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撤军是美国霸权的终结吗?

美国从阿富汗仓皇撤军,引发人们对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再度讨论,媒体上的“标题党”比比皆是——“喀布尔沦陷”敲响美国霸权的丧钟、“美国霸权走向衰落的又一转折点”、“帝国的最后黄昏 ”、“美国时代的终结”、 “美国撤军对世界格局产生难以逆转的重大影响”等等,不一而足。
阿富汗撤军对美国的全球战略态势到底有多大影响?网络自媒体用一些耸动的标题来吸引读者无可厚非,但是作为研究人员,还是要有冷静理性的分析。
我的一个基本看法是,在阿富汗的挫败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影响,但是影响有限。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拜登一再提前从阿富汗撤军的期限是主动为之,并非迫不得已——都打了20年了,再待几年又何妨?美国这点国力还是有的。实际上,美国国内还有不少人主张不要撤军或逐步撤军。许多媒体用“西贡时刻”形容美国人的狼狈,但其实这跟46年前越战的情况不同,当时美国政府已经撑不下去了。
从美国的角度看,拜登这次撤军决定在战略上是正确的,他的错误仅仅是在战术上的。美军撤离时出现混乱,发生了恐怖袭击,美国国内因而掀起延迟撤军的声浪,但拜登依然坚持按计划撤军,“长痛不如短痛”,表现出战略上的坚定性——他强调说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纠正美国所犯的战略性错误,旨在结束“通过大规模军事行动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
其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其地区战略态势未造成重大影响。“9·11”后,美国以反恐为由,入侵阿富汗,并在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建立了军事基地,填补了它在该地区从未有军事存在的空白。
随着美国决定撤出阿富汗,这两个主要为阿富汗战事服务的基地也逐渐失去功用。撤军最终给美国在中亚的军事存在这副棺材板钉上了最后一个钉子。这看起实在像是一种损失,但其实这两个基地已经关闭多年,并且美国在阿的军事存在早已成为负债而不是资产,撤出对美国来说更多的是止损的问题。
另外,我们还要看到美国在中亚毗邻的中东地区,包括伊拉克还有六万多美军和大量军事基地。这一态势并没有因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而受到什么影响。
再次,全球战略态势来看,拜登急着从阿富汗撤军的一个重要动机,是要在中东收缩战线,以便集中资源对付美国认定的最大的战略和安全挑战——中国。拜登在为撤军决定做辩护时明白说了,“我们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而“中国和俄罗斯巴不得让美国在阿富汗的泥潭中再陷上十年”。国务卿布林肯在国会接受质询时也有类似表示。
这当然是在为撤军行动的狼狈和混乱找托词,但也确实体现了拜登政府全球战略思维的一个重要维度——那就是收缩战线,集中美国的有限资源来和中国战略竞争。也就是说,从长远看,至少在理念上美国撤出阿富汗确实有对付中国这一面。
当然,从短期看,美军撤出阿富汗对中美关系也未必全是坏事。美军撤离后,塔利班重新控制了阿富汗——布林肯两次与王毅通电话,强调中美两国在地区问题上加强合作的重要性,双方在关于塔利班政权应该做些什么来取信于国际社会的问题上也达成了一些共识。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阿富汗问题决议时,中国投了弃权票,这也是一种善意的表现。
所以,阿富汗撤军能否成为稳定中美关系的一个契机,端看双方如何来经营(manage)了。美国现在担心他走了之后,中国会去填补阿富汗这个力量真空。个人觉得考虑到阿富汗问题的复杂性和多面性,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在阿富汗问题上找到一种“大国共治”(如中美俄印)的多边合作模式。
从阿富汗撤军,本来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正确选择,讵料一手好牌被拜登团队打得格外难看,经由各大媒体、社交网络图文并茂地报道渲染,以至于很多观察者判断此事给美国的国际威望和在盟国中的信誉造成了重创。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当拜登决定仓促撤军而不考虑阿富汗政府的处境和利益时,加尼等阿富汗领导人意识到他们被“抛弃”了,大势已去,这也是选择他们不战而降的重要原因。
但是要说撤军给美国的信誉和同盟体系造成重大伤害,从此美国的承诺就没人信了,美国的盟友就离心离德了,那也是言过其实。任何国家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都是以本国的国家利益,而不是盟国的利益为首要考量;事实上,也很少有国家会不顾自己的重大利益,百分百履行对盟友的承诺的。
美国历史上抛弃盟友也不是第一回了,前些天法国在澳大利亚潜艇问题上被美国“在背后捅了刀子”,就是最新的例证。但是美国的同盟体系还会长期存在,还是美国外交的最重要资产之一,这一点并不会因为阿富汗撤军而改变。事实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了拜登的一通电话后,就让一气之下召回的驻美大使返回美国了。
最后,看一个事件对美国外交地位的影响还要看它对美国国内政治有多大影响,因为美国是最典型的内政决定外交的国家。美国从阿富汗仓皇撤军在美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其动静可能要超过国际上对此的反响,要拜登政府官员辞职,甚至提出弹劾拜登等人的声音不绝于耳,拜登的民望遭重创,跌至执政以来的最低点,很有可能影响明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但是撤军对美国国内政治造成的影响究竟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还有待观察。
从现有的迹象看,阿富汗战争对美国国内政治造成的影响应该远不及越战。越战给美国国内政治带来的深刻影响至今还可以感觉到,包括席卷美国全国的反战浪潮、反文化反体制运动,以及有关总统战争权的巨大争议等等,出现了所谓“越南综合症”。阿富汗战争引起的美国国内震荡远没有那么大——一个月不到,撤军相关报道和评论已基本淡出主流媒体,对美国整体外交的国内压力看来也是有限的。
结论
从阿富汗撤军对美国的全球权力地位有什么影响?对此,我们的评估要实事求是,切忌情绪化,带上太多个人偏好。1975年美军从西贡狼狈撤离,当时也有很多人说这标志着美国全球霸权的终结,但是不到十年,美国就走出越战阴霾,卷土重来,发动对苏“二次冷战” ,最终赢得冷战,成为全球唯一超强——这也是为什么他觉得有这个资本和底气在“9·11”之后发动两场战争,搞中东民主化。所以,我们在分析美国在阿富汗失败的时候,应慎用“不可逆转”,“终结” 这样的词,过头饭好吃,过头话最好不讲或少讲。
-----
作者王建伟,系澳门大学教授。

骚鸭资讯全部来源于网络,请注意识别,谨防上当受骗。


骚鸭AV,关注天下事(saoyaav.com)