的数量总体上有所减少,但所有持有核武器的国家仍在继续对其核武库进行现代化和信息化。
“美俄都没有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双方战略核导弹仍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一旦接到指令,十几分钟内就可发射,而这种状态可能给恐怖分子可乘之机。冷战时期就发生过多次美俄战略预警系统虚警事件。”夏立平指出。
“这些机会包括核安全部队纪律方面问题以及政治极化带来的隐患。比如,美国核导弹部队曾出现过吸毒、作弊等丑闻。”夏立平介绍说。
2020年2月,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称,美国空军一位官员透露,负责保护三个州空军战略核导弹基地的安全部队人员因涉嫌使用大麻正在接受调查。
大麻在美国一些州是可以合法消费的,但在美国军方的任何机构都是不合法的。
掌握核导弹的美军部队的种种乱象也引发了核导弹会不会被误射的担忧。不过,赵通告诉骚鸭资讯,鉴于美国发射核弹的流程,即使操作人员吸毒了也无法成功发射导弹,但误操作会影响美国本土的核安全。
在信息时代,网络攻击已成为核武器面临的重大风险来源,尤其是网络风险对核指挥、控制和通信系统(NC3)造成的威胁,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担忧。如果恐怖组织的黑客入侵核武器系统或者核电站,理论上也会引发核恐怖主义事件。
2018年,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发布一份报告警告称,网络敌人可能破坏核武器操控系统,这可能导致英国或者其它装备核武器的国家意外对另外的国家进行核攻击。由于其它国家和非国家组织长期存在的威胁,试图通过网络攻击核武器的可能性非常高。
这篇报告的作者贝扎·乌纳尔博士(Beyza Unal)和帕特里夏·刘易斯(Patricia Lewis)称,尽管这种风险已经存在了很长期间,最新的技术已经恶化了核武器系统所面临的危险。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